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心头猛的一惊,他眯起两眼想了想,就问黄清:“是病死的?”

    黄清嘿嘿一笑,解释说:“上个月,陛下想听小曲,有人就暗示陛下,废才人李氏的歌喉不错,结果,陛下就想召见李氏,让刘充仪给劝住了。”

    “谁曾想,到了月末,那废才人李氏就因染上时役,突然病殁了。不仅如此,连那个提议的内侍,也被杖毙了。”黄清一番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的描述,让李中易轻而易举的就知道了内幕,一定是刘充仪下的毒手。

    唉,宫里的女人,其心狠手辣的程度,丝毫也不逊色于宫外争权夺利的男人们,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公,陛下从内帑赏下三万贯钱,老奴回头给您送家去?”黄清笑容可掬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心想,老子正缺钱,孟昶就帮着填补上亏空,好事一桩啊。

    “多谢了,老黄。”李中易客气地冲黄清拱了拱手,表达了谢意。

    见李中易一如既往的和他亲近,黄清心里非常快活,他小声说:“大家都知道您为人仗义,有几个老奴认识的朋友,一直很想拜望一下您老,不知……”

    李中易心里门儿清,太监的朋友,大多和钱财有关。

    他在孟昶的身边,也待了几个月的时间,看过一些有权有势的内侍和豪商们,利用宫里采买以及大建宫殿的机会,互相勾结,上下其手,掏空公帑的烂事。

    “呵呵,老黄啊,君子不挡人财路。”李中易虽然婉言拒绝了黄清的邀请,却也表明了态度,只要他们私下里把手续搞齐全了,他不会主动反对。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有的是合法捞大钱的办法,何必要做那些自坏名声的傻事呢?

    在宫里,不管是采买也好,大兴土木也罢,这其中的好处,绝对不可能被某一个内侍独吞,有方方面面的关系需要打点疏通。

    通俗一点来讲,李中易这个殿中少监,其地位相当于后世满清的内务府副总管。

    除了官职之外,李中易会炼仙丹,很讨陛下喜欢,又新立下赫赫军功,再加上和掌握兵权的夔王又是铁杆兄弟,这一切筹码压上去,分量重得吓死人。

    在黄清的眼里,李中易属于绝对需要打点的重点人物之一,至少不能让他反对大家的发财计划。

    如今,李中易正式表明了态度,黄清的心里越发高兴,他笑得快要合不拢嘴巴,脸上的褶皱,也格外的惊悚。

    和黄清分手之后,李中易乘孟仁毅留下的马车回家。

    到了家门口,李中易摆手拦住了想进去通报的李五,缓步踱进院内。

    据李五的禀报,李达和并不知道李中易提前回家,昨晚就去了老家成都县,要在李家的宗祠内拜祭祖宗,庆贺长子功成归来,光耀门楣。

    李中易刚刚靠近二门,就听见芍药那尖酸刻薄的骂声,“你这贱蹄子,整日里尽想着偷懒,还不赶紧的把耳朵送过来,看我掐不死你个小贱人。”

    “是瓶儿姐姐吩咐过我,做完了事,可以歇会的。”这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稚嫩声音。

    看守二门的粗使嬷嬷,原本竖起耳朵看热闹,忽然发现了李中易,被唬得脸色一片惨白。

    李中易含笑摆了摆手,示意那粗使嬤嬤退到一旁,不许说话。

    “哟,你个贱蹄子,眼里只有瓶儿那个小……我的话,你是半句也不听啊。”

    李中易暗暗好笑,芍药说的小字后面,多半是“贱人”二字。只不过,芍药估计是怕了瓶儿,没敢把话挑明罢了。

    “夫人交代过,内院的婢女嬷嬷们,都要听瓶儿姐姐的吩咐。你和我不是一样的婢女么,凭什么老是欺负人?”

    由于李中易所处的角度关系,他看得很清楚,这个敢于顶嘴的小丫头,大约十二三岁的年纪,她挤眉弄眼的吐了吐红舌,那搞怪的模样,倒也娇俏可爱。

    “你个小贱蹄子,居然敢顶嘴,看我不撕了你皮。”芍药显然无法容忍小丫头公然挑战她的权威,顺手抄起一把扫帚,撵过去要打人。

    那小丫头掉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嘲讽芍药,“你自己整日里到处说,你是主人的通房大丫头,可是,夫人她老人家可是从来没吩咐过呀。你呀,就别成天的白日做梦了,老想着攀高枝,穿绫罗绸缎,吃香的喝辣的,满身的珠光宝器,我呸,凭你也配?”

    “你……你,你,你个死贱蹄子,气死我了,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芍药气急败坏的想撵上那个小丫头。

    可是,那小丫头别看人小,脚下却十分麻溜,往往是直跑一段路,突然来个急转弯,眨眼间就甩掉了即将追到身后的芍药。

    经历过血腥而又残酷的战争考验后,李中易刚回到家,就看到这一幕精彩的后宅活剧,心情立时一片大好。

    李中易双手背在身后,欣赏着后院内的宅戏,兴致盎然。

    每当,气喘吁吁的芍药,快要追上那小丫头的时候,那小丫头总会及时的突然转向,害得芍药好几次都差点跌到地上。

    只是,这接下来的剧情,会往哪个方向走呢,李中易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感。

    “呼……死丫头……呼……贱蹄子,呼,我……我今天一定要撕烂你的嘴……剥了你的皮……”芍药确实被气得狠了,明明气喘如牛,却始终不肯放弃追逐。

    “我说芍药,平日里,你老是一副娇慵无力的狐媚样儿,主人没在家里,这是装给谁看呢?啧啧,还真看你不出啊,居然跑得比骏马还要快呢。嘻嘻,做正事的时候,你尽想着偷懒,追人的力气倒是不小哦。”

    李中易侧脸一看,说风凉话的这位,敢情是被安排在薛姨娘身边的喜儿。

    嗯,几个月没见,喜儿这小妮子,倒是越来越标致了。

    李中易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他心说,以前还真看没看出来呢。

    这喜儿,骂人不吐半个脏字,却处处戳到了芍药的痛处,令她异常不爽,却又有苦难言,比先前那个小丫头的水平,明显高出一大截。

    高,实在是高家庄的高啊!

    李中易在外面和男人们,勾心斗角惯了,回家来欣赏一下后宅的好戏,嘿嘿,生活才会多姿多彩啊。

    “你们是不是都太闲了,没事儿做?”这时,从廊檐下,传来一声清斥。

    李中易侧身看去,嗯,瓶儿来了。

    咦,才几个月没见,这妮子的身段,仿佛春雨滋润过的花骨朵嫩芽,稍不留神,就要抽条出彩。

    瓶儿的那袭淡蓝色衣裙,竟然完全束缚不住坚挺的玉峰,就在李中易的眼皮子底下,划出近于完美的u形曲线,令人神摇。

    “瓶儿姐姐,芍药刚才又偷懒了,啥事都指派给我做,还想打我?”

    令李中易大感意外的是,起初惹怒了芍药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最先跑去抱着瓶儿的胳膊,一边撒娇,一边告刁状。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家里,居然藏着这么精明伶俐的宅斗人才咧?

    李中易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如果不是突然回家,这些小妮子们,只怕是一个个都装得比小兔子还要乖巧吧?

    “你个小惹祸精,成天就会做怪生非,去,把家里所有的净桶都刷一遍。”瓶儿含笑戳了一下小丫头的额头,面上不动声色,罚得却够狠。

    “瓶儿姐姐……”小丫头还想撒娇耍赖,瓶儿俏眼一瞪,“又想跪柴房了,是吧?”

    “哎呀,我这就去刷净桶。”小丫头撒开两腿,飞也似的逃了。

    “瓶儿,妞儿这丫头是该好好的管管了。”喜儿抬起玉藕般的嫩臂,捋了捋乌黑的发髻,轻声一笑,娇艳的俏模样,格外的诱人。

    “喜儿,你是夫人房里的丫头,见她们闹得如此不成体统,怎么也不管一管?万一,让阿郎回来看见,又要说夫人治家不严。”瓶儿露出妩媚的笑容,拉着喜儿的手,仿佛亲姐妹拉家常一般。

    喜儿的笑意凝固在了脸上,刹那间,她眼珠儿一转,忽然轻声叹道:“阿郎今儿个出门祭祖去了,估计得明儿个才能回来。不过啊,我可听说了,咱们的爷,这几日就要回来了,有人啊,恐怕是等不及了吧?嘻嘻……”

    李中易听了这话,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喜儿这话就很有点意思了,他满是期待的想看瓶儿怎么回答。

    瓶儿的心里一直藏着李中易,他也很欣赏她的忠诚和聪慧,就算现在还无法给个妾室的名分,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做男人的,没人不喜欢自家女人成天惦记着,思念着,依赖着,那种感觉确实很令人舒服。

    到现在为止,瓶儿还没有和李中易圆房,连个通房大丫头的身份都不是。

    这喜儿又是薛夫人房里的贴身大丫头,瓶儿名不正言不顺,确实不怎么方便管喜儿。

    对这喜儿,轻也不得,重更不能,瓶儿也一直很头疼。更麻烦的是,喜儿总喜欢趁薛夫人午休的时候,溜出来挑是拨非,点着了火后,就躲到一旁看热闹,比猴儿还要精!

    瓶儿淡淡的一笑,说:“唉,我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丫头,代管着家务,忙里忙外的,哪有闲工夫胡思乱想呀?有些人倒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想让谁看见呢?不会是二郎吧?”

    “你……”喜儿气得脸色发白,很想冲上去撕烂瓶儿的嘴。

    可是,喜儿却知道,她确实惹不起瓶儿。

    家里原来的主母曹氏被李中易撵回万州后,薛夫人虽然没有夫人之名,却有主持李家中馈之实。

    瓶儿以前就是薛夫人的贴身婢女,薛夫人因为特殊的落难际遇,也超乎寻常的信任瓶儿。

    这后宅的大小事务,甚至连体己钱,薛夫人都一股脑的交给了瓶儿代管。

    “哎哟,我差点误了大事,夫人这个时候该醒了,瓶儿,下次再聊啊。”喜儿轻而易举的好了个绝佳的理由,轻飘飘的脚底抹油,闪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黄清是个超级人精,没想到他送来的喜儿同样精明得吓人,也许,老黄花了不少的工夫来训练这个喜儿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