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李达和脸色立时一黯,随即又有些振奋的说,“赵家来的是大管家赵无忧,话说得很客气,请我们父子俩务必今晚去赴宴,为父碍于以往赠宅的情面,只得答应了下来。”

    李中易笑道:“孩儿准备了一些礼物,就在后边的车上。”

    李达和正为送礼的问题犯愁,李中易竟然如此细心的准备好了,他不由心里一暖,点着头说:“还是你体谅为父的难处啊。”

    家里都被抄空了,即使奴仆们被还了回来,但是浮财全没了,拿什么送礼?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李达和只得坐困愁城。不过,他也知道,李中易如今倒是成了大财主。

    曹家的财产全成了李中易的囊中物,李达和只要一想这事,既好笑又觉心酸。

    好好的亲戚不做,偏要上门来欺负人,结果遭了报应,实在是令人叹息呐!

    李达和也知道李中易心里有气,但是,曹猛带人打上门这事,确实非常理亏。

    而且,李达和也猜想得到,很可能是曹氏背地里唆使曹猛这么干的。只是,这个念头刚一浮起,李达和就不敢继续往下想。

    家门不幸呐!

    看看天色差不多了,李达和与李中易一起出门,准备登车上路。

    李达和走到马车边上,不经意的一瞥,不由大吃一惊,脱口问道:“这是御用的马车?”

    李中易点头回答说:“因为孩儿侥幸开的药方,碰巧对上了贵妃娘娘的病症,是陛下特赐的马车。”

    李达和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李中易,他心里已是波澜起伏,浪潮翻滚。

    看样子,李家的未来,倒要靠面前这个大郎来撑门户了。

    李达和没再说什么,率先登车,李中易见老爹的脸色还算正常,也就没多想,跟着上了马车。

    在赵府后门前,因李达和尚未复职,仆人上前递了李中易的名刺。

    一直守在门口的赵二接过名刺一看,心说,正主儿来了,他一边吩咐人开大门迎接,一边派人赶紧去禀告老太公。

    “小的赵二,见过达和公,见过易郎君。”赵二显得十分客气,快步上前,恭恭敬敬地施礼。

    达和公?李达和心尖儿猛地一颤,好家伙,他以前啥时候享受过这么高的待遇?

    而且,赵二是谁?别人不清楚,李达和却是心如明镜,这赵二可是赵府的二总管,赵老太公身边非常得用的心腹。

    赵家给的面子,着实不小,李达和心里很舒服。

    李中易却不在乎这些虚头巴脑的面子功夫,他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赵老太公为啥要请他们父子来作客?

    客套已毕,赵二居然请李家父子重新上马车,直接驶入赵府。

    李达和又是一惊,赵家可是权势显赫的宰相之家,这门前,文武百官都得下马,就算是三品以上的大员来访,都得走着进去。

    有李达和在场,李中易索性一言不发,由着老爹去应付。

    最终,赵二拗不过倔强的李达和,只得引领着李家父子,一起步行进府。

    已经望见二门,赵二赫然看见,自家的老主人正抚须含笑立于门口,他不禁暗暗吸了口凉气。

    赵二心想,自家的老主人就算是迎接朝中的重臣,也不过如此,看来,老太公可不是一般的重视他身旁的这父子俩。

    “见过老太公。”李达和见赵老太公居然如此礼遇,心里一激动,居然就把李中易落在了后边,独自上前行礼。

    赵老太公看了眼在后边不紧不慢走过来的李中易,心想,任你小子奸诈似鬼,这一次,倒要看看你能否逃得出老夫的手掌心?

    “达和老弟,老夫冒昧问一句,不知中易可有小名?”赵老太公一边伸手扶起李达和,一边亲热地询问。

    李达和的心情一直很不平静,他也没多想,就解释说:“不瞒老太公,因是中年得此长子,就一直唤他珍哥儿。”

    等李中易上来见礼的时候,赵老太公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笑眯眯地说:“珍哥儿,老夫盼你多时了。”

    李中易头皮一阵发麻,这只老狐狸,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见赵老太公对李中易如此的看重,李达和这个做父亲的,不可能不高兴,他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抑制不住的喜气。

    寒暄已毕,赵老太公就撂下了李中易,亲热地陪着李达和边闲侃,边往内书房走去。

    闵子豪抽空走到李中易的身旁,拱手作了自我介绍,“鄙人姓闵,名子豪,字宽夫。”

    李中易一看闵子豪说话的架式就知道,这一定是赵老太公身边的心腹幕僚,赶紧拱手还礼。

    “我听说中易老弟你最近发了笔不小的财?”闵子豪若有所指地问李中易。

    李中易明知道闵子豪另有所指,自然不可能上当,他叹了口气,说:“最近家门不幸,颇领人头疼。”

    闵子豪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眼眸转了转,陪着李中易叹了口气,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呐。”

    嗯,这话就有点意思了,李中易心想,李家是和曹家扯不清楚,这家务事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呢?

    赵家则是和权臣张业矛盾尖锐,两方都是手握重兵,麾下拿枪的精锐丘八,各有数万。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个浑水太深了,还是不淌为妙。

    见李中易没吱声,闵子豪眼珠子一转,又说:“府上最近抓了好几个内奸,其中一个居然是我家相公的亲随。别的倒没啥,就怕有些消息,瞒不住了啊。”

    李中易心里明白,闵子豪的意思是说,赵家的核心圈内出现了内奸,很可能将他提交奸细名单的事,泄露给张业。

    那么,以张业的性格,在震怒之下,不凶残的报复李中易,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算是赤果果的要挟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宽夫兄,换作是你的话,会相信是我这么个小不点坏了大事么?”

    不等闵子豪反驳,李中易加重语气,说:“在下不才,略通炼丹之道,陛下好象从来没有杀过丹士吧?”

    李中易一语中的,闵子豪一时气竭,眨巴着两眼,急谋对策。

    见闵子豪无话可说,李中易微微一笑,他当初大着胆子提出帮孟昶炼丹,目的就是想给自己和整个李家留下一条生路。

    江湖实力论!

    正因为赵家有着不小的军权,对张业独霸朝政,有着很大的威胁,张业这才视赵家为眼中钉,肉中刺。

    就算是赵家把李中易推出去交给张业,难道说,张业就从此把赵廷隐当作朋友了?

    这怎么可能呢?

    李中易手下没有一兵半卒,不可能对张业的权势形成任何威胁,这个才是关键。

    另外,李中易忽悠着孟昶炼丹,就是想让张业有所顾忌,不敢对他下狠手。

    再加上,李中易巧合的和成都侯孟仁毅成了一见投缘的“损友”,有孟仁毅帮着周全,孟昶又需要炼丹,李中易的处境其实相对安全。

    闵子豪能够当上赵老太公的首席幕僚,自有其过人之处,李中易略微一点拨,他就知道,李中易早就留下了后路。

    厉害啊!

    闵子豪一边暗自感叹,一边心想,难怪老太公一心想把这小子收入囊中,果然没有看走眼。

    步入书房就座的时候,赵老太公看似无意地扫了眼闵子豪,见他抿紧嘴唇,笑得很假。

    赵老太公立时就明白,刚才和李中易的暗中过招,闵子豪没赢。

    “达和老弟,今天请你们父子请来,主要是我家新添了个幺孙,”赵老太公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等李达和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他的身上,这才又说,“达和老弟你乃是有名的御医,老夫的旧疾不就是你给治好的么?”

    赵老太公显然不想给李达和留下思考的余地,继续又说:“所以呢,老夫想拜托达和老弟你,帮我看看这个幺孙的根骨如何,能否养得大?”

    这个时代,限于医疗水平的落后,妇女生孩子因为难产,死亡率极高,往往是一尸两命的悲剧。

    而且,就算是婴儿顺利出生了,中途夭折的比例也非常高。生下五个孩子,能够顺利长大成人的,能有两个,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农业社会,养儿防老的观念深入人心,再加上婴儿的夭折率极高,所以不管是朱门大户,还是贫苦的农民,都把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当作是家族的头等大事来看待。

    赵老太公甩出这么一个大帽子,李达和很自然的就被套了进去,他诚恳地说:“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身子骨异常脆弱,容不得半点闪失。”

    李中易暗暗叹了口气,上辈子,有个坑爹的儿子,说他爸是李刚。如今,他却有个坑儿子的爹,居然还都是姓李的,倒霉催的!

    盏茶的工夫,赵老太公的幺孙被奶娘抱了出来,交到了李达和的手上。

    李达和按照骨相的原理,左看看右瞧瞧,上摸摸,下瞅瞅,别提多细致。

    赵老太公瞧见李中易闲在一旁,就笑着说:“珍哥儿,你也来瞅瞅你的幺弟?”

    好嘛,幺弟都出来了,李中易强压下心中的无奈,客气地说:“晚辈不懂儿科,看了也是白看。”

    赵老太公捻须微笑,你小子想装蒜,嘿嘿,门都没有,咱们走着瞧。

    末了,李达和给出他的结论,赵老太公的幺孙,身体很健壮。

    赵老太公笑呵呵地说:“这就好,这就好,老夫一直担心此孙养不大啊。”

    突然,赵老太公扭头问李达和:“珍哥儿还没有表字吧?可定亲否?”

    李中易意识到不妙,冲着李达和连使眼色,可是,有这种憨爹也实在没办法,李达和根本就没看李中易,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不瞒老太公,我是想等他年满二十,再请族内长辈替他取个表字。至于亲事,倒是有桩姻缘,只不过我那未来的亲家如今去了南唐做官。”

    什么?已经定过亲了?李中易立时瞪大了眼珠子,直勾勾地盯在李达和的身上,简直难以置信。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