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穿便服的李中易,领着韩湘兰,漫步于州治蓬莱县城的街道之上。

    蓬莱城只有两条长街,一纵一横,成十字形展开。两条长街的两头,正好连接蓬莱的城门。

    如果有敌军冲进城门,只要占据了两条长街的交叉口,便等于是掐断了蓬莱城内的交通咽喉。

    李中易以军功起家,又特别重视舆图和地理之间的异同之处,看得也就非常仔细。他每到一地,都会先看舆图,再对照着实景,两相参考,已经算是一种很难治愈的职业病。

    韩湘兰则不同,她无论有多成熟,女人喜欢逛街的天性,始终无法被抹杀。

    “爷,奴想吃那个”韩湘兰死死的扯住李中易的袖口,春葱似的白嫩柔荑,指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小食摊,再也不肯挪动脚步。

    说句心里话,韩湘兰无意间露出的少女情怀,恰好击中了李中易心里最柔软的部分,男人还就喜欢这种小儿女耍赖撒娇的调调儿。

    “唉,那就去尝尝看吧。”李中易的袖口被韩湘兰死死的揪住,不停的摇晃着,他心里舒坦了,索性顺水推舟的领着韩湘兰走向那个冒着热气的小摊子。

    站在一旁负责警戒的楚雄,他总觉得有些怪异,韩夫人都已经小女郎的娘亲了,竟然和未婚的少女一般大肆向主上撒娇,实在是看不明白呐。

    李中易看得明白,却不乐意去想这些琐事,带着女人出来逛街,图的不就是个乐子嘛

    俗话说的好,不痴不傻不做阿翁。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人,哪怕再有权势,再有钱,也很难过得舒心滋润。

    身为豪门贵女的韩湘兰,一旦放下了身段和矜持,立即焕发出格外吸引人的青春活力。哪怕,韩湘兰已是女娃的妈,如今也不满二十周岁呢,正是爱玩贪玩的年月。

    李中易被韩湘兰拽着衣袖,拉到小食摊的前边,他定神一看,顿时没了食欲。

    只见,摊主的面前,摆着一摞四四方方的擀好的面皮,面皮大约半尺见方,像豆腐千张一样厚,把馅儿放上去,捏住一个角,斜着折一下,折的时候要偏离对角线,故意让角错开,折成一个看起来很不规则的八边形,然后把边儿捏紧,以免露出里边的馅儿,捏紧以后再对折一次,然后再捏紧,手心托着馅儿往上一顶,手指压着边儿往外一翻,这就包成了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莲花,中间的花苞还没开,外围的片花瓣已经傲然绽放。

    李中易在开封城中,吃过这样的馄饨,尽管样式很好看,可惜很难煮。因为皮儿厚,而且还必须用厚皮,不然软塌塌的不像莲花。皮儿经过几番压叠以后会变得更厚,三滚都煮不熟,只好用铁签串起来做烧烤,边烤边往上面撒作料,烤得外焦里嫩,拿着签子大吃,像吃烤串一样,像吃糖葫芦一样。

    然而,李中易觉得很难吃的馄饨小食摊前,却挤满了等着出锅的食客。

    “爷,奴家还没吃过这个呢,看样子味道应该不错的。”韩湘兰好奇的望着包馄饨摊主,美眸之中散发出亮晶晶的异彩。

    实话说,韩湘兰自从跟李中易之后,整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哪样没吃过

    偏偏,眼前形状似莲花的馄饨,她还真就从来没有尝过,难免有些跃跃欲试。

    李中易不由联想到了以前的一句悝语: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不过,眼前的所谓馄饨,显然不合李中易的口味。只是,韩湘兰赖着不想走,李中易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妙计。

    与其吃这种难吃之极的所谓馄饨,不如干脆来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这位掌柜的,在下的贱内有个怪癖,喜欢吃小个头的馄饨,可否让在下亲手一试”李中易抱拳拱手,十分客气的和摊主打商量。

    摊主的生意火爆之极,难免面露难色,很想拒绝,却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场面顿时就僵住了。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察言观色,乃是他掌握权柄的基本功。别说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摊主了,就算是异常狡诈的积年老官僚,在他的面前也无所遁形。

    “诸位哥哥,各位小娘子,你们今日个的馄饨儿钱,在下全都包了。只是在下有个小小的要求,贱内喜欢吃小个头的馄饨儿,可否容在下亲自动手包来一试”李中易那可是名不虚传的“铜臭子”,对于人性和生意经的把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李中易清晰的记得,某家新开张的超市,为了聚集人气,便在居民小区里广泛的张贴广告。

    广告的内容归根到底,就一句话:从早上七点开门开始,超市里的鸡蛋一毛钱一个,先到先得,卖完为止。

    然而,让超市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早上五点之后,超市门口就排起了长龙,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大叔和大婶们。

    因为超市准备不足,用于促销的鸡蛋,眨个眼的的工夫,便被一抢而空。这时候,没占到便宜,又排了很长时间队的大叔和大婶子们不乐意了,最终连警方都惊动了。

    世人皆爱占便宜,由此可见一斑

    所以,李中易慷慨大方的宣布买单之后,现场的哥哥们和小娘子们,个个喜笑颜开,纷纷叫好。

    然而,李中易的想法很美妙,当他探往怀里一摸,咳,真的是尴尬了,他出门从来不带钱的,怀中居然连一个大子都木有。

    “怎么着,说了大话,就想溜不成”

    有人眼尖,看出李中易脸色的变化,又见他东张西望的探头探脑,看样子是想闪人,便挺身而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中易用眼神及时的阻止了差点出手扁人的楚雄,他笑眯眯的从一身便装的楚雄手里,接过了沉甸甸的钱袋子,高高的举过头顶,甚至故意用力的摇晃了好几下。

    “哗啦哗啦”大把大把的铜钱,彼此剧烈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格外的动听。

    正是,钱的声音,非常及时的平息了即将被引爆的“众怒”,让李中易免遭众人的拳脚。

    “咣当。”李中易把钱串子搁到食摊的案板上,笑眯眯的问掌柜的,“这些钱,应该够了吧”

    “够了,够了,尽够了这位大官人,您尽管自便,小的全听您的吩咐。”

    韩湘兰从头看到尾,最终不由暗暗一叹,她的男人一点没有说错。钱,确实个王九蛋,但是,没钱万万不能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