军议的过程中,李中易得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坏消息。负责追杀母乙的李勇,也就是颇超勇,派密使来禀报:一直没找到母乙。

    李中易仔细盘问过密使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母乙的家族,不愧是职业化的邪教世家,母乙不是一般的狡猾。

    虽然,李中易的手上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依然认定:母乙还躲在包围圈中的某个窝点里。

    道理其实是明摆着的,整个临淄已经戒严,这也就意味着,不管在哪里遇上的行人,都会被执行戒严令的驻军,带回大营,由专人审查核实身份。

    母乙不是一般的土农民,人送外号“镇临淄”,换句话说,在临淄境内,认识母乙的人有很多。

    鉴于,任由母乙逃脱的严重危害性,李中易当即作出决定,命杨烈主持军议,他本人则带着一人三骑的近卫军甲营,重返金山脚下的南坡村。

    如果说,近卫军是李中易的心腹骨干力量,那么,近卫军甲营则是骨干中的骨干,心腹中的心腹。

    李中易身边的带刀亲牙和亲将,全都是从甲营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无一例外。

    在军中,森严的阶级制度,其实是必须的安排。如果军都指挥使,指挥不动营指挥,那整个军令系统就彻底的乱套了。

    在近卫军中,一共有十个营,从甲营一直到癸营。新调入的军官或是士兵,一般都会被安排进癸营。经过两年的观察考验之后,再按照各自的能力和忠诚度,依次调入除甲营外的其余八营。

    换句话说,癸营属于近卫军中的新兵营,用现代说法,也就是教导营。

    在近卫军中,除甲营和癸营之外的其余八营,俗称老八营。在老八营中服役满两年之后,才有资格参加甲营的选拔。

    正因为甲营是精英中的精英,骨干中的骨干,心腹中的心腹,所以,老八营的官兵们,个个以位列甲营为荣。

    军人,除了钱要给足,饭要吃饱吃好之外,精神(www.shubao2.cc)上的嘉奖和荣誉,同样必不可少。

    近卫军的癸营官兵,都是头戴单羽红翎盔,老八营则是双羽红翎盔。唯独甲营官兵的头盔是:三羽红翎盔,非常容易识别。

    李家军的官兵们彼此相遇,一看头盔就知道,哪个是甲营的,哪个是老八营的,哪个是癸营的新人蛋子。

    除了头盔识别阶级身份之外,李中易早有计划,打算搞出类似铁十字勋章的荣誉体系,以表彰军人们在战场上所作出的贡献。

    至于,现行的军衔体系,也需要作出整体性的修正,那是拿下了中原之后的事了。

    母乙的狡猾程度,并没有超过李中易的意料之外,只是,母乙能够在万军之中,一直隐藏下来,可见其早有留下退路的预案。

    重返南坡村的路上,时不时的出现骑兵营官兵们的身影,他们一般以队为单位,呈扇形包抄搜索。

    李中易斜靠在马车里,他一直站在母乙的立场上,进行换位思考。

    如果他是母乙,在逃离的道路被彻底封锁的情况下,会作出何等选择呢?

    “爷,盏内的茶冷,请容奴换了它?”萧绰悦耳的嗓音,打断了李中易的沉思。

    李中易看了眼已经凉了的茶汤,心中忽然一动,信口问萧绰:“如果你想抓一个躲着你的人,有什么办法可以顺利达成目的?”

    “回爷,我们草原上抓躲躲藏藏的仇人,一般采取悬赏的办法,多的是牧民乐意为奴效劳。”萧绰不假思索的答了,李中易意犹未尽的问她,“如果,重重的悬赏了,还是找不到人呢?”

    “以前,奴的家里倒是闹过一次家贼,那个家贼不仅偷了我家的钱,甚至还把奴的阿耶最喜欢的侍女给拐走了……”萧绰倒是把怕揭了萧思温的丑事,直接了当的说,“奴的阿耶气坏了,当众发布重赏,务必要将两个贱奴活捉回来。可是,过了大半年,始终没见人影。”

    李中易原本只是随口那么一问罢了,也没指望从萧绰那里得到什么。可是,萧绰的自暴露家丑,倒勾起了他的兴趣。

    “后来,有人就给我阿耶出主意,让认识那家贼的人,带着猎犬,以买奴隶的名义,都撒了出去。结果,还真找着了她们,他们居然藏进了公主的头下军州里,帮着牧马放羊……”萧绰的一席话,倒是提醒了李中易。

    母乙逃得匆忙,只带了一部分细软,绝大部分的衣物,都被李勇抄了。

    如果,能够找到堪用的猎犬,绕着南坡村,一路嗅过去,总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如果,我的手头只有农村家养的黄犬,有办法找到躲在暗处的仇人么?”李中易不动声色的套萧绰的话。

    萧绰本就极其聪明,她一听就明白了,也许改变她命运的时机到了。

    “回爷,训练猎犬的经验,奴家多少知道一些。”萧绰故意只说了半截话,等着李中易开条件。

    李中易顿时明白了,萧绰肯定有法子让家犬嗅味找人,只是她想趁机拿一把而已。

    在李中易看来,萧绰不过是笼中之鸟罢了,能谈得出什么条件来呢?

    更重要的是,鉴于萧绰在历史上表现出来的巨大破坏能量,李中易宁可用白绫勒死她,也绝无放虎归山,任其北上归于契丹国的丝毫可能性。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都依你。”李中易面带微笑,不露痕迹的挖了个大坑,等着看萧绰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爷,如果奴做到了让家犬嗅味找人,也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赏个孩儿给奴吧,奴一个人待着实在是太寂寞了。”萧绰可怜巴巴的望着李中易,惟恐他断然拒绝。

    李中易拉住萧绰的小手,轻轻的把玩着,心里却感慨万千,难怪萧绰能够掌握契丹国的实权,长达数十年之久,果然是个有大智慧的女子啊!

    实话说,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就没一盏省油的灯。但是,若论战略级别的大智慧,舍萧绰其谁?

    母以子贵!只要萧绰生下了李中易的儿子,不仅现在的处境会获得极大的改观,将来,甚至都有机会,让她的儿子觊觎下一代家主之位。

    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岁月还很漫长,只要有耐心,总能抓住一些机会。一直装怂的司马懿,不就是终于等着了么?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