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target="_blank">www.X81Zw.cOM</a>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大舅哥李安国来了,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再去叶晓兰那里,也不可能把叶晓兰、韩湘兰等妾室叫来陪酒。

    通家之好,指的是朋友之间不拘俗礼,而不是亲戚之间。比如说,黄景胜和王大虎这两个正式结拜过的异姓兄长,李中易招来妾室们斟酒夹菜,那是对兄长们的格外敬重。

    李安国是李中易的大舅哥,有他的亲妹妹李七娘陪着斟酒上菜即可,却没有安排妾室招待小舅子的道理。

    李中易吩咐下去,让人去通知叶晓兰不必等他了。李安国注意到,李七娘高高的翘起了唇角,以他对亲妹妹脾气的了解,这显然是心情愉悦的表现。

    另外,李中易着重吩咐侍女,安排厨下整治一桌最上等的席面,他要好好的款待款待大舅哥。

    “正青,让七娘陪你拉拉家常话,我去厨下整治几样下酒菜。”

    李中易居然要亲自下厨,这可是除了黄景胜和王大虎之外,头一份的殊荣啊。

    李安国顿时坐不住了,又是作揖,又是讨饶,他就算是再纨绔,也不敢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么大的面子啊!

    李七娘心里面舒坦之极,她看出来,男人刻意想回避出去,让她和亲兄长,说一说私房话。

    毕竟,兄妹俩上次告别之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面了。骨肉至亲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说不完,李中易在场的话,反而人为造成了拘束。

    李中易主动下厨,既给了她们说话的余地,又展示出如胶似漆的恩爱,何乐而不为呢?

    送李中易出去之后,李七娘扭头瞥向李安国,故意作了个鬼脸,俏皮的的吐了吐舌。

    “怎么样?小妹没说错吧,咎郎的心里格外的有我。”李七娘大肆显摆恩爱,令李安国哭笑不得。

    李安国叹了口气,说:“当初,你硬要私奔,投入李中易的怀抱,竟然还不计名分。说句心里话,我这个做兄长的,是极不赞同的。”

    “那现在呢?”李七娘把玩着手里的蜜茶杯,这是李中易单独命窑工替她烧制的。虽然是白瓷的杯盏,一点也不名贵,但个中的情意,却令她如坠蜜罐。

    “现在啊,你三兄我就一个傻想法,以后的开封城啊,嘿嘿,看谁比我更逍遥快活?”李安国笑得异常之纨绔,那副贼兮兮的样子,仿佛黄鼠狼偷着了母鸡一般的得意洋洋。

    李七娘素来知道李安国的真性情,李安国名义上是开封城里的老混混、大纨绔,实际上,他一直是大错误从来不犯错,无关痛痒的小错误不断,令开封府衙的官吏们恨得牙疼,却又无可奈何。

    “别得意的太早了,咎郎和我商量过了,这次你来了后,就别走了,直接进入新兵营参加训练,将来也好在军中谋个出身,立下战功后才有爵位享福。”李七娘的一席话劈头砸下来,如果三九天的冰水兜头浇下,瞬间便将李安国吓得脸都白了。

    “不可能吧?我可是你的嫡亲兄长呀,怎么可以这样玩弄于我呢?”李安国楞楞的瞪着李七娘,怨气简直冲天。

    李琼和李中易一直暗通消息,滑阳郡王府对李家军的表面情况,颇知道一些。

    李安国也跟着李琼知道了李家军中好些“黑幕”,李中易对钱财方面颇为舍得,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已将不少于十万贯的礼物,悄悄的送进了滑阳郡王府。

    但是,有得必有失,李中易舍得花钱的另一面,则是治军异常苛刻。

    在李家军中,不管你的出身有多猛,门第有多么的高贵,都必须参加新兵营的严苛训练。

    等你因军功晋升为检校副队正之后,就必须进入讲武堂深造,顺利结业才可能是队正,而没有了检校的头衔。

    别看李安国的年纪不大,已经在开封城里横行了长达六年之久,早就被花花世界养得异常之散漫,哪里还吃得了军营普通丘八们的那种苦头?

    “好妹妹,千万别介呀,祖父吩咐过的,命我送完信之后,马上就回开封,有大事待办。”李安国虚晃一枪,打着马虎眼就想蒙混过关。

    可惜的是,李安国面对的是从小就和他一块儿长大的亲妹妹,如此老套的狡言,岂能瞒得过李七娘的眼睛?

    李七娘也懒得戳穿李安国的谎言,她吃吃的笑道:“你们男人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懂个什么?你若是不乐意咎郎的安排,直接和他商议便是,我反正是管不着的。”

    李安国顿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耷拉着脑袋好半晌没说话。他脑子又没进水,李中易的决定,是他有胆量驳回的么?

    表面上看似李中易和李琼是平等结盟,实际上,是滑阳郡王府需要仰仗李中易的助力,才能在将来的朝堂之上,占有一席之地。

    滑阳郡王在草民们的眼里,依然是高不可攀的王府,看着威风凛凛,贵气逼人。然而,在四品以上高官的小圈子里面,早就没谁把李琼真当一盘大菜了。

    李安国得知李七娘要私奔的消息之后,只犹豫了片刻,不仅没有阻拦,反而竭尽全力协助亲妹妹出走。

    尽管李安国嘴上从来不说,但根源其实就在于,滑阳郡王府真的是在走下坡路了,而李中易的实力则是蒸蒸日上,仿佛初升的太阳一般,冉冉升起!

    当然了,李安国看得出来,李七娘读书太多,读成了书痴,竟然不顾王府闺秀的声誉,完全撕破脸面的要去寻找真爱。

    以前,李琼得势的时候,开封府的衙役们,借他们八万个胆子,也不敢半道拦住李安国横挑鼻子竖挑眼。

    现在呢,李安国名义上还是京城纨绔之首,实际上,早就是个空架子了。新崛起的纨绔们,已经把李安国排斥出了圈子,根本不带着他玩儿。

    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以前一直叫哥哥的小跟班,现在居然有胆子甩脸子给李安国看,叔叔可忍,婶子忍得住么?

    李七娘把两手一叹,故意唉声叹气:“唉,我一个妇道人家说了也不算,你和我说这些,有啥用?”

    李安国一阵哀嚎,他若是有胆子去和李中易说,还有必要缠着李七娘罗嗦个啥呢?

    李中易亲自下厨房,整了几样下酒的小菜,红烧蹄膀,糖醋鱼,焖烩羊肉,猪油渣炒白菘,韭菜炒鸡蛋,草菇鸡汤。

    上桌子的时候,李中易亲手替李安国斟满了一杯酒,递到他的手上,笑吟吟的说:“我刚才都安排好了,你且在家里住上五日,然后就去新兵营里报到吧。”

    李安国耷拉下脑袋,有气无力的叹道:“妹婿,你真是心恨啊,我能说不去么?”

    李中易只当没看见李安国垂头丧气的衰样,轻描淡写的说:“等你的外甥们都长大了,都要进新兵营,一个都不能少。”

    得了,李安国只是纨绔一些罢了,又不是大傻瓜,他的身份再高贵,能比得了李中易的亲儿子们?

    李七娘抿起红唇,偷偷的笑,心里美滋滋的,男人为了她家的事,如此的花心思,岂能不喜?

    李安国在开封的时候,除了祖父李琼之外,谁都不怕,李七娘一直担心滑阳郡王府会出败家子。

    现在好了,李家军的新兵营是怎样的一个状态,李七娘即使完全不懂军事,也听说过其中的水深火热。

    上次,李七娘陪着李中易去军营里小住了几日。李七娘在马车里看见,新兵们顶着烈日站军姿,姿势稍微有点不标准,就会被老什长叫出来,当众狠狠的打军棍。

    挨军棍也就罢了,若是敢哭喊,必定加倍的挨揍。揍完了,接着去站军姿,别提有多变态了!

    新兵训练满三个月,合格者会被正式分发到各营各队,按照一名老兵带一名新兵的原则,接受正式战斗技能训练。

    新兵训练不合格者,会被直接的贬入辅兵的行列,李七娘至今清晰的记得男人的调侃: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的比牛多,这就是辅兵们的日常。

    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李安国却仿佛咬破了苦胆一般,嘴苦心更苦。

    早知道有今日,又何必自投罗网呢,真他nn的贱!

    李中易在厨下烟熏火燎的忙活了一个多时辰,他其实也没啥胃口,只是,李七娘的食欲却极好。

    一直被嫌弃油腻太大的红烧蹄膀,李七娘竟然一口气啃了两只,远远超过了她的饭量极限,可见胃口之好?

    三个人一起吃饭,竟是各有千秋。李中易喝光了两瓶女儿红,却没怎么吃菜。李七娘史无前例的吃撑了,小肚子涨得难受,含着泪花子,小口小口的喝山楂水。

    原本做梦要当开封第一纨绔的李安国,几乎没怎么动筷子,时不时的哀叹几声,想唤醒李中易的同情心。

    可是,李中易只当西花厅里就没李安国这么个大活人一般,他捧起茶盏,慢条斯理的品茶,嘴里直酒气。

    饭后溜弯的时候,李七娘挽住李中易的左臂,笑嘻嘻的说:“咎郎,真有你的,咱们家的小霸王,就靠你来掰正了。”

    李中易哑然一笑,说:“我理他作甚?扔进新兵营里去,自有善心人会好好的招待他的。”

    “嘻嘻,贼汉子,奴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个坏家伙呢?”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target="_blank">m.x81Zw.coM</a>  新八一中文网 }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