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在上,学生左子光百拜顿首……”

    李中易看完长信之后,不由抚额轻叹,好一个心机深沉的赵老二呐!

    自从定下逐鹿中原的方略之后,李中易优先考虑的,就是先把留在开封城中的家眷,挪出京城,再寻找机会东来平卢。

    左子光办事,李中易非常放心,也授予了他全权,让他放开手脚去办。

    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李老太公、薛夫人、宝哥儿和甜丫,乃至李中易的妾室和小娃儿们,从地道偷偷的摸出李家老宅后,在开封府厢军内线的掩护之下,安全的离开了京城。

    只是,李家人虽然没事,然而黄景胜撤退的途中却出了变故。

    在逃走的路上,黄景胜的独子突然发了痘症。结果,上岸寻郎中瞧病的时候,黄景胜被赵老二的亲牙认了出来,于是就悲剧了:黄家人被一网打尽,全都落入了赵老二的掌握之中。

    经过左子光的多方打听,赵老二并未将黄景胜的全家交到朝廷的手上,至今不知去向。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长信,连连轻声叹息,一旁伺候着的韩湘兰,大着胆子颤声问:“爷,怎么了?莫非是哪里不舒服?”

    后宅女子不许干政,不过,韩湘兰的问话很有水平,并没有涉及到敏感的话题。

    李中易想了想,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的告知了韩湘兰。

    韩湘兰不禁倒抽了好几口凉气,她的男人和黄景胜,那是正式的结拜兄弟。李黄两家相交莫逆,荣辱与共,用通家之好都不足以形容关系的紧密。

    现在,李中易的结义大兄黄景胜,落入了赵匡胤之手,事情也就变得非常的棘手。

    “爷,应该想办法去救回黄大伯。”韩湘兰大着胆子称呼黄景胜为大伯,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好在,李中易的心思全都放在了怎么解救黄景胜的身上,倒真的疏忽了韩湘兰的僭越。

    自唐末五代以降,丈夫的兄长,包括结义的兄长在内,只有正妻才可以称之为:伯伯或是大伯。

    比如说,李中易的两位结义兄长,黄景胜是大伯,王大虎是二伯。

    至于,丈夫的弟弟,包括结义的弟弟在内,一律都被称作:叔叔。

    韩湘兰不过是妾室的位分,称呼伯伯,实际上是没规矩的行径。

    李中易心里很清楚,黄景胜全家老小落入别人的手里,尚有暗中解救之法。可是,偏偏落入到了赵老二的手上,那就几乎没有悄悄解救之法。

    赵老二不比旁人,其心思之缜密,笼络人心的手段之精巧,如果没有李中易的横空出世,将来的天下必定姓赵。

    “唉,难办了啊。”李中易皱紧眉头,始终理不出头绪,心情一下子坏到了极点。

    李中易这次出门,只带了韩湘兰,却没捎上叶晓兰,韩湘兰心里自是感动莫名。

    见李中易心情不好,韩湘兰索性依偎进他的怀中,小声说:“爷,若是闷得慌,不如把郑氏也叫来?”

    李中易带上韩湘兰的目的,主要是让她帮着处理后边传来的政务公文,军务方面的事务,不可能让她插手其中。

    郑氏,啥都不懂,只能愉悦李中易的身体。说白了,李中易和郑氏待在一起,除了享受侵略的快乐之外,再无别的共同语言。

    韩湘兰很聪明,李中易其实是个非常自律的男人,大军行进其间,他绝不会碰酒。

    只是,李中易毕竟是个正常的大男人,而且一直没有停止过打熬筋骨,体力可谓甚佳。

    于行军途中,他偶尔搂着美人儿,欢乐一番,再蒙头休息一两个时辰。醒来之后,李中易整个人的精神(www.shubao2.cc),反而会更加的抖擞,脑子也变得异常灵活。

    时间一长,李中易习惯成了自然,在长途行军的时候,总要带上一两名美妾,大搞车震的美事。

    这个时代的道路,几乎就没有平整的地段,到处是坑凹不平。马车走在路上,颠簸的厉害,人在车厢里,其实是在受罪。

    而且,马车的减震性能和现代汽车,完全没办法相提并论,有如天壤之别。

    所以,如果不是累狠了,一般人很难在马车里睡个囫囵好觉,随时随地都可能被颠醒。

    就在李中易低头沉思的当口,一只小手缓慢而又坚定的探入了他的下袍,李中易抬头看去,却只瞅见韩湘兰的盘龙髻。

    李中易本想推开韩湘兰,转念一想,女人也是体贴他的心情不好,索性就随她去了。

    韩湘兰和郑氏,一起伺候李中易不下百余回,对于男人的喜好,她了如指掌。

    也许是李中易心情不太好,韩湘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男人伺候舒服了。

    李中易斜靠在软榻上,欣赏着韩湘兰接连不断漱口的尴尬模样,他不由大感满意。韩湘兰虽然心眼子很多,一旦被征服后,确实是很棒的解语花和床上伴侣。

    按照惯例,整个行军的过程,都由近卫军都指挥使廖山河指挥调度,李中易这个统帅,如果过多的干预,反而不利于培养人才。

    两万多李家军将士组成的天罗地网,正在逐渐成形,并从外围向内里,不断缩小包围圈。

    临淄县城南六十里的金山脚下的南坡村里,明教教宗母乙领着七八个心腹,每人搂着一名美貌的女信徒,正在饮酒作乐。

    母乙,其实原本不叫母乙,只不过是,他们家的祖训,每一代家主,都叫母乙罢了。

    母乙的祖父,才是真正的母乙,家中人称:祖母乙。

    祖母乙,原本是陈州人士,后来信了摩尼教,并逐渐成为首领。摩尼教信奉:光明战胜黑暗,俭朴生活,教徒互助。

    在这个口号的感召下,由于五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情况十分普遍,宣扬教徒互助的祖母乙,借助于皇权不下县的权力真空,靠着乐于助人,逐渐得了民心。

    后梁贞明六年,也就是公元920年,祖母乙按捺不住野心,号召信徒们起兵反梁。

    很快,祖母乙便攻下了三州之地,并自立为摩尼教天子,这是母乙家族最辉煌的时刻。

    后梁末帝朱友贞调动数州的精兵,经过一年的战斗,终于扑灭了祖母乙建立的摩尼教国,祖母乙、董乙等摩尼教的首脑人员,都被抓去开封,砍下了脑袋。

    从那以后,母乙的家族便化明为暗,在民间,尤其是贫苦地区,进行秘密的传播邪教的活动。

    李中易主掌平卢之前,饱尽战火之乱的临淄县,成了母乙家族发展邪恶势力的根据地。

    整个临淄县,不过区区一万八千人而已,明教的信徒就超过了两千人,大约占了十分之一强。

    这也是李中易为何要集结重兵,全面展开围剿明教的根本性因素。如果任由母乙继续发展壮大下去,迟早会闹出教众起兵叛乱的大乱子。

    李中易掌握平卢的时间,毕竟不长,派下来的亭长,手里真正可靠的武力,也就一个什的兵力而已。

    派驻金山的亭长名叫高柄,原本是第一军的副都头,他领着一什的兵力,进驻金山脚下的时候,就被母乙盯上了。

    起初,母乙以为高柄只是来做官的,只要给他点银钱,也就打发了。

    谁曾想,高柄不仅不要钱,甚至还给穷苦的百姓发钱发粮食。单单是邀卖人心,母乙也不至于对高柄暗中下毒手。

    最令母乙担心的是,高柄到了金山之后,除了清点各村的丁口、牲畜和田产之外,更别出心裁的召集村正开会,打算训练保家卫乡的乡兵。

    这一下,可就把母乙给彻底的激怒了!

    母乙不是一般的农夫愚民,他心里很明白,正面和兵强马壮的李中易对着干,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实力太过悬殊,这也是母乙一直容忍高柄的基本因素。只是,高柄一旦把乡兵训练成形,整个金山脚下,哪里还有他母乙的立锥之地呢?

    所以,母乙精心策划了一个阴谋,让人借口闹事,然后请高柄去断是非。

    高柄此前只是个一名职业军人,虽然进入军政学堂深造过,毕竟没有应对邪教的经验。

    结果,只带了一名随从上路的高柄,在半道上中了母乙的埋伏,被明教私下里训练的神(www.shubao2.cc)射手,偷袭成功,丢了性命。

    母乙暗杀了高柄,如果就此隐姓埋名,或是远走高飞,以他在临淄县的雄厚潜势力,极有可能把骇人听闻的真相掩盖下来。

    原因其实很简单,李中易在河池建军之后,整个军队的发展,都朝着打赢未来国战的方向去努力。

    职业化的铁血军人,和敌人正面交锋,完全没有问题。然而,民政方面的治安案件,仅仅靠转岗的前任职业军人,就显得很有些力不从心了。

    比如说,刑事案件,尤其是人命案子,必须依靠州衙和县衙的职业仵作协助。

    这些仵作,世代相传,又都是本地人,遇见明教暗中做的案子,难免会藏有私心,把破案之路给彻底的带歪。

    这也就是为什么老话要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根源就在于,地方实力派,暗中勾结当地的官吏充当保护伞,又有民间多年经营,积淀下来的人脉。

    高柄的死于非命,吃的就是人脉不广,变成睁眼瞎的亏。

    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母乙杀了高柄之后,居然把高柄的人头,悄悄的悬挂在了临淄城门附近的树枝上。

    这一下,整个临淄的驻军,都被彻底的激怒了!

    李家军派驻临淄的巡检使,是个明白人,他表面上没有大肆声张,等暗中调查清楚主谋之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越过州衙,直接上书李中易,请求派大军进剿。

    李中易十分清楚邪教对平卢政权的巨大威胁,所以,在临淄方面查清楚真相之后。他借着迎接杜太贵妃和曹王的幌子,暗中调动了两万大军,可想而知,决心不是一般的大!

    “教尊,小人听说登州的李相公,到了齐州。”说话的是母乙的心腹谢甲。

    谢甲,平时并不待在临淄的金山脚下,而是在淄州开了家粮店,一边做粮食买卖,一边打探驻军的消息。

    母乙探手在女信徒的怀中,狠狠的掏了几把,女信徒吃不住疼,想哭却又不敢哭,别提多委屈了。

    “很好,你若是哭出了声,就会被拉出去,剁碎了喂野狗。”母乙能在临淄的地界上发展出偌大的一片势力,绝不是心慈手软的良善之辈。

    “教尊,小人砸摸着,好象有些不对味……”谢甲的嗅觉一向灵敏,他隐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却一时间又判断不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母乙还没说话,一旁的张小乙,满是不屑的嚷嚷道:“我说谢甲兄弟,你别整日里神(www.shubao2.cc)神(www.shubao2.cc)叨叨的,哪来的什么不对?再说了,咱们的身后就是金山,距离本村十里开外,都布置了眼线。稍微有个风吹草动的,大不了咱们直接进山躲上一阵子,避避风头也就是了。”

    张小乙和谢甲,虽然都是母乙的心腹,但区别还是蛮大的。

    谢甲擅长动脑子,张小乙则是练家子,拳脚功夫确实了得,等闲的三五个人,根本无法近他的身。

    “都给我闭嘴。”母乙最厌烦有人在耳边鸹噪,谢甲和张小乙都知道母乙的心狠手辣,也就不敢再吵闹了。

    “王小三,你带几个人出去看看,一旦发现不对劲,赶紧敲响铜锣示警。”母乙本就是心思深沉的家伙,谢甲所言他虽然不全信,但小心总能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他还是心中有数的。

    王小三很不情愿离开温柔乡,出门去喝西北风,但是,母乙的吩咐,他不敢不从。他只得依依不舍的在身边女子的裙底,又狠掏了几把,这才懒懒散散的起身出去巡视。

    等王小三走了后,母乙挥手把其余的心腹都赶了出去,只留下浑身充斥着机灵劲的谢甲。

    “谢甲,你的意思是,担心李中易使的是声动击西之计,名义上为了迎接曹王,暗中想围剿咱们?”母乙心里很有些虚,当初,他派人把高柄的首级,挂到树枝上后,没过两天就后悔了。

    “教尊,说句心里话,小人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并无真凭实据。”谢甲的话音未落,突然就听见,金山脚下那边传来狂暴的犬吠声。

    “不好,山下来了陌生人!”母乙霍的站起身子,一把将怀中的半果女推倒在地上,顺手操起凳边的长刀,就往外面跑。

    PS:今天第一更到位了,月票赏几张鼓励下司空吧,多谢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