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得贵赶紧招手叫来两个小宦官,嘱咐他们一定要清洗干净,不能有丝毫的泥土。

    打发了小宦官之后,秦得贵笑嘻嘻地说:“叔爷,您随小的这边来,看看小的给您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好,我倒要看看,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李中易含笑跟着秦得贵回营帐,他知道秦得贵特意想讨他的欢心,这种时候没必要扫人家的兴。

    不管秦得贵是出于什么目的,善意总是善意,李中易并不是秦得贵的直接上司,自然要给他几分面子。

    秦得贵撩起门帘,李中易迈步走进营帐,借着夕阳的余晖,李中易发觉,帐内正中的位置,摆了一整套精致异常的茶具。

    “叔爷,小的虽然不识字,却知道您是个大有学问的读书人,就大着胆子自作主张,替您张罗了一套茶器。”秦得贵话说得很谦虚,眉眼间却透出几分自得。

    虽然李中易对这个时代喝茶需要加很多料的搞法很不适应,但这并不影响他接受秦得贵的一番好意,他笑着说:“得贵,让你费心了。”

    秦得贵听见李中易唤他的小名,脸上的笑意越发抑制不住地绽开,他哈着腰说:“伺候好叔爷您,是小人应尽的本分,当不起您的夸奖。”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得贵,你做得很好,我很喜欢。回头啊,等黄公得闲了,你一定把他请过来喝茶。”

    这话里的意思,丰富之极,非常容易令人产生遐思。

    秦得贵笑得越发灿烂,哈低了腰,嘘寒问暖,惟恐服务不周到,不仔细。

    与人方便,才有可能与己方便。动动嘴,惠而不费的事情,李中易从来不介意多做。

    上辈子,在李中易的经历中,一些非常有才华的高人,因为人缘很差,终因众口烁金,倒在了更上层楼的前夜。

    性格决定命运!

    李中易记得很清楚,老院长即将退休之际,他的得票远远超过最大的竞争对手好几倍。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比那人的技术水准,就算是高明一些,也十分有限。

    最终,上级的点头,病人的满意,下面的良好人缘,这三者共同形成合力,把李中易推上了接班的位置。

    如果不是倒霉的遇上了车祸,李中易现在已经是享受副部级待遇的正厅级院长。

    不管是干部职工们的工资奖金,还出国培训,或是吃饭签单,都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所谓的当官要当副,不过是一些渴望当上一把手,却竞争失败的副职们,私下里说的酸话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让李中易没想到的是,秦得贵除了有一张巧嘴之外,煮茶的手艺,居然十分了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咋舌。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看样子,要想在宫里当个好太监,也不容易啊!

    泉水煮开之后,秦得贵抓起一把葱姜等物,李中易见势不妙,赶紧摆手说:“我不喜欢加这些东西,就喝清茶好了。”

    秦得贵有些惊讶,不过,他以为这只是李中易的怪癖,倒也没太在意。

    李中易喝了口没添加任何东西的峨眉雪芽,不由暗暗点头,这个时代纯天然没有污染的泉水,泡的茶就是甘甜可口。

    茶过数盏,小宦官进来通报:“秦爷,炙肉用的器具,都领齐了。”

    秦得贵问那小宦官:“都是银霜炭吧?如果是黑炭,那炙肉的味道可就差远了。”

    那小宦官笑嘻嘻地说:“托秦爷您老的福,发东西的小刘子一看到小的去了,马上给了上好的银霜炭。他还说,不够用的话,尽管去拿。”

    秦得贵得意地一笑,说:“小刘子那家伙倒有几分眼力介。”

    小宦官嘻嘻一笑,说:“小刘子以前老是短斤少两,克扣好东西。这一次,托秦爷的福气,小的也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嘎嘎,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秦得贵得意的有些忘形,李中易却只当没看见,埋头细细品茶。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很多祸事只为强出头!

    知之为不知,难得糊涂,这是李中易上辈子就深深懂得的至理名言。

    当李中易走出营帐时,从山上一直到山下,点上了无数堆篝火,连绵不绝,场面异常壮观。

    诱人的羊肉香,刺激性很强的孜然香,随着山间的微风,飘入鼻内,令人很有食欲。

    秦得贵发觉李中易有些好奇四处打量,就笑着解释说:“贵妃娘娘喜欢热闹,陛下以前喜欢清静,现在也喜欢上了热闹。”

    这话里隐藏的讯息异常丰富,李中易只是点点头,笑而不语。

    [注:逍遥侯书友抠裙已经建好,裙号:752○6776,欢迎兄弟们进来讨论剧情。]

    李中易坐到篝火堆前,他先前采摘的食茱萸,也已经按照要求,除了少数留种之外,其余的都磨成了粉末。

    说句丢脸的话,李家虽然是官宦人家,可是,李中易这个庶长子,却极少有机会吃上炙肉。

    李中易的印象里,炙肉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

    正因为如此,李中易颇有些好奇,这个时代的炙肉,究竟是怎么个做法?

    厨师正在篝火上忙碌着大家的晚膳,李中易经过仔细的观察,他发现炙肉其实就是将切得很薄的羊肉,串在竹签上烤。

    小宦官们围着篝火坐成一团,李中易因为秦得贵的特殊礼遇,他的面前,摆了一张小案几,几上是一副碗筷,还有几个白瓷碟子。

    碟子里,孜然、胡椒、花椒、青葱以及略微有些泛黄的盐粒,这些后世烧烤的佐料,大致齐备。

    不大的工夫,小宦官从厨师的手上接过肉碟,轻轻地摆到李中易面前的食案上。

    李中易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烤得酥黄的羊肉片,沾了一些佐料,扔进嘴里。

    经过仔细的品尝之后,李中易发觉,厨师的手艺虽然不错,但是,由于烧烤的时候,佐料并没有一起拌进去,味道始终差了好几口气。

    而且,对于李中易这种喜欢吃辣的人的来说,胡椒和花椒虽然辛香,辣劲可就差得远了。

    秦得贵发现,李中易只要夹起炙肉,必定去沾那种他叫不出名字的粉末。

    见李中易吃得香甜,秦得贵忍不住凑过去涎着脸说:“叔爷,这叫啥名?”视线在茱萸的碟内打了个转。

    李中易含笑介绍说:“这叫茱萸,你如果不怕辣的话,倒可以尝一尝。”

    秦得贵夹起一块烤好的羊肉,沾了茱萸塞进嘴里,还没嚼上两口,就辣得满面通红,赶紧吐了出来。

    李中易摇摇头,这还仅仅是相当于辣椒的茱萸,如果是后世贵州的朝天椒,秦得贵恐怕会成为中国第一个被辣死的太监吧?

    宫中御制的“女儿红”,被秦得贵说得很精贵,异常难得。实际上,喝惯了53度五星茅台的李中易,对于这种和孝感米酒差不多的低度酒,并不感冒。

    酒不行,烤肉也一般般,李中易的食欲大幅度下降。

    秦得贵发觉李中易放下了筷子,赶忙问道:“叔爷,炙肉不好吃?”

    李中易看了眼四周,发觉大家都在各自烤肉或是吃肉,没人关注他们这边,就招手把秦得贵叫到身旁。

    “你去把厨师找来,就说我有独门手艺,可以教给他。”李中易的话说得很婉转,秦得贵却知道,这位叔爷肯定没吃好。

    厨师诚惶诚恐地站到李中易的面前,心里异常忐忑。这位秦得贵的叔爷,虽然只是小小的司医,却是现任内给事兼掖庭令黄清的兄弟。

    黄清的护短和蔫坏,在宫里那是出了名的厉害。而且,得罪了黄清的严重后果,宫里的宫女、宦官和杂役们,几乎无人不知。

    李中易见厨师吓得脸色发白,就含笑安抚说:“不好怕。我是有点小事想找你帮忙。”

    “只要是小人办得到的,您尽管吩咐。”厨师发觉李中易的态度温和,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回到肚内。

    “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应该这么烤肉……”李中易把厨师叫到身旁,小声嘱咐了两遍,直到厨师领会了他的意图,这才作罢。

    等厨师离开后,李中易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暗暗一叹,如果不是在这万恶的等级森严的后蜀国,假如他不是官身,那么,他就有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捋起袖子,搞个自助式烧烤。

    只可惜,在这个君子远苞厨的年代,李中易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动手烤肉。只要这个消息传开去,他必定会遭到士大夫们的口诛笔伐,名声也会臭不可闻。

    为了以后的悠闲幸福生活,李中易即使忍出内伤,也还得忍住。

    在李中易的注视下,那厨师提起菜刀,将一大块羊脂肪,切得很薄,然后,找来一口烧水的大锅,架到篝火上。

    等大锅烧辣之后,厨师将羊脂肪一股脑的倒进锅里,开始炼油。

    李中易一边看,一边点头,不愧是宫中的御用厨师,刀功确实不错,领悟力也不差。

    厨师按照李中易的指点,找来几块长砖头,垒出现代烧烤炉的雏形,将银霜炭倒进去,引燃。

    接着,厨师将一根根已经切好的羊肉,串到竹签子上,架到白瓷的筷架之上。

    因为没有刷佐料的专用毛刷,那厨师急中生智,索性将一块白帕子裹在手上,就用手抹。

    李中易看了后,连连点头,孺子可教也!

    抹佐料,翻面,抹羊油,再翻面,再抹佐料,翻面……

    很快,按照李中易要求做出来的新式烤肉,摆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在厨师忐忑的目光之下,李中易拿起筷子,夹起一筷子“正宗”烤肉串,放进嘴里。

    烤肉刚入口,李中易就发觉,除了辣味和盐味略微差了一些之外,和现代的烤肉,没多大的差别。

    一口烤肉,一口“女儿红”米酒,李中易终于吃上了来到这后蜀国,最满意的一顿晚餐。

    [注:因铁杆老书友“上官深雪”今天生日,司空特加更一章,以表祝贺之意]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