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军临淄大营里,武装到牙齿的将士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牢牢的钉在各自的岗位上。

    军令如山,营里严禁喧哗。可是,事先隐约知道一点点风声的将士们,尽管紧闭嘴巴,彼此都可以看出对方的喜悦眼神(www.shubao2.cc)。

    进军开封,拥主上做皇帝,争当从龙首功之臣,李家军的上上下下,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

    夺取江山,靠的是强悍的武力,所以,李中易把出兵的军议,摆在了近卫军的大营之中。

    军事作战计划,保密为先,在戒备森严的近卫军大营里开会讨论,再合适也不过了。

    今天的中军大帐和往日不同,被扩大了三倍有余,李中易居中而坐,众将士分坐于两侧。

    大帐的正中间,并排摆着三只硕大的军用沙盘,为了制作出这几只沙盘,参议司舆图房的参议和工匠们,忙活了几个月。

    只见,沙盘上插着密密麻麻的各色小旗,河流用染成蓝色的麻布条代替,叠嶂起伏的山峦则为黄色,细长的官道呈白色细线条。

    站在沙盘前边,只要是经过讲武堂培训的军官,都可以将整个开封以东地区的山川地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由于这次召集的军官太多,如果每人发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比黄金还贵的纸张浪费太大。

    所以,李中易只是安排声音宏亮的何大贝,站在沙盘跟前,详细描述各部的作战计划。涉及到的各部指挥官,自己主动站到沙盘前边来,边听何大贝的介绍,边拿笔做记录。

    “诸位袍泽,朝廷里有人妄图引狼入室,勾结契丹人南下,涂炭我中国之生灵,老子绝不答应。”等各部都掌握了各自的作战目标之后,李中易缓缓起身,疾言厉声的发出怒吼,“你们答不答应?”

    “老子绝不答应……”

    “干他老母……”

    “主上,李谷那个杂碎,就交给末将了……”

    “真是一帮狗东西,老子们辛辛苦苦的赶走的契丹狗,居然被朝廷请来进攻咱们,绝不可忍……”

    “山长,学生誓死追随您,驱逐鞑虏,恢复中国……”

    “驱逐鞑虏,恢复中国……”

    大帐内,将士们士气如虹,个个摩拳擦掌的盼望着驱逐鞑虏,收复河山。

    嗯,军心可用,李中易满意的点了点头,无意中和杨烈对上了视线,杨烈好象有话要说?

    不过,李中易并不打算让杨烈现在说话。他们师徒二人说话的机会多的是,不如把各抒己见的时间,留给初步领了任务的中级将领们。

    在李家军的军事指挥序列之中,营指挥相当于后世的团级干部,承上启下的作用至关重要。

    营指挥率领的兵力少则六百人,多则八、九百人,也大致和一个团的实力相仿。

    这一次的军议,李中易主要是想听取营指挥们的意见。在以往的作战过程中,参议司制订的作战计划,往往跟不上战场形势的变化,这就需要营和军这两级的指挥官,及时调整临阵的部署,这就非常考验他们把握战机的能力。

    随着李家军的不断发展壮大,兵力越来越多,参议司的人员也跟着越来越多。

    林子大了之后,什么鸟都有!

    参议司制订的作战计划,看似面面俱到,实际上,真到了战场上,脱节的现象非常严重。

    李中易是个非常注重细节的统帅,部队打了胜仗,也需要总结经验教训。

    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就有江湖,更有是非!

    参议司的参议们,在很多时候,都认为他们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完美的,都是前线指挥官没抓住扩大战果的战机。

    与此相反,一线的指挥官往往都会拍着桌子,大骂参议司的参议们,犯了严重的官僚主义错误,纷纷指责参议司的闭门造车,酿成计划赶不上变化的速度。

    不同部门的军官,彼此大吵而特吵,李中易向来都是秉持着墨许,甚至是鼓励的态度。

    开战前不吵架,难道要等到开战后再吵么?

    兵凶战危,稍微有个小小的闪失,就很容易造成全局的被动,不可不察!

    想当初,辽沈战役时,东野三纵韩先楚所部七师二十一团的三营,在胡家窝棚附近,误打误撞的捣毁了廖耀湘的兵团前进指挥所,以及新一军、新三军和新六军的军部,廖兵团用于指挥作战的联络电台全毁。

    就因为这么个小插曲,骄横的廖耀湘所率领的九兵团十余万人,被东野全部歼灭,廖耀湘本人也被活擒。

    随着指挥大军作战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李中易深深的意识到,营指挥这一级军官临阵时的随机应变能力的强弱,往往决定着整个战局的成败。

    “你这个计划很有问题,没有考虑到我甲营的实际情况……我甲营人人都配有重甲,分配的战马,有很大一部分变成了驮甲马,就算是登船的速度不慢,也至少需要一个半时辰以上,才能全部装运完毕……”

    “辎重营那边,新配备了超宽的跳板,而且,跳板上都有可资借力的木坎,经过近卫军丙营的全员登船演练,一个时辰绰绰有余……”

    营指挥和参议们,争的面红耳赤,吵得不可开交,比菜市场还要嘈杂何止两倍以上?

    李中易摸着下巴,有趣的望着吵架的人们,吵吧,吵吧,吵得越狠,将来出问题犯错误的机率,也就越小。

    炮营指挥使李永堂,是个不爱凑热闹的家伙,他支着耳朵,默默的倾听感兴趣的争吵内容。

    炮营,在整个李家军中,属于地位极高,待遇极好的特殊军种。

    李中易曾经说过,炮营的每一个士兵,都是最宝贵的财富,必须像保护眼珠子一样,给予格外的爱护。

    李永堂觉得口渴了,抬手想端起茶缸,无意中却看见李中易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李中易正要找李永堂,便招手将他唤到了身前,笑吟吟的问他:“名单上的人,都妥善处置了?”

    李永堂望了望四周,刻意压低调门,小声禀报说:“名单上的高丽造炮匠们,都被送上了渡海的船。他们都高兴坏了,终于可以拿着您赏的钱,回国去享受逍遥快活的小日子了。”神(www.shubao2.cc)秘的挤了挤眼。

    李中易微微点头,笑着说:“你办事,我一向放心。”学着李永堂的样子,也故作神(www.shubao2.cc)秘的挤了挤眼。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