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已深,李中易独自坐在书桌前,黄景胜和王大虎所送的大红礼单,就摊开在桌上。

    这份大礼实在是太重了。

    礼单上,排在第一行的就是一座三进的宅子,铜钱一千贯,挽马两匹,马车一辆,婢女八名,男仆十个,附赠马夫及车夫各两名。

    令李中易感到啼笑皆非的是,礼单的末尾,居然出现了歌姬一组。

    李中易摇头叹息了一阵,黄景胜这些年在大理狱里捞了多少黑钱,恐怕只有天知道啊!

    礼物既已经收下,断无退回给黄景胜之理,李中易也只能以后想办法补上更大更重的礼。

    “公子,该歇息了!”瓶儿敲门进来,小声提醒李中易,天色已晚。

    李中易站起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道:“是阿娘让你来的吧?”

    瓶儿羞涩的一笑,低声说:“二……夫人嘱咐过小婢,一定不能让公子您熬坏了身子骨。”

    刚才,李中易给大家定好了规矩,家中的下人,对薛姨娘必须以夫人相称,称他为公子。

    李中易笑了笑,也没为难瓶儿的意思,跟着她一起回了卧房。

    床榻早已准备妥当,李中易心里很满意,接过瓶儿绞干的热毛巾,擦了擦脸,仰面躺倒在床上。

    这几天,李中易劳心费神,竭尽全力谋划着脱困的事情,确实也有些疲累,是该好好儿的大睡一觉。

    瓶儿正欲转身出门去水房,却听房门轻响,只见,芍药捧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洗脚水,缓缓走了进来。

    见芍药抢了原本属于她的份内活计,瓶儿不禁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掐住芍药娇嫩的小耳,刻意压低声调,喝道:“献的哪门子殷勤?早干嘛去了?快点滚出去。”新仇旧恨一块儿算了。

    芍药疼得龇牙咧嘴,却担心惊动了床榻上的李中易,想叫却楞是没敢叫出声。

    “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芍药自知以前理亏,只得强忍着耳上的剧痛,放低了姿态,低声向瓶儿求饶。

    “呸!”瓶儿轻啐一声,径直接过芍药手里的水盆,板着脸冲她做了个“滚”的口形。

    芍药心里非常清楚,这瓶儿一直是薛姨娘身边最得宠的贴身大丫头,抄家的关键时刻,瓶儿胆大包天,居然连主母曹氏都敢骂。

    如今,被薛姨娘安排来贴身伺候李中易的瓶儿,正是得宠之时,其身份地位,远在芍药这个有前科劣迹的婢女之上,绝对不可轻易招惹。

    芍药红着眼圈,低垂着的脑袋,十分窝囊的被瓶儿赶出了李中易的卧室。

    床上的李中易早就察觉到两个小婢之间的暗中斗法,不过,他压根就没兴趣掺合进去。

    芍药这个死丫头片子,确实欠收拾,放手让瓶儿去整治整治,未尝不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乐事。

    自从穿越到这个倒霉催的后蜀国后,李中易出来读书之爱,业余的休闲娱乐生活,变得异常贫乏。

    ktv嗨歌,泡酒吧勾女,打麻将赌钱,上网聊天,这些美好的夜生活,都已经远离李中易。

    在瓶儿的伺候下,李中易洗过脚后,躺进阳**息十足的薄被,心情变得异常舒畅。

    就在李中易半梦半醒之间,耳边听见床边传来蟋蟋索索的声响,他睁开眼睛侧头看去,却见瓶儿正抱着她的铺盖卷,展开在床榻前边的踏几之上。

    这个时代的官宦之家,主人睡床榻,贴身婢女睡踏几,随时听候主人的召唤,乃是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事。

    以前,守在李中易床前的是芍药,现在换成了忠心的瓶儿。人变了,规矩却一直在。

    李中易心里也明白,薛姨娘把瓶儿送到他的身边来,有让他纳了瓶儿为妾的意思在里边,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皇权时代,良贱严禁通婚,官宦之家的婢女,最好的出路,不过是给男主人当小妾罢了。

    只是,李中易毕竟是现代人,想法和薛姨娘有些不同。

    在李中易看来,只要有身份有地位有钱财,他的身边根本不愁美女伺候着。

    套句上辈子的老话,宁在宝马车里哭,看见有钱人就湿润的拜金女,不管那个朝代,遍地都是。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类似瓶儿这么忠心的丫环,李中易心里边还是颇为看重的。

    除非瓶儿自愿跟他一辈子,否则,李中易宁愿给她多一些选择的机会,这是对自己人起码的尊重。

    早上起床后,李中易在瓶儿的伺候下,穿好衣衫,洗漱完毕,缓步踱出室外。

    迎面就见芍药手里拿着一柄扫帚,正吃力地清扫着院子里的地面,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

    显然,瓶儿没有轻易放过芍药的打算,故意让她吃吃亏,受些罪。

    说实话,李中易还真没想到,瓶儿居然压得住这个曾经吃里扒外的“坏丫头”。

    吃罢早饭,李中易辞别薛姨娘,踱进书房。

    替孟昶炼丹,李中易很有把握。但是,仅仅炼出丹来,就想深度忽悠住孟昶,显然是不够的。

    李中易坐在书桌前,凭着记忆,提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有些特殊的道具,他需要提前有所准备,以免到时候出岔子。

    大约两个多时辰后,李中易面前的纸上,写满了奇怪的符号。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毛笔,看着纸面上粗大的毛笔字,以及歪歪扭扭的所谓直线条,不禁暗暗摇头。

    不行,必须想办法搞出直尺和铅笔,李中易暗暗下定决心。

    这时,李中易隐约听见窗外传来哭声,紧接着,瓶儿那清脆的喝斥声钻入耳内,“不许哭……”

    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看样子,瓶儿正变着法儿,整治那个欠收拾的芍药。

    家中的大丫头,管教小丫头,李中易这个当主子的,自然没必要去凑这个热闹。

    李中易端起茶盏,喝了口没加姜蒜的冷茶,他心想,赵老太公的人情已经还清,这只老狐狸应该不至于太过于纠缠吧?

    下午,王大虎来了,把昨晚见赵老太公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述清楚。

    李中易笑着说:“大虎兄弟,辛苦你了。”

    王大虎的脸上露出招牌式憨厚的笑容,摸了摸脑袋,说:“替你办事不仅不辛苦,还有很重的赏钱可拿。”

    别人可能不清楚,李中易却非常了解,王大虎属于貌似憨厚,内藏机心的聪明人。

    既然是聪明人,有些话也就没必要说得太白,大家彼此知道也就是了。

    李中易拿出他画的图纸,详细地向王大虎做了解释,直到王大虎彻底明白各种物件的用途,这才作罢。

    送王大虎出门后,李中易转身准备回屋子,却见芍药站在不远处的墙边,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李中易只当没有看见芍药,迈步向院子里的小花园走去。

    在这馆驿站里边,李中易可以自由活动,却没办法离开大门半步。

    虽然已经离开了恐怖的大理狱,实际上,李中易的人身自由依然受到极大的限制。

    李中易在花园内缓步而行,随意游逛,沿着院墙溜了一圈,发现前边有棵大树,茂密的树荫下有一小片碧绿的草地。他索性走过去,随意地坐到草地上,打算休息一下。

    李中易两眼盯着遥远的天际,脑海里,却又想起了他那美丽的老婆和可爱的孩子。

    就在李中易神游天外的时候,突然,有个娇小的身影,从不远处冲过来,“噗嗵。”跪在他的面前,泣不成声。

    “郎君,奴婢知道错了,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对天发誓,再敢做对不起您的事,一定被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呜呜呜……求求您了,不要把我卖出去……”

    李中易一个没留神,竟然楞住了。等他回过神,却见已经哭成泪人的芍药,正趴跪在身前,苦苦地哀求他的饶恕。

    “郎君,奴婢知道错了,奴婢愿意为您做任何事……郎君,奴婢宁愿被打死,也不想离开您的身旁。”

    也许是一直没见李中易有所表示,芍药怕极了,死死地抱住他的右腿,再也不肯撒手。

    李中易本不想理会芍药,只是,芍药好象是疯了一般,嘴里一个劲的求饶,死活不肯不撒手。

    “放手。”李中易被芍药闹得有些心烦,忍不住厉声喝止,“再不放手,马上卖你出去。”

    芍药吓得浑身直哆嗦,慌忙松开了双手,直挺挺地跪在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低头一看,差点笑出声,敢情芍药原本白嫩娇俏的脸上,花一块,灰一块,白一块,五颜六色,灰头土脸,斑斓有趣。

    “你看看你,脏成什么样子了?”李中易轻声喝道,“还不赶紧把自己拾掇干净?”

    芍药可怜兮兮地看了眼李中易,见他面色不善,赶紧手忙脚乱地掏出手帕子,死命地擦拭干净脸手。

    “你不是一直想去伺候我二弟么?回头,我必定会成全于你。”李中易一镶嵌这个丫头背主的往事,心中就有气,说的话也就带出了雄雄燃烧的怒火。

    芍药吓得心胆欲裂,双膝一弯,又想下跪。

    李中易皱紧眉头,厉声喝道:“不许跪。”芍药浑身猛地一颤,双膝就这么半弯着,离地大约半尺,这姿态别提多可笑了。

    按照李中易的想法,这丫头在瓶儿的整治下,应该可以挺上几天。没想到,这个死丫头没见过多少世面,让瓶儿恐吓了一番,就吓得了慌了手脚!

    真是个没用的小东西!

    李中易本想直接赶芍药滚蛋,眼神一瞥间,却见她那张酷似港台某明星的瓜子脸,在明亮光线的映衬下,显得楚楚可怜,格外惹人注目。

    背主的丫头,必须付出代价!

    李中易本是成年人的心智,在久别**之后,又经历过牢狱之灾,如今安稳下来,身心宽泛之后,难免会有些别的想头。

    “你刚才说什么?我的吩咐都愿意听?”李中易的嘴角露出邪魅的笑意,沉声问芍药。

    芍药原本不笨,如今听出李中易话里露出转机,她哪敢怠慢,脱口而出:“只要是您的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奴婢也愿意。”

    李中易心想,死丫头,不好好地收拾收拾你,老子的心情很难舒畅。

    “你过来。”李中易招手把芍药唤到身前,“跪下。”

    等芍药跪好后,李中易轻轻地拉过她白嫩的小手,按上某个地方。

    过了一会儿,“嗯哼!”李中易眯起两眼,久违的感觉,真不错。

    “呃……真……大……”芍药忽然低呼出声,酷似明星的白嫩俏脸,涨得通红。

    到火候了,李中易抬手压住芍药的俏脸,用力向下摁。

    时间飞逝,大约一个多时辰后,树荫底下才平静下来。

    李中易收拾妥当后,瞥了眼原本酷似明星的脸蛋上,东一块西一陀,沾满了浆糊,他的心情忽然一阵大爽。

    (兄弟们,心情爽的话,赏几张推荐票给司空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