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抚四民,士农工商,代表了朝廷正式承认的四个阶层!这其中的士,包含了现任官、在野绅,以及得过功名的读书人。

    提不起枪,拿不刀的人,只能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其中蕴含的利益逻辑异常清晰:仕而优,则良田千顷,甚至是不是万顷,富可敌县!

    李中易手下的武人们,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跟着他东征西讨,不仅仅是为了驱除鞑虏这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武人若想改变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就必须提刀上阵,用命去搏取良田千顷。

    文武之道,殊途同归,大家最终都是想过上好日子,做人上人!

    基层军官们开始憧憬着,在京师开封城拥有自己的住房,李中易自然看得出来,大家的心气都异常之高涨!

    想当初,董卓进京之后,拼命想得到士人的认同,奇(www.yhwx.net)珍异宝、高官厚禄,流水一般的献给士族高门。

    然而,跟着董卓一起进京的西凉军旧部们,几乎没捞着什么好处。最夸张的是,董卓居然信任吕布那个反骨仔,不仅将其收为义子,还许其掌握重兵。

    到头来,董卓竟为义子吕布所杀。如果不是王允自己作死,坚决不肯大赦,一直被董卓冷落的西凉军旧部,早就归顺了朝廷,又哪里还有群雄并起的事儿?

    站得高,才可能看得远!

    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上而言,董卓就是个没政治头脑的大傻缺,他的死于非命,只能用“活该”二字来形容。

    董卓不好生的笼络着忠心拥护他的西凉军旧部,反而去讨好永远不可能忠诚于他士族门阀集团,这才是最要命的战略级错误。

    李中易早有打算,大军攻进开封之后,三年资历以上的队正,及其以上的军官,都可以分到属于自己的房子。

    衣食住行,官爵钱粮,李中易都会极大的满足老部下的实际需求。连最基本的需求都不充分的解决,必然会寒了将士们的心,将来谁还肯跟着他卖命打天下?

    李中易亲口说出的承诺,令队正们欣喜万分,黑脸队正感叹道:“以前驻扎在开封城的时候,我还仅仅是一名伍长,只能住在城外的军营里。这下好了,我也可以在开封城中,有自己的宅子了。”

    “是啊,是啊,当时我也只是个什长而已,做梦都想有座属于自己的宅子。”

    “嘿嘿,山长,早点打进开封城里去,我琢磨着把娃儿他娘,和我爷娘都搬到城里去住。”

    “我听人说起过,只要在开封城里有自己的宅子,城里的漂亮小娘子,便可以随便娶进门。”这显然是个尚未成亲的队正。

    李中易没有掺合大家的憧憬,他几口扒完粗瓷碗里剩余的饭粒,起身招呼说:“你们慢聊着,我到别处去逛逛。”

    有人兴奋过了头,明显走了神(www.shubao2.cc),也不抬头就大咧咧的摆手说:“成,您呐,随便去逛吧。”

    话音未落,有人慌忙起身,重重的捶胸行礼,呐呐的解释说:“山长,这小子的嘴上一向没个把门的,您千万别和这个混球一般见识。”

    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了,所有人都醒过神(www.shubao2.cc),纷纷起身行礼,尤其是当事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估计连肝都开始发颤。

    李中易笑眯眯的摆了摆手说:“自家人说话,哪来那么多的臭规矩?得了,瞧你们吓得这副熊样,老子去别处逛逛,省得看着窝心。”

    等李中易走远了,众人扑上去揪住说错话的那个傻小子,小黑拳频频招呼上身,一边打还一边痛骂。

    “猪脑子,怎么和山长说话呢?没规矩,该打……”

    “混蛋,你嘴巴太臭了,老子帮你洗一洗……”

    “不好,宪兵来了,快跑啊……”

    平时在军营里嬉戏,若是让宪兵逮了个正着,最少要吃五军棍的“竹笋烧肉”,还要记入任职档案。一时间,众人吓得作鸟兽散,撒开脚丫子就跑。

    宪兵们其实早发现了这边的打闹,只是事发突然,又都是队正以上的军官,并且没有舞刀弄枪,他们的头故意放慢了脚步,纵着队正们都逃了。

    毕竟,宪兵也是人,大家都是近卫军的一分子,也都是李中易十分信任的团体。彼此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于军官们小小的玩闹,没必要搞得那么的认真。

    这显然也是特权意识在做怪,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手里有权的军官,又都是主上的心腹,说不准哪一天,宪兵的亲朋好友就落进人家的手里了。

    驱利避害,才是基本人性。读书人有个很著名的说法: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是这么个逻辑!

    条令制定的再规范再细致,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这就是大陆法系的弊端了。条令只可能是约束着大的方面不走样,小的未定环节,就要靠军法官和军官们灵活掌握了。

    上午的军议,李中易需要摆个样子,坐镇在现场。吃过午饭后,李中易便离开了近卫军的大营,回到了临淄县城里的临时行辕。

    也许是,在开封城里分房子的消息传开了,李中易下车的时候,身边的亲牙亲将们,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眉开眼笑。

    有土斯有财,这个观念还真是深入整个民族的骨髓啊,现在如此,千年以后依然还是如此。

    李中易摇了摇头,心里暗暗感慨不已,每到野心家们要起事的时候,均贫富的口号,永远都最具有煽动力。

    说一千,道一万,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政策,最能打动农民的心。

    客观的说,李家军中的大大小小的军头们,都是还没彻底洗干净泥土上岸的农民出身。

    农民们最最关心的问题,除了土地,还是土地,也只有土地。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土地,土地,土地!

    李中易借着队正们的口,把分房子的喜讯放了出去,半农民们岂有不憧憬的道理?

    要知道,李家军曾经驻扎在开封城北,京师居,大不易的现状,他们谁不知道?

    在开封城里,分得一间宅子,就等于是凭空多了几千贯,甚至是上万贯的财产,谁人不动心?

    此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盼头的军队,才能一直战无不胜!

    PS:还有一更,最迟凌晨更了,求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