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拉推荐票了,求兄弟们赏几张吧,谢谢了!)

    赵老太公见李达和不似做伪,又发觉李中易一脸震惊的样子,心下立时了然,定有此事。

    既然已经定了亲事,赵老太公也许是不想惹来李中易的不满,就略过不提,而是直接向李达和提议说:“达和老弟,不知老夫可有资格替珍哥儿取字否?”

    李达和根本就没看李中易,站起身子,深深地作揖,欢喜地说:“老太公如此提携犬子,实在感激不尽,请受在下一拜。”

    “呵呵,达和老弟,我这条老命都是你救回来的,又何必如此客套呢?”赵老太公笑容满面地扶起李达和,紧紧地拉着他的手,坐到自己的身旁。

    唉,有这种极品老爹,还真是没辙啊!

    眼见着木已成舟,生米被煮成了熟饭,李中易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毫无办法去阻止!

    赵老太公命人磨墨,沉思良久,眼前忽然一亮,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大字:无咎。

    李达和虽然没有功名在身,却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他略微一想,马上念道:“《易经》有云: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李中易也读过《易经》,他知道,无咎,既有无悔的含义,也有一生平安,没有灾祸的美好祝愿。

    这下子,李中易以后又可称为李无咎。因李家祖籍在成都县,将来李中易飞黄腾达之后,还可被称为李成都。

    类似的例子有:李合肥,翁常熟,林侯官

    “达和老弟,不如选个黄道吉日,替无咎把加冠礼给办了?”赵老太公步步紧逼,丝毫也不放松。

    李达和光顾着高兴了,也没想过要问下李中易的意见,当即点头应承下来。

    见李达合如此的配合,赵老太公心情越发的舒畅,他心想,和李中易那个“妖孽”比起来,李达和的确是个老实人。

    老实人好啊,只要把这个老实人笼络好了,就不愁小“妖孽”逃出手心去。

    按照老传统,赵老太公就是帮李中易加冠取表字的“大宾”,终李中易一生,都必须以师长之礼相待。

    李家和赵家有了这么一段渊源,关系自然比刚才近得多,言谈之间少了几分客套,多了几分亲近。

    赵老太公命人唤来家中的孙辈,逐一介绍给了李中易父子。据李中易的暗中观察,赵老太公的长孙李崇祚,文才确实不错,只可惜不太懂人情世故。

    满堂的宾客俱在,李崇祚居然不顾场合,要拉着李中易出去赏花作词。

    次孙李崇韬,一张嘴就是经典战役,口沫横飞地说,赵括太笨了,如果是他带领赵军的话,就一定要猛打猛冲,迅速击败当面的秦军,然后大破白起,生擒始皇。

    李中易是个典型的现代人,对于古代战争的形态,几乎是一窍不通。不过,他却知道,包括赵崇韬在内的赵家军,输给了张业的张家军,败逃出了成都。

    一个文痴,一个武吹,李中易和他们完全聊不到一块去,始终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好在很快开了家宴,赵老太公当仁不让地坐到了首席,李达和居然被安排在了次席。

    以至于,从没有受过如此高规格礼遇的老李同志,乐得找不着北。

    开席的时候,美味佳肴,一碟接一碟地往上端。整个饭厅里奴婢满堂,人来人往,李中易却连脚步声都听不见,可想而知,赵家的规矩有多严?

    在这个时代,贵为成都侯的孟仁毅,在吃的方面,花样都很贫瘠,除了蒸煮炸炙之外,完全没有炒菜的踪影。

    所以,赵家所谓丰盛的家宴,对于吃惯了炒菜的李中易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查过一顿略显沉闷的晚餐后,众人聚集到花厅里,喝茶闲聊。

    李崇祚和李崇韬,显然不耐烦这种令人感到拘束的无聊应酬,两兄弟先后找由头,趁机溜之大吉。

    赵老太公看着两个亲孙子的背影,不由暗暗摇头,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他这一对宝贝孙儿,却是一个痴一个狂,眼看着没啥出息了。

    闵子豪的视线不经意的和赵老太公碰在一起,他发觉,老太公满眼满眼的无奈和黯然。

    虎祖犬孙,闵子豪的脑子里,马上浮现出这四个字。想当年,赵老太公只带了几十个老弱之兵,就击败了来偷袭的荆南近千精兵,那个声威何其显赫?

    只可惜,为赵家挣来偌大地盘的赵老太公,渐渐的老了,大郎君赵廷隐固然很勇猛,智略却颇有不足,勉强做个守成之主罢了。

    眼看着家道即将败落,赵老太公原本乌黑的头发,几年间就全白了,还不都是忧心家业闹的心病?

    就在赵家坐困愁城之际,李中易这小子横空出世,一连串令人匪夷所思的超凡表现,令人极为震撼。

    仅仅是有智慧倒也罢了,李中易这小子还很会做人,更有令人惊叹的好运气,短短的数日之间,不仅和黄清成为兄弟,更结识了深受陛下信任的成都侯孟仁毅。

    昨晚,据禁军中的线报,陛下偷偷地去了成都侯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李中易居然也被召进了侯府,直到天光大亮了,才离开。

    这一切,全都联系到一块进行分析,任何有些见识的人,都会意识到,李中易身份虽低,其重要性却绝对不容低估。

    陛下虽然忌惮张业,但是,对手握兵权的赵家,同样很不放心。

    换句话说,要想获得陛下的支持,最佳的路径是通过成都侯。

    以前,赵老太公想尽了办法,都一直无法勾搭上,滑不溜手的成都侯孟仁毅。

    如今,有了李中易这个绝佳的中间纽带,赵老太公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呢?

    趁着李达和内急的机会,赵老太公笑眯眯地对李中易说:“老夫已经派人,八百里加急赶往万州,想必不日就可拿到曹家族长的书信。”

    李中易略微一想,不由暗暗叹息,赵老太公明显是抓住了他目前最大的难题做文章,逼着他欠下赵家的人情。

    显然,赵老太公已经知道了曹氏回家大闹的事。那么,以赵老太公尊崇的身份,亲自写信去万州的曹家,想必曹家当家人们,肯定会好好地想一想拒绝的严重后果。

    这么一来,就等于是,帮着李中易解决掉令人头疼的家务事。

    人情大于债,欠啥子,都不能欠别人的人情啊!

    李中易完全猜得到,赵老太公想让他去做什么事,而且他也可以很容易地做到。

    但是,李中易并不想如此轻易的就让赵老太公得偿心愿。

    张业不仅仅是赵家的死敌,而且,是手下有数万精锐丘八的实力派。

    问题不在乎张业该不该垮台,而是,张业垮了后,赵家明显会势力大涨。

    皇权和相权的矛盾,自古就很尖锐。一旦夹杂着对于军权的掌控,就更加复杂和血腥。

    李中易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李家冒着灭族的危险,站到赵家这一边后,究竟值不值得?

    这确实是个要命的大问题!

    “多谢老太公伸手相助,无咎感激不尽。”李中易只是表达了感谢之意,却并没有说出赵老太公最想听的话。

    赵老太公显然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他丝毫不以为意地摆着手说:“区区书信罢了,何足道哉?”

    因为曾经狠狠地交过手,李中易对赵老太公的禀性,有着异于常人的深刻了解。

    这是一只很有耐心,也很有手腕的老狐狸,不能轻视。

    赵老太公主动抛出橄榄枝,没有得到李中易的积极响应,他也没有再提相关的事情,只是谈一些以往的老皇历,以及军中的一些见闻。

    李中易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确实存有很大的好奇心。

    自从晚唐以来,先是军阀割据,彼此混战。接着,各路壮大的军阀,又纷纷自立为王,或是皇帝。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

    根据权威历史学家的研究,在历史上,每逢改朝换代,天下大乱的混战年月,中国的人口就会以惊人的幅度锐减。

    就以著名的三国时期为例,东汉恒帝永寿二年全国户数是1607万多户,其人口是5006万多口。到三国末年,魏蜀吴三国,合计只有户数149万多户,总人口只剩下560万零200多口,活下来的仅有十分之一。

    “大军扎营,首重水源。如果取水艰难,且敌强我弱,则难以坚守。反过来说,如果在河边扎营,则须慎防水攻……”赵老太公也是个妙人,既然李中易爱听,他也愿意讲一些老段子,教他怎么打仗。

    听赵老太公说得有声有色,李中易忽然想到了一部老电影里的经典台词:打牌,你不行;打仗,我不行。长江防线能否守得住,各位仁兄,拜托啦。

    现场的气氛很好,夜已深,宾主尽快而散。

    离开赵府后,李达和叹息着劝李中易:“大郎,你母亲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就别和她一般见识。”

    李中易反问李达和:“阿爷,那曹猛为何欺到我家?”

    李达和一时间没了话说,显然,如果不是曹氏去哭诉,曹猛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带人打进李家呢?

    “阿爷,我暂时不回去了。尚药局内轮值,出不得半点差错。”李中易摆出的理由,光明正大,李达和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黯然登车离去。

    李中易回去后,略微洗漱了一番,倒头就睡。

    按照杨明光的介绍,只要不是休沐日,每天的五更二点,五品以上的大员必须参加常朝。

    依朝廷的制度,医官并不需要全体都在这个时候到岗,但是,他们尚药局在宫中值夜班的医官,却是在这个时候下值。

    那么,被安排接岗轮值的医官,就必须和上朝的大员一样,提前进宫接同链的岗。

    不巧的是,李中易因为资历最浅,按照规矩要在五更前,进宫接替值夜的同僚。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