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长驾到”

    原本闹哄哄的节堂内,忽然响起了带刀亲牙那低沉的斥喝声,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全体起立,立正,敬礼”

    李中易的身影刚刚出现,今日总值星官杨烈,马上带头起身,重重的捶胸行礼。

    “学生杨烈拜见山长”

    “学生何大贝拜见山长”

    “学生杨无双拜见山长”

    “学生拜见山长”

    在杨烈的率领下,众人异口同声的向李中易行注目礼,仿佛渴望阳光的向日葵一样。

    李中易站到虎皮帅椅的跟前,笑眯眯的问众人:“我可听说了,茶房烧水的速度,赶不上你们这帮家伙牛饮的速度。我说各位,敢情是不要钱的便宜,可劲的占,是吧”

    “禀山长,军营里的粗茶劣水,哪能和您这里的人间美味相提并论呢”廖山河在这种场合从来都不落于人后,他抢先站出来,涎着脸大拍李中易的马屁。

    上帝是公平的,有些人打仗的本事略微差一点,却很会见缝插针的捧场。

    另一些人却偏偏只会打仗,却不懂做人。比如说杨烈,仿佛所有人都欠他八百万贯似的,始终冷着脸一语不发。

    李中易对于马屁话这种锦上添花的玩意儿,一直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部下乐意拍,他也愿意配合着说笑一番,目的主要是活跃气氛拉近一下关系,却绝不会当真。

    想当初,柴荣待赵老二可谓是恩同再造,信任有加。可是,柴荣的尸骨未寒,赵老二就伙同义社的几兄弟,篡了柴家的江山。

    客观的说,人在庙堂,身不由己人在庙堂,实力当先

    所谓高处不胜寒,上位者往往十分孤独,此时此刻的李中易,也已经有了这种深刻的感触。

    随着李中易的地盘越大,权柄越重,敢和他说真话的人,也随之越来越少了

    所谓忠诚,从来都是相对的,其中最核心的纽带,便是人们嘴巴上大肆批驳的利益和铜臭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利益,这才是决定人与人之间关系,最根本的基础之一

    北周宣帝宇文贇,对杨坚那可是宠信到没了边际的地步。然而,宇文贇驾崩不到一周年,杨坚便杀了宇文贇的儿子北周静帝宇文阐,自立为帝,定国号隋。

    李中易出自于半草根阶层,他不想学朱重八为了给子孙后代铺路,而大肆屠杀功臣的血腥手段。

    与此同时,李中易更不希望在他蹬腿之后,老部下里的野心家趁虚而起,将他的子孙后代斩尽杀绝,再夺走他的娇妻美妾。

    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自从河池建军以来,李中易始终强调军法至上的基本原则,谁敢越过军法之红线的,就等于是触了高压电,哪怕再不舍,也必杀之

    “老廖啊,就数你能说会道。”李中易含笑摆了摆手,吩咐道,“大家都是自己人,随便坐吧,不必拘俗礼。”

    “全体坐下。”

    总值星官杨烈再次发出清脆有力的喝令声,在场的所有人整齐的坐到各自的座位上,目不斜视的挺直腰杆等待着李中易的训示。

    李中易摆了摆手,笑道:“方才,我特意给大家留下了自由讨论的时间,就是希望诸位能够思想碰撞出火花来,怎么样有结论了么”

    “禀山长,大家分成了几种意见,其一是羽林左、右厢,至少由主上您自兼一厢;其二则是想培养方面之将,认为应该分别置将统帅左右二厢;其三则是我军本来不多,与其分兵不如水陆并进,沿途的补给也都由水师运送,不管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都是最省。”同知参议司事杨无双责无旁贷的汇报了大家闲聊的成果。

    李中易点点头,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三种意见其实囊括了三个派系的基本看法。

    认为李中易应该自兼一厢的人,多半是杨烈的拥趸,目的是想维护杨烈副帅的地位。道理其实很简单,除了李中易之外,在军中有资格独领一厢二军的将领,舍杨烈其谁

    认为二厢应该并立的,实际上,除了杨烈之外的一军主将们,就都有更上层楼的机会。

    至于,不认为需要分兵的人,其实是地地道道的李中易的死忠。他们不想看到李中易的兵权和独尊的地位,被任何人所削弱,哪怕是身为主上门生的杨烈也不行

    人是社会性动物,有人的地方就有山头,李家军同样也不可能例外

    杨无双见李中易一直沉吟不语,便主动抱拳拱手,一本正经的说:“回主上,虽然大家没有一一签押,但小人却看得出来,主张不分兵的意见,超过了九成以上。”

    “呵呵,中和啊,你现在说话滴水不漏,比文官还文官哟”李中易被逗乐了,抬手指点着杨无双的鼻子,轻快无比的调侃他很圆滑。

    杨无双的解释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小子担心的是,李中易接到耳目的密报之后,会收拾主张分兵立将的少数人。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李中易端起茶盏,笑眯眯的说,“咱们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把脑袋系在裤带上玩命,总算有了跃马中原的本钱,靠的就是团结一致对外。”

    “我这个人喜欢踢人的屁股,还喜欢骂娘,这些都是坏毛病。”李中易话锋一转,“不过,在场的参议里面,喏,你你还有你好些人都当众顶撞过我,你们不仅没有掉脑袋,反而升了官发了财,得到了大大的重用,这说明什么”

    “主上,末将也曾顶撞过您,不仅没屁事,还被提拔为同知参议司事。不瞒主上您说,末将发过毒誓,此生只忠于您和您选定的少主。”何大贝冷不丁的豁然起身,把廖山河正欲脱口而出的台词,给抢了个精光。

    廖山河翻着白眼,斜睨着何大贝,情不自禁的刮目相看。

    嘿嘿,姓何的,我老廖平时还真是看走了眼啊,你小子关键时刻玩了这么一出,实在是精彩绝伦,令人叹为观止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