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质正在用膳,杨炯未经通报,便闯了进去。范质见是杨炯来了,也没言语,只是指了指旁边的锦凳,让他自便。

    一旁伺候着的婢女们,对于眼前的一幕,早已司空见惯,她们迅速的给杨炯加了套餐具。

    杨炯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实在吃不下去了。

    “啪。”杨炯将筷子拍在桌面上,怒吼道,“太后娘娘又单独召见王齐物了。”

    范质只是冷冷的瞥了眼杨炯,又把头一低,接着慢条斯理的用膳。

    还真别说,范质既没打,也没骂,杨炯自己就觉得心虚了,闭紧了嘴巴,坐在锦凳上生闷气。

    等范质慢腾腾的用过膳,漱过口,擦过嘴,端起茶盏喝茶的时候,杨炯总算是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相公,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齐物阴柔擅进。”杨炯的一席气话,倒把范质说乐了。

    范质笑眯眯的说:“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李无咎写了幅歪歪扭扭的字,挂到了书房的墙上你还记得那是几个什么字么”

    “每逢大事有静气”杨炯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又把嘴巴闭紧了。

    范质饮了口热茶,气定神闲的说:“我知道你是替我抱屈,不过嘛,有句老话说的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嘛。”

    杨炯翻了个白眼,这又是铜臭子的名言,老相国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引用李中易的话

    “我知道,你一直以李中易为平生最大的劲敌。可是,我必须客观的说,你远不如李中易,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范质放下手里的茶盏,温和的看着杨炯,语重心长的说,“你是老夫最为看好的门生。以前,老夫一直以为,你不过是年轻气盛罢了,假以时日,定会茁壮成长。”

    “唉,如今看来,倒是老夫看走了眼。”范质重新端起茶盏,“你怎么就这么的沉不住气呢”

    杨炯被范质说的面红耳赤,低下头不敢再吱声了。他一向瞧不起李中易,认为那不过是个运气极佳的土包子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范质偏偏拿李中易的各种名言,怼得杨炯无话可说,得了,这还有啥可说的

    “王齐物想的是啥,我不说,想必你也很清楚。”范质忽然叹了口气说,“政事堂里,一共八位相公,除了李琼是彻底没希望之外,谁不想取我之位而代之”

    “高处实在是不胜寒啊。”范质抬手指着斑白的两鬓,轻声道,“仕途催人老。想当初,我还是参知政事的时候,哪里需要操这么多的心呢”

    “你听好了,江山是柴家的,不姓范。太后娘娘想见谁,想用谁,你不仅不能拦阻,反而要大力协助。”范质眯起两眼,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首相,绝对不是那么好当的。看人撑船,觉得很容易,等自己掌舵的时候,就知道难处何在了呀。”

    杨炯秒懂了范质含而不露的真实意图,他随即笑道:“没错,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一溜,一目了然。”

    “呃”杨炯惊骇的意识到,他随口说的话,竟然又是出自于李中易之口。

    范质啥都明白,却笑而不语,李中易对杨炯的刺激,实在是太深了,简直有如魔障一般,让杨炯时时刻刻都被李中易阴影所笼罩,而无法自拔。

    这人呐,不管多精明强干,也就是个旁观者清。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固有观念,或利益,想法立即会被扭曲。

    范质虽然没有明说,但却暗示得很清楚了,既然王溥要跳出来争权夺利,那就暂且由着他表演好了。

    当权理政,在一般人的人眼里,无非是吃香的,喝辣的,出行有大批的元随,可以大量提拔自己人到各个要害的岗位上去罢了。

    实际上,只要不当家,就不知道柴米油盐酱茶的调配之难。朝廷的租税赋,其实是有限的。

    在有限的财税收入之中,分出轻重缓急,并作出合理的资金和物资调配,说起来很容易,实际上难得很。

    上下嘴巴皮子一开一合,想词骂人还不简单么可是,真要当家理财,秉权问政,那就必须要考验行政功力了。

    王溥,别看他资历很深,其实,他从来没有单独掌过权,理过政务。

    用李中易的话,王溥属于典型的只看见范质吃肉,没见过他的愁断肠的场面。

    朝廷养官,除了维护和巩固统治的需要之外,还需要深刻的了解基层民情和政风,以作出正确的决策。

    在这一点上,大周的缺失,其实还是很严重的,远不如唐朝时的制度合理:不历州县,不允许做宰相。

    县官,俗称百里侯,属于是牧民之官,成天和老百姓打交道的官员。县以上的官,都是牧官之官,也就是说,监督县官的存在。

    周随唐制,州下设县,州刺史是牧官之官的起始层级,并且是权力最完整的一级。

    王溥和李谷的的共同之处,也是他们最大的短板,便是两人都没有做过知县以及知州。

    范质则不同,他的官场资历十分完整,历任县官和州官,又做过几任节度判官,然后是九卿,最终才坐到了位极人臣的宰相宝座之上。

    “博约啊,且静观其变,如果老夫所料不差,不出旬日,王齐物便会栽个大跟头。”范质气定神闲的笑了笑,接着指点杨炯,“你且安心待在政事堂内,悉心处置政务,不要落人以口食即可。”

    杨炯心领神会的笑道:“仆谨遵恩相的教诲,定要叫王、李二人挑不出毛病来。”

    “嗯,你还没吃饱吧正好老夫食欲不佳,就都交给你了。”范质不动声色指了指桌面没有撤下去的饭菜,“吾等一衣一食,皆苦农辛勤劳作的结果,绝不可浪费粮食。”

    杨炯立时面色发红,接着变为紫色,嘴角发苦。范质一直没发作,敢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啊

    范质的惩罚,既简单又粗暴,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在杨炯的眼里,比毒药还可怕

    李琼正欲出门,忽然接报,说是高怀德的长子高处恭,来找李安国玩耍。

    “哦”李琼摸着下巴,不由嘿嘿一笑,“来得可真勤呐”

    自从李无咎在幽蓟平原上大破契丹人,并露布报捷之后,高处恭登门找李安国的次数,日益增多。

    高处恭,字达雄,是高怀德的长子。高怀德,字藏用,不仅是秦王高行周的独子,还是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

    想当初,郭雀儿,也就是本朝太祖郭威,最忌讳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枢密使王骏,另一个则是高行周。

    郭威能够建立大周,登基称帝,老兄弟王骏必居首功。

    只可惜,昔日的好兄弟,有着过命交情的王骏,因为拼命反对柴荣继承大统,被郭威贬官罢职,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封地。

    至于高行周,则更是比王骏还要早亡,也是死得不清不楚

    王骏和高行周这两个绊脚石,都被搬掉之后,柴荣的继位之路,也就变得一马平川了

    客观的说,高行周和郭家,乃至于柴家,都有家仇。只可惜,柴荣死得太过仓促了,没来得及安排好后事,便乘龙西去。

    符太后因为乃父符彦卿与高家相交甚密的缘故,对高怀德格外的青睐,并委以兵权。

    然而,历史上的陈桥兵变,赵老二能够那么顺利的得逞,除了石守信居首功之外,就数高怀德出了大力。

    正和赵家讨论亲事的米家独子,米福德,正是赵雪娘历史上的第一任丈夫。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有趣之极

    赵老二非常看好米福德,觉得他是天纵之才,便打算把亲妹妹赵雪娘,嫁给米福德。

    可是,按照正史的记载,令赵老二史料未及的是,米福德娶赵雪娘不久,便暴病身亡。

    赵雪娘年纪轻轻的便守了寡,赵老二一直愧疚于心。等他篡周立宋之后,不到半年,便册封赵雪娘为燕国长公主,并授意高怀德登门求娶。

    缘分就是如此的巧妙。如果没有李中易的横空出世,斜插了一杠子,出手诊好了赵雪娘的病,恐怕她现在已经嫁进了米家,成了米福德的媳妇儿。

    “三郎,你说说看,这个高达雄,为何频频登门寻正青玩耍呢”李琼看着老实本分的李虎,不由暗暗一叹,郡王府偌大的一份家业,单靠李虎,恐怕很难守得住啊。

    如果不是李七娘极有主见和魄力,走出了一招破釜沉舟的妙棋,滑阳郡王府将来要何去何从,李琼的心里边,完全没有摸不着底。

    “大人,高怀德和韩通只是面和神离的关系,私下里无甚交情。他倒是和赵匡胤走得很近。”李虎仔细的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吞吞吐吐的说,“以前,高家的小子,倒是总和咱们家正青一起耍子,后来,李无咎和赵匡胤渐渐疏远了后,那小子也就很少上门了。”

    李琼一阵无语,李虎说的东西,全是尽人皆知的往事,他问的是高家如今的打算

    “大人,据孩儿的想法,恐怕是冲着李中易去的。”李虎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令李琼感兴趣的东西。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