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时疫的那人要死了,附近监舍的犯人,情况也非常不妙……”李中易添了许多油,加了不少醋,把瘟疫传染扩散的景象,描绘得异常之阴森恐怖。

    江狱丞已经吓得肝胆欲裂,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李中易的反应非常快,迅速地跟上江狱丞的步伐,黄景胜的反应也不慢,他第三个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那两个看守见自家上司已经丢下他们跑了,哪还有啥可犹豫的,赶紧快步跟上。

    跑出去一段路,李中易眼看着江狱丞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拐角的地方,他扭头冲着近在咫尺的黄景胜使了眼色,然后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黄景胜故意放缓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两个看守的视线。

    时机难得,李中易追上江狱丞之后,果断地抬腿出脚,勾倒了江狱丞。

    “唉哟……”江狱丞的整个身子想钱扑出,跌滑出去老远,脑袋恰好撞在了木栅栏之上,官帽滚出去老远。

    李中易装作关心的样子,冲到江狱丞的身旁,吃力地将他扶着坐起身子。

    趁江狱丞跌得七荤八素的好机会,李中易用身子遮挡住后边的视线,左手轻轻地拨开他的头发。

    比对出江狱丞的风府穴所在,李中易的右手攥紧早就准备好的银针,果断地扎了进去,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狠狠地捻插了几下。

    “嗯……”江狱丞闷闷的哼出声,完全没有意识到李中易暗中下了毒手,就口吐浓沫,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等两个看守快步赶到,看见人事不省的江狱丞,他们不禁都傻了眼,不就是慌不择路跌了一跤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黄景胜暗中和李中易对了个眼神,收到得手的讯号后,黄景胜马上催促道:“两位兄弟,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把江狱丞抬出去,请郎中医治。”

    “对,对,对,我来背。”两个看守都急于拍上司的马屁,他们争先恐后地背起江狱丞就往大牢门口跑去,压根就没有料到,黄景胜和李中易居然敢在背后搞鬼。

    等把江狱丞送出大牢正门,黄景胜不由长吁了一口气,姓江的,看你还有本事害人不?

    从黄景胜嘴里得知消息后,李中易的心情却难说轻松。

    这世界上,既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既然,尚药局的左奉御——高新河,能够指使江狱丞跑进大牢里干坏事,那么,高新河多半也和权相张业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偏巧,位高权重的赵家和张业居然是政治死敌,这就意味着,即便李中易有赵家鼎力相助,李家要想顺利脱困,也绝非易事。

    除非,李中易能够趁张业没有插手之前,就已经帮李家,也是帮他自己解决掉天大的麻烦。

    一起去找李达和的路上,黄景胜见四周没人,就凑到李中易的耳边,小声问道:“姓江的可有医治的可能?”

    李中易冷笑一声,刻意压低声音说:“经脉全毁,神仙也无救。”

    黄景胜重重地点点头,轻声笑道:“这姓江的,一贯喜欢仗势欺人,这下子遭了天谴,好,好极了!”

    李中易看得出来,黄景胜和江狱丞之间,积怨异常之深,难怪他肯下死力帮忙。

    见到李达和的时候,李中易一边行礼,一边问他:“阿爷,那江狱丞想干什么?”

    李达和面露恐惧之色,十分后怕的说:“江狱丞告诉我,陛下异常之盛怒,打算抄斩我满门,他劝我还是自己了断为好,免得连累家人。”

    黄景胜不禁猛吸了几口凉气,好家伙,要不是相信李中易的判断,他这个东狱头目,绝对要倒大霉,掉脑袋都是轻的。

    李中易赶紧又问:“阿爷,您是怎么回应的?”

    李达和抚了把頦下浓须,缓缓地说:“为父自然是一口回绝。我如果不明不白的死了,咱们这个家就全完了。”

    黄景胜佩服的挑起大拇指,赞道:“伯父看得真是透彻。”

    李达和慈爱的望着李中易,有些后怕的说:“如果不是你们来得及时,我只怕已经被自己的腰带,枉送掉自家的性命。”

    李中易略微一想,冷汗不禁淌湿了后背,好险,如果不是他和黄景胜抢先一步对江狱丞下了手,一旦让李达和“被自杀”,整个李家肯定跟着一起完蛋。

    “中易,你和黄……这是……”李达和忽然想起,李中易的再次出现,真的是巧极了。

    没等李中易开口说话,黄景胜就抢先作了解释:“不瞒伯父,江狱丞来见您的时候,是小侄领的路,顺便通知了中易。”

    “唉,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啊。”李达和愁得直叹气。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不瞒阿爷,那江狱丞也许是做孽多端,刚才出去的时候,脑袋撞出了毛病,嘴眼歪斜,口吐白沫,颇像是得了风疾……”

    “哦……啊……你是说他……”李达和既惊且喜地望着李中易,一脑子的难以置信。

    李中易含笑点头,李达和会意之后,抬手抚额,说:“你我父子身陷囹圄,那江狱丞要想暗中下毒手,简直是防不胜防……”

    黄景胜的嘴角挂上一丝得意的笑容,螳螂捕蝉,焉知黄雀早已在后?任你姓江的奸诈似鬼,这一遭也只能喝下老子的洗脚水。

    不对,是喝了中易贤弟的洗脚水,永世翻不得身!

    李达和本想询问此事的详情,李中易却担心离开监舍过久,让人察觉了就会有**烦。

    “阿爷,此地不宜久留,孩儿先行告退。”

    “赶紧去吧,我儿务必小心,从今往后,这李家很可能就靠你了。”李达和做梦也都没料到,李中易居然敢对江狱丞暗下狠手。

    直到现在为止,李达和也只是认为,磨难催人成熟,李中易的运气非常好,仅此而已。

    毕竟,李中易此前的废物形象,给李达和留下了太过深刻的记忆。

    李中易回到监舍不久,黄景胜和王大虎陪着一位身穿朱袍的中年官员,快步过来找他。

    那位中年官员静静地站在监舍门口,眯起两眼,异常好奇地上下打量着李中易。他心想,这李中易看上去也很普通嘛,赵老太公却又为何如此重视这个少年郎呢?

    李中易一看见站在黄景胜身旁的王大虎,当即明白过来,眼前这个朱袍官员,一定是赵老太公派来的救兵。

    黄景胜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说:“还不快快见过本寺的吴寺正?”

    李中易知道,在这大蜀国内,有资格穿朱袍的官员,必定是五品以上的官员。

    老话说得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李中易可以在赵老太公面前,摆出桀骜不逊的狂妄姿态,却不能对赵家一系的部下,作出失礼的事情。

    更何况,吴寺正不仅地位比李达和高,更是专程来救他的,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

    “在下李中易见过吴寺正。”李中易冲着吴寺正深深地作了揖,态度显得异常恭谨。

    “罢了。”吴寺正见李中易十分有礼,心中原本存有的几许不满,倒也消散了一些。

    “本官前来巡监,为何不见江狱丞?”吴寺正满面威严地询问黄景胜。

    黄景胜恭敬地拱手说:“回寺正的话,江狱丞原本也在巡监,不料突发重疾,人事不省,只得回去请医治病。”

    吴寺正不由一楞,扭头看向王大虎,陪同而来的王大虎也是一头雾水,他离开大牢的时候,情况异常危急。

    见王大虎的视线看过来,李中易明知道吴寺正此来的目的,却装作没看见一般,故意低着头看向地面。

    黄景胜知道该他出场了,赶忙拱手解释说:“回寺正,那江狱丞是在见过了李达和之后,突然犯的病,好象是风疾……”故意没把话说完,留下让人联想的余地。

    吴寺正眼珠转了转,他心中的疑惑非但没有稍减,反而更盛。

    据王大虎此前的说法,那江狱丞是奉了张业的令,前来害李达和。却不成想,李达和没被害死,姓江的倒先得了风疾,人事不省。

    一时间,吴寺正也想不太明白,这其中的门道。

    “汝等且先退下,本官有话问李家大郎。”吴寺正私下里得了赵老太公的密令,自然要和李中易这个正主好好地谈一谈,以便更深的了解情况。

    “喏。”黄景胜和王大虎一齐施礼后,转身出去了,远远地守在木栅栏处。

    “李家大郎,本官有话问你。”吴寺正端出官老爷的架子,想试一下李中易的深浅。

    李中易客气地拱手说:“在下不敢欺瞒寺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寺正见李中易的态度还算是端正,倒也不想太过为难他,只是淡淡地说:“本官必须提醒你,既是身陷牢狱之中,切勿轻举妄动,以免自误。”

    李中易心想,很可能是赵老太公吃了他的算计,反而对他更加看重,导致这吴寺正心里有些不太舒坦。

    “喏。在下谨遵寺正的教诲,绝不妄动。”李中易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忽略掉吴寺正不善的警告,态度异常之端正,让吴寺正挑不出半点毛病。

    吴寺正心里有些奇怪,按照老太公的赞誉,此子有大才,心志非常之高。他一贯信任赵老太公的眼光,觉得李中易既然有才,就应该是个狂妄自大,受不得气的人。

    于是,吴寺正本想借故刁难一下,给李中易一点颜色看看。却没想到,李中易行礼如仪,恭敬的很,让他找不到借题发挥的机会。

    “李家大郎,你在监中想必受了不少委屈,有何需要,尽管向本官提出。”吴寺正挥出的一拳,居然只击中了空气,心有不甘地设下陷阱,静待李中易上套。

    如今已经不同前日,李中易有了黄景胜这个铁杆实权派暗中相助,外加王大虎这个跑腿的,他在这大牢中的小日子,其实很滋润。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