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堂内,少主的插曲余波未平,关于分兵的话题,又甚嚣尘上,沸沸扬扬。

    廖山河阴阳怪气的说:“大家可别忘记了,开封那边有几十万禁军。我军的兵力本来就不足,一旦分兵则力弱,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李中易不动声色瞥了眼廖山河,这小子看起来是条粗汉子,其实骨子里精明过人。廖山河表面上是不赞同分兵,实际上,是不想有人威胁到李中易的绝对掌控地位。

    对于廖山河没说出口的小心思,节堂内的很多人,都是洞若观火。

    刘贺扬看得很清楚,心里却另有想法,他眼珠子一转,随即起身抱拳道:“主上,诸位袍泽。分不分兵,要看作战的形势和地理条件。我军进取开封,势必要仰仗黄河的水运之利,那么,水师举中协调,陆师夹河并进,乃是山长传授给咱们的军事常识。”

    廖山河翻了个白眼,刘贺扬居然端出李中易的话来压众人,这是想干嘛

    李中易有趣的瞟了眼刘贺扬,在军中的重将之中,刘贺扬的个性十分沉稳,向来不是乱说话之辈。

    并且,刘贺扬所说的意见,确实是持平之论,并无含沙射影的痕迹。

    这时,宋云祥缓缓起身,朗声道:“洪光兄,我军若是夹河并进,开封那边亦可夹河并进。更重要的是,开封那边若是两岸各摆十万禁军,再顺河放火船,如何应对”

    李中易点点头,他没看走眼,别看宋云祥是州吏出身,却是个天生的将种。

    想当初,李中易初掌灵州之时,如果不是宋云祥冒着万死潜入大漠瀚海,摸到水源地的详情,扫平党一族绝不可能那么的有惊无险。

    从那时起,宋云祥便吸引了李中易的注意,并被逐步提拔为检校知参议司事,乃至于一军之主将。

    杨烈一向淡漠的眼神扫过宋云祥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停留,最终定格在了李中易的侧脸之上。

    表面的平静,实际上,无法彻底掩盖杨烈内心中的情绪波动。

    自从河池建军之后,时隔数年之久,中原地区终于迎来了崭新的局面:鼎定中原

    “跪久了,不知道怎么站起来了”

    “驱除鞑虏,恢复中国,扬威于域外”

    “犯我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这些李中易一直宣扬的大汉主义精神,被杨烈掰碎了,揉烂了,最终仿佛春雨一般,渗入心田。

    刘贺扬并没有注意到低头沉思的杨烈,他毫不迟疑的反驳说:“据我所知,咱们的水师不仅配有火炮,而且还备有许多竹制的长篙,哪怕是开封那边派火船来袭,大可以先将军被用水浸透,铺满甲板以作预防。”

    李中易手里捏着茶盏,面上没有任何不妥的表情,心里却暗暗一叹,刘贺扬终究是个水战的门外汉。

    在这个年代,李中易比谁都清楚,就凭陆续造出来的三十几门铜炮的火力,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上游火船,除了掉头就跑之外,别无选择

    道理其实是明摆着,开封那边面对逆水上行的庞大船队,绝对会采取火攻的策略。

    早前在三国赤壁大战,黄盖的火攻曹营,其船头都布满了钉子,何况是军事素养不差的赵老二和韩通呢

    既然是在宽阔的黄河水面上纵火烧船,肯定是由水性好的船夫们驾船顺水而下。只要船夫拿捏好了跳水逃生的时间,等到发生碰撞前,他们大可从容的从水下游走。

    至于,事先泼水将船板浸透的方法,倒也可以起一些作用。可问题是,开封那边的火船,引火物肯定会加上动物的脂肪等油料。

    李家军水师的战船一旦被火船钉死了,风借火势,火借风威,又能够撑多久呢

    李中易看得很清楚,却只是低头喝茶,故意没吱声。他倒要看看参议司那边,有无真正熟悉水战规律的人才

    “刘都使此言谬矣”李中易的念头还没转完,就见有人挺身而出,大声反驳刘贺扬,“若放火之船,皆灌注牛羊或猪的油脂,区区泼水防火之策,必是不攻自破。”

    这话可是一点情面都没讲,节堂内的众人,包括李中易在内,全都扭头看向声源的来处。

    李中易看清楚那人的面容之后,不由微微一笑,原来是水师副都指挥使赵老幺啊

    “某有数策,俯请主上及诸位袍泽斧正”赵老幺抱拳揖了一圈,完成了形式上的礼貌,便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按照水师作战的条令,遇见敌军纵火来攻,首要之急,乃是落帆入舱”

    李中易点了点头,船上最容易着火的部位,不是甲板,而是用于借风的长帆。

    这个时代的帆,由于防水和确保伸展性的需要,水手们保养的时候,都会抹上油脂。

    抹满了油脂的风帆,一旦被点燃,整个战船也就没救了,这是所有水师官兵们都必须掌握的基本常识。

    “主上一向注重,在发现问题的同时,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某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且先说出来,仅供诸君参考。”赵老幺挺直腰杆,朗声道,“主上曾经派人测量过黄河的宽度,自滨州至开封的大河最宽处,也不过三里有余。我水师目前有新造的大船二百多艘,只需要抽出三十余艘,即可阻塞整个河面。可能有人会问了,即使阻塞了河面,不照样也要一起烧起来么”

    “实际上,主上几乎抓空了高丽国的工匠,其中就有大量的铁匠。目前,据某所知,我军的铁料尚有十几万斤之多。不如将一部分铁料熔了,打制成薄铁板,钉于船板或是船舱之上。若上游火船顺河驶下,咱们可以用铁链将各船连接在一起,既封锁住了河面,不使袭扰我主力船队,又可以令敌军的火攻失效,可谓是一举两得。”

    赵老幺的这番话刚一出口,懂行的李中易便情不自禁的拍案叫好,“好,好一个厉害的赵老幺,老子楞是没错你。”

    散会后不到两天的时间,李家军,也是有史料记载以来的第一艘铁甲战船,便顺利的诞生于登州的海边。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