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候派出去半个多时辰后,平安的信号,被接二连三的传了回来。

    郭怀当即下令,前军的一个指挥马上出发进山,原本垫后的第五指挥,被他安排到了中军之前,第四指挥的乡军垫后,负责监视换上扁担的挑夫和推着独轮车的车夫。

    “全体都有,弓上弦,弩上弦,打开箭匣,出发!”郭怀骑在马上,冲着列队完毕的乡军士兵们,大声下令。

    李中易在一旁暗暗点头,郭怀越来越成熟了。在历史原本无名的郭怀,如果按照这种趋势继续锤炼下去,将来倒很有可能成为一代名将。

    乡军们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山区,李中易担心骑在马上目标太大,索性下马和士兵们一起步行。

    进山十余里地后,乡军的大部队,距离高梁寨越来越近。

    这时,有一个人正趴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仔细地观察着乡军们的一举一动。

    “赵帅,弟兄们都埋伏好了,等这些乡民进了包围圈,咱们就放火射箭,杀他娘的。”一个长满络腮大胡子的军官,在赵匡胤的耳边,小声嘀咕着。

    “怎么杀?”赵匡胤收回视线,叹了口气说,“这帮乡兵的主帅,非常之谨慎。他们的斥候兵,都散得很远,只要杀一个,就很会惊动其他的人。”

    “区区破衣烂衫的乡兵,岂是我大周精锐禁军的对手,咱们少说可以一顶十吧。”络腮大胡子的军官显得异常骄横。

    “你呀,怎么说你好呢?你难道没看见,这最前边的几十个斥候,竟是出奇的难缠?”赵匡胤不满地撇了撇嘴,“这一路之上,大约每隔了一箭之地,就会有两名骑兵缀在后头。如果仅仅是这些骑兵倒也罢了,问题是,四周的山林里,都散布着三人一组的乡兵斥候。”

    “就算是咱们神射手很多的虎捷军在这里,也不敢保证一个不漏的都杀了?”赵匡胤眯起两眼,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娘的,张永德嫉妒您立下大功,并且威名日盛,他这是成心想整咱们。”络腮大胡子军官愤愤不平的大发牢骚。

    “大方,慎言。”赵匡胤机警地看了看四周,见四处除了可信的几个牙兵之外,并无外人,他这才稍稍安了心。

    虽然,结义兄弟王政忠,王大方,是个大嘴巴,可是他说的却是实情。

    从开封出兵的时候,张永德和赵匡胤各领一军,约好了分击秦州和凤州。

    可是,等赵匡胤一天之内拿下秦州之后,后方突然风云变幻,张永德紧急指派了他的小舅子李远前来接管秦州城。

    按照张永德军令,李远截留了赵匡胤的嫡系部队,精锐的一万多虎捷军。

    赵匡胤只得带了分属四名将领,临时拼凑起来的八千多禁军出城,去进攻成州。

    赵匡胤此次出战的目标,始终都锁定在蜀军后方的河池城。只有立下不世奇功,他才更有机会获得陛下的青睐,爬上更高的权位。

    于是,赵匡胤干脆绕过已成惊弓之鸟的成州城,昼夜兼程,奔袭河池城。

    当他带兵赶到高梁寨附近的时候,发现寨子里驻扎着大约八百多名蜀军。

    高梁寨里的蜀军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寨子所处的地形实在太过险要,寨前的小路仅容五名士兵并肩通过。

    如以十倍之兵,硬攻高梁寨,赵匡胤有把握可以拿下。但是,这么一来,他欲图偷袭蜀军后勤大营——河池的计划,肯定要破产。

    赵匡胤绝不允许,他辛辛苦苦的精心谋划,功亏一篑。

    所以,赵匡胤经过仔细的盘算之后,带着一千兵马,花了三天的时间,在没有惊动蜀军的情况下,绕过了高梁寨,

    赵匡胤亲自带人攀登险峰,从后寨摸上山,成功偷袭了没有丝毫提防的高梁寨蜀军。

    由于地形太过险恶的问题,蜀军措不及防之下,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审问过大量俘虏之后,赵匡胤命人按照花名册,一一清点了蜀军的俘虏,以及战死的人数。

    赵匡胤说得很清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最终,战斗力异常低下的蜀军,只死了三十几个人,活着的都被俘虏了,居然一个都没跑掉。

    赵匡胤得知消息后,大感兴奋,偷袭河池县城,大有希望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警戒的哨探突然来报,说是从河池方向来了大约三千左右蜀国的乡兵,已经进山十余里地。

    “天不助我啊!”赵匡胤连连扼腕叹息,他心里清楚,一定是河池的蜀军守将,在得知秦州丢了的消息之后,提高了警惕心,派兵来增援高梁寨。

    事不宜迟,赵匡胤只留下一千兵马看守高梁寨,然后亲自带着大约七千兵马,在山间选了一个葫芦形的地段,设下了全歼蜀国援军的致命陷阱。

    “哼,这么点土鸡瓦狗一般的乡民,根本就不够咱们塞牙齿缝的。”王政忠嘴里叼了一根马尾巴草,含糊不清地发表着他的高论。

    “你呀,还是仔细地看看敌情吧?”赵匡胤拿王政忠这个结义的兄弟,也没啥好办法。

    王政忠是个优缺点都很明显的勇将。这家伙冲锋陷阵,一往直前,确实非常勇猛,只可惜,却是个不太喜欢动脑筋耍阴谋的将领,

    “你仔细看看这边,喏,就是那里,发现了什么没有?”赵匡胤抬手指着山顶的方向,招呼着王政忠看过去。

    王政忠看了半晌,没看出啥名堂来,就嘟囔着说:“不就是几个带了弓弩的乡民嘛?”

    “唉,你呀。这么说吧,以我的作战经验,一般军队的前部斥候,大多是沿着山道两旁不远处保持戒备。可是,这些乡兵的斥候,却偏偏沿着山顶一线搜索前进。只要让他们靠近了,咱们布置在山道两侧的伏兵,就绝对会被他们发现。”赵匡胤也是恨铁不成钢,真心很无奈。

    “这样啊,那怎么办?”王政忠毕竟是打老仗的宿将,赵匡胤把话一挑明,他也意识到了其中的严重性。

    战前布置任务的时候,赵匡胤一再强调,伏兵不要轻易出击,就守在山路两侧,放乱箭、丢石块、放火扔柴草枯枝。

    等乡兵的主将精神崩溃之后,再予以招降,务必要全歼了这股非正规的蜀国乡兵。

    布置妥当之后,赵匡胤信心还是很足的,他带领的虽然不是一手训练出来的虎捷军精锐,却也是久经战阵的老战兵。

    以双倍多的老战兵,只要牢牢地包围了这些蜀国的乡兵,不盲目出击,全歼的可能还是蛮大的。

    另外,赵匡胤已经派出大批斥候,对附近的山区,进行了清山的工作。斥候所发现的任何人,都必须抓住或是杀了,不得放走一人。

    没办法,这就是残酷战争。赵匡胤目前还不是需要装仁义做秀的宋太祖,仍然处于需要拼命往上爬的阶段,以蜀国草民的鲜血换取奇功一件,也是理性的选择。

    “滴……”山间的峡谷之中,突然回荡起尖利刺耳的清脆响声,很象笛子,却又类似箫声,总之非常怪异。

    赵匡胤霍地抬起身子,目光炯炯地盯着山道之上,他隐约意识到,这种怪异的声响,应该和蜀国的乡兵有关系。

    战前,他已经下达了严令,胆敢发出声响者,杀无赦。

    山道上,听见警哨声响起的一名蜀军骑兵,毫不迟疑地拨转马头,狠狠地挥鞭抽打着马屁股。

    那匹原本没有多少冲刺力的大理马,就在赵匡胤的眼皮子底下,象疯了似的,一溜烟的窜出去老远。

    由于是盘山的山路,居高临下的赵匡胤这次看清楚了,敢情,那个骑马的蜀军斥候,低低的伏在马背上。他的嘴里含着一只很奇怪的东西,一边狂奔,一边吹那玩意,搅得整个山谷都回荡着惊人的声响。

    眨个眼的工夫,群山之间,处处都响起了尖利的竹哨声。

    站得高,就是看得远,赵匡胤惊讶的发现,原本在山路上行军的蜀军前锋,听见竹哨声后,并没有马上掉头就跑。

    这些蜀军的前锋兵,在军官的命令之下,迅速列队,摆开防御的架势。

    赵匡胤看得很清楚,蜀军的队列异常之严整,布阵也很有章法。

    蜀军的刀盾兵被摆在了队伍的最前列,每个刀盾兵的身边,都站了一名紧握长枪的士兵。

    这些蜀军,一个个刀出鞘,盾在前,枪尖斜指,穿过盾间。他们身后的弓手,已是箭搭在弦上,暂时没有拉弓。

    摆在队列最后的弩手们,也已经举起上了箭的弩机,斜向瞄着前方的山道。

    赵匡胤不由眯起双眼,蜀军的表现,简直太出彩了,以至于,他心里感到异常震撼。

    刚才,赵匡胤看得很仔细,短短的几个呼吸之内,蜀军的前锋营居然已经做好了必要的防御作战准备。

    要知道,就算是赵匡胤一直率领的虎捷军,要列出同样的作战队形,至少也需要一刻钟啊!

    蜀军列出的阵形,活象是一群刺猥抱成了一团,借助于特殊地形的掩护,几乎无懈可击。

    如果是在平原之上,赵匡胤完全可以指挥大军,将这些蜀军团团包围起来,有的是手段整治这些家伙。

    但是,赵匡胤现在确实也没有好办法突破蜀军的防线,只能看着干瞪眼。

    如果是契丹人的铁骑,遇上这样一支军队,会如何应对?

    赵匡胤经过盘算,他觉得,即使是契丹人的骑兵,和这些蜀军在平原相遇,也很可能不敢硬闯如此严密的步军阵列。

    赵匡胤和契丹人交过手,他认为,契丹人多半还是会采取对付周军精锐禁军的方法,先用狼群战术先进行袭扰,不让你吃饭喝水,并随时处于紧张的状态之中。

    契丹人惯用的手法就是,先断掉粮道,等对手被拖疲拖垮之后,再发动波浪式的集团冲锋,吞噬掉到嘴的猎物。

    现在,即使赵匡胤有几千骑兵,因为山路太过狭窄,骑兵集团冲锋的巨大冲击力,根本发挥不出来。

    也就是说,面对严阵以待的蜀军前锋,冲上去多少骑兵,就得死掉多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