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节帅府的节堂内,几乎是座无虚席。各级参议司的参议们,大家济济一堂,共商大计。

    在李家军中,一都设一名参议官,这已经是定例了。从指挥这一级开始,便配备了参议使,辖下五到八名参议官,分管后勤辎重,作战计划,练兵事宜、军政和军令。

    营上的军一级,则设置了参议司,知参议司事主持参议工作。

    自从,参议们大量配备到部队之后,军事主官们就从繁重而又琐碎的杂务之中,被彻底的解脱了出来。

    到如今,军事主官已经可以专心致志的考虑,怎样打胜仗的问题,而不需要担心吃饭睡觉放屁拉屎等闲杂事务。

    由于略定中原在即,为了加强战略方向的打击力量,本次会议有两个主要议题,其一是考虑组建羽林左、右厢,设厢都指挥使各一名,负责指挥两个军的兵力,以便集中力量打击对手。

    其二则是,总结前段时间参议司工作中的弊端,并加以修补和完善。

    李中易自己不是作战天才,但是又拥有了如此庞大的军事机器,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股军事力量很可能壮大到20至30万人之多。

    兵者,国之大事也,不可不察

    夫战,庙算胜者,得算多也

    仿效一战前德军总参谋部的总参议司体系,自从建立之后,在战争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但是,任何作战体系都不是完美无缺的,这就需要合理化的及时纠错机制。

    今天,正好是三月一开的纠错例会。再加上要扩编原因,整个参议司体系之中,除了必要的值班人员之外,全都到齐了。

    李中易明知道今天开纠错会,却故意在后堂内陪着李七娘喝茶磕瓜子,留时间给参议们彼此闲聊一番。

    李家军中的许多部门,其实都是镙丝钉的定位,只要军令下达,就必须坚决执行。

    然而,参议司在李中易的眼里,应该是思想最活跃的指挥中枢,是整个李家均能的大脑。

    参议司的人,如果思想僵化,异常保守,无法碰撞出火花,也就失去了李中易组建这个部门的重大意义。

    论及开会的经历,李中易比李家军中的任何人,都要经验丰富。

    从文山会海中闯过来的李中易,他比谁都清楚,越是开大会的时候,越容易变成领导者的单人演讲。

    驱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反应。除非是情商极低的二楞子,没谁敢在大会场上,公开指责领导的错误。

    以前开会过多的李中易,实际上,也挺厌烦那些毫无意义的务虚会。所以,今天的参议司全体会议,李中易并不是主角,他只是想让大家彼此闲聊几个时辰而已。

    参议们的闲聊,看似没干正经事,其实是各种信息的交流。有心的参议们,往往可以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之中,找到急需的灵感。

    当然了,平庸的闲聊参与者,他们参加身心放松的闲聊,也就仅仅是闲扯淡而已。

    在任何一个机构,哪怕是人才济济的参议司里,平庸者永远都占绝大多数。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也从来没有指望参议官们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要做的是,把精英参议官从人堆里找出来,并安排到适合他们的位置上去。

    然后,用军法督促那些平庸的参议官,逼迫他们尽量不打折扣的执行军令。

    “爷,外边茶水都快喝干了,您还有闲心陪着奴下棋,也不怕外人说您沉溺于女色”李七娘有些担心的提醒李中易,她可担不起误大事的恶名。

    李中易抓过李七娘的小手,一边轻轻的抚摸,一边笑眯眯的说:“你我身边的人,无论是谁,只要敢和外面的人乱嚼舌头,一律杖毙。”

    李七娘凝眉想了想随即灿烂的笑了,男人以军法治府,并且有意识的作出了彼此制约的制度安排,整个节帅府的消息可谓是密不透风。

    “爷,奴身边有几个丫头,也都快到岁数了,再不嫁出去,将来没人要了。”李七娘蹙紧秀眉,很有些为难的看着李中易。

    李中易经常歇于李七娘的房中,对她身边的婢女们,大多叫得出名字,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李七娘身边有那么五、六个婢女,岁数已经超过了十八岁,在如今的婚配风俗之下,确实已经算是大龄未婚剩女。

    “地方上的大户好人家,恐怕很难找啊。”李中易顺势将李七娘揽进怀中,一边嗅着她发间的处子幽香,一边叹息道,“以我的权势,虽然可以强行逼娶,可是,强扭的瓜终究不甜呐。”

    “你身边的丫头们,若是嫁得差了,日子过得不顺心,不仅你心里会过意不去,而且对你的名声也很不好。”李中易的一番体己话,令李七娘心里甜丝丝的。

    李七娘情不自禁的吻上男人的侧脸,腻声道:“难为爷想得如此周到,而且爷看人的眼光一向精准,既然如此那么嘻嘻她们几个的婚事,就有劳爷费心了”

    女人倾慕的柔情秋波缠绕之下,李中易很快败下阵来,只得苦笑着埋怨道:“我的好娘子呀,你这是将男人我往火坑里推啊。老话说的好,不做媒人三代人。我做的拉郎配,她们的小日子过得好,也就罢了。万一,成了怨偶,我的罪过岂不是大了”

    “爷,奴相信你的眼光,绝对不会选错的。”

    李七娘吐了吐粉红的香舌,她从小受的教育一直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而她却选择了逃离家门,沦落为可耻的奔妾。

    名媒正娶是为正妻,若是私下跟着野男人跑了,只能被旁人戳着脊梁骨,骂作不知廉耻的小贱人。

    万幸的是,李中易这个野男人,虽一直被污名为铜臭子,却是响当当的大周第一藩镇。

    如今的形势之下,哪怕李七娘再不懂军事,她心里也非常清楚,她选中的男人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登上天下至尊的宝座。

    到那个时候,李七娘身为天下至尊宠爱的女人,看谁还敢胡言乱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