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target="_blank">www.X81Zw.cOM</a>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李安国在登州城内,好吃好喝的玩耍了五天,可谓是快活逍遥自在。

    李中易给了他三千贯钱,也不管他是怎么花的,只是告诉他,他必须在五日后的下午放衙之前,回到节帅府。

    凌晨五更天的时候,一夜好眠的李安国被人叫醒,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定神(www.shubao2.cc)一看,原来是这五日来,一直伺候在他身旁的节帅府侍女青玉。

    “青玉啊,怎么说你好呢,天都是黑的,吵吵个啥呀?”李安国闭上眼,打着哈欠,就向床里倒去,想接着睡大觉。

    在开封城里的时候,李安国从来都是睡到自然醒,只是,因为郡王府的财源日夜短少,没办法数钱数到手抽筋罢了。

    “三郎,是爷吩咐下来的,您必须马上起床,不然的话……”青玉是李七娘的贴身侍婢之一,转达李中易的意思,也就婉转了许多。

    李中易的原话其实很难听,青玉记得很清楚:他若是想赖床,就打一桶井水,泼他身上去。还不起来,就拿马鞭子抽他。

    只是,这种话也就李中易敢说,青玉不过一介婢女而已,打死她也不敢如此蹬鼻子上脸。

    听说是李中易的安排,李安国不敢言语了,在青玉的服侍下,乖乖的起床洗漱。

    青玉经常配合李七娘侍奉李中易洗漱更衣,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李中易打理个人卫生的时间,比李安国足足快了十倍都不止。

    好不容易,李安国整理清楚了行装,由青玉陪着上了马车,在亲牙的指引下,直奔城外的新兵大营。

    李安国赶到新兵大营门口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隔着老远就听见营内的口令声震天响。

    马夫是节帅府的老人,自然非常懂规矩,距离新兵大营五丈外,便勒停了驮马。

    “公子,小婢只能送您到这里了。”青玉也是个守规矩的,和勒住马的车夫站了并肩,死活不肯再往前多走办步。

    李中易以军法治家的成果,由青玉和车夫二人的表现,就知道成果显著。

    李安国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他早就拿定了主意,混够了资历,找到合适的机会,就离开贼军汉聚集的鬼地方。

    青玉从车上搬下来五个大包袱,李安国见她压根没有帮着提进军营的意思,心下不由大恨。

    在开封城的时候,这个臭丫头见了李安国就和老鼠遇上猫一般,不仅怕的要死,而且从不敢违命。

    世道变了,队伍不好带了,李安国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李中易昨天说过的这句话,还真是这么个理!

    李安国抱着五个包袱,吃力的挪到新兵大营门前,刚想喘口气,就听见一声暴喝:“干什么的?”

    刚才没帮李安国提包袱的节帅府亲牙,这是主动上前,将李安国入营的完备手续,交到了门前值班的队正黄靖的手里。

    黄靖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入伍的手续,随即仰起下巴,大声喊道:“新兵李安国何在?”

    李安国心里忒不自在,他们郡王府虽然失势了,可是,在整个开封城的纨绔堆里,还没人敢当着他的面,直呼其名。

    “爷在这里呢,瞎嚷嚷什么?”李安国学着李中易的样子,大咧咧的自称为爷,青玉瞧着,还真有那股子霸道纨绔的贵气凌人。

    黄靖是正牌子的讲武堂出身,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就被李中易给熏陶得,眼里只有军规。

    在军中,条令大于天,哪怕是交来手续的亲牙私下里有过交代,黄靖也不可能放在心上。况且,那亲牙除了交手续之外,连半个多余的废字都没说过。

    俗话说的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能在军中混上队正的,至少是三年以上的老兵,黄靖追随李中易东征西讨,已有四个年头。

    这些年来,李中易一直以身作则,从来没有做过逾越条令的事情。如果黄靖没有记错的话,那位从河池开始就追随李中易左右,并且是资格最老的都头,也因为贪污被送上前线,主动战死于沙场了。

    “新兵李安国何在?”黄靖明知道李安国就在跟前,却依足了条令,再次加重语气厉声叫他的名字。

    李安国心里窝着火,懒得理会区区一个队正,他双手抱胸,两眼望天,一副老子就是不答应,你奈我何的无赖架式。

    “新兵李安国不服从军令,军法官何在?”黄靖懒得和李安国多说废话,直接朝着轮值军法官秦乙高高的扬起了下巴。

    秦乙面露残酷无情的冷笑,挺身而出,大声宣布惩处的条令:“新兵入营,初次不服从上官的命令,按律应仗五。来人,行刑!”

    还没等李安国反应过来,凶神(www.shubao2.cc)恶煞的四名宪兵,仿佛恶虎扑羊一般,冲到他的面前,掐肩拢臂,死死的按到地上。

    “啪!”沉闷的军棍声,重重的打到臀上,“唉哟……”李安国惨叫一声,陡然猛醒,这帮贼军汉还真敢下狠手打他呀?

    “一……”

    “二……”

    “五……”

    监刑的宪兵面无表情的报数声,紧嘴着军棍击打到屁股上的声响,显出格外的冷酷与肃杀。

    “报告上官,行刑完毕,请您指示!”宪兵什长快步跑到秦乙的跟前,重重的并拢双腿,猛磕皮靴的脚后跟,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秦乙摆了摆手,略微扭头示意黄靖,宪兵们的活计已经完事了,接下来该你的了。

    李中易定下的军规,设计思想其实十分巧妙,为了防止军事指挥官任意惩罚下级军官的弊端,执行军法惩处的机构只能是有执法资格的军法官,而不是队正、指挥或是都指挥使等军事将校。

    军法官执行军法,其实十分的机械,只有条令里有规定罚则的行为,才可能被执行。条令里没有明文禁止,或是没有罚则的行为,哪怕军事指挥官级别再高,心里再恼火,军法官也懒得搭理他。

    相应的,如果军事指挥官在非战时紧急状态下,胆敢擅自动私刑,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李安国还没正式进入新兵大营,便被打了屁股,青玉的芳心之中,竟然浮上了几许快意,哼,谁叫你以前老欺负人来着,活该!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target="_blank">m.x81Zw.coM</a>  新八一中文网 }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