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和刘金山谈了许久,等把他送走后,整个人也显得疲惫不堪。

    韩湘兰快步走到男人的身后,轻轻的替他揉肩掐背,可谓是温柔体贴入微。

    李中易一边享受着女人的服务,一边心想,在他的女人之中,韩湘兰算是既有家世,又放得下架子的一个。

    叶晓兰也有些家族底蕴,但是,和韩湘兰比起来,眼界就要窄很多了。

    彩娇已经生了一个女儿,这又揣上了李中易的种,却依然是个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性子。

    李中易在彩娇那里,享受着难得的宁静,也乐意和她多待在一块儿。

    折赛花呢,主要是家族的包袱太重了,她嘴上从来不说,骨子里却一直在替折家谋发展。

    柴玉娘和李中易,那才是真正的恋爱,两人的地位也大致相当。正所谓门当户对,功利的思想不可能没有,但会淡上许多。

    李中易觉得亏欠最多的女人,一个是费媚娘,一个是李七娘。

    费媚娘不需要多说了,娃都替李中易生了一对,不仅至今无法见光,连名分都无法给,唉,实在是欠她太多了。

    李七娘不顾闺誉,不计较滑阳郡王府的名誉,主动从开封跑来开京,一头扎进李中易的怀中。

    这份破釜沉舟求真爱的深厚情感,在李中易的心目中,显得格外的沉甸甸。

    俗话说,英雄爱美人,美人爱英雄

    李中易对李七娘的格外宠爱,别说旁人了,就算是永远都无法进李家门的郑氏,都有些吃味。

    在场的韩湘兰、萧绰和郑氏,除了名分上的不同,都有个共同点:三个女人一起侍奉过同一个男人。

    四人行都玩耍了个遍,谁都没资格,指责对方更下贱,要怪只能怪男人太会享受了

    李中易喜欢泡澡游泳,郑氏的这所外宅内,自然也修了恒温的泳池。李中易喝了点酒,心里又有事,索性领着几个女人一起跳进了泳池。

    萧绰虽然是草原女郎,却饱读书汉书,破瓜时日尚短,还没到食髓知味的程度。即使被李中易搂进了怀中,萧绰依然很有些放不开,手和脚不知道往搁。

    韩湘兰受限于出身汉奸之家的大不幸,为了将来的儿子打算,她也必须讨得男人的欢心,侍奉起来就格外的卖力。

    郑氏也知道她注定无法见光,又正值三十如狼的年岁,对她而言及时行乐,抓住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韩湘兰慢了半拍,被郑氏占得先机,坐到男人的腿上,熟练的扮演。

    最倒霉的是萧绰,眼看着男人到了紧要关头,最终却让韩湘兰完整的得了种子。

    萧绰心里其实也明白,郑氏即使怀上了男人的种,也必须堕掉腹中的胎儿。

    韩湘兰此前已经替李中易产下一女,再替男人生几个男娃女娃,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唯独萧绰自己,男人不给她下种,或是欢好后逼着她喝下避子汤,这就是很严重的警告和暗示。

    李中易是人不是神,他的身体虽然很棒,可是,应付正打着饥荒的郑氏,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

    连御三女,说起来很爽,其实在正常情况下,精力方面很难吃得消。

    黄金右手,在最关键的时刻,帮着李中易摆平了韩湘兰和萧绰,撑住了男人的雄风不倒

    韩湘兰一直帮着内书房的节略事宜,她自然明白,如今的情势,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境地。

    男人却偏偏没有丝毫着急上火的迹象,居然有心思厮混于女人堆里,究竟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呢,还是没看清楚形势

    韩湘兰否定了后一个的可能性,以她对男人的了解,私下里一定在策划着巨大的阴谋。

    也许是看出韩湘兰有心事,李中易忽然笑着说:“小兰儿啊,爷在下一盘大棋,一盘很大很大的大棋。若是成了,那就啥都不必多说了。若是爷输了,嘿嘿,没有哪个男人会放过你这么美貌的小娘子。”

    韩湘兰明明知道男人是在调侃她,芳心却依然不可抑制的一阵狂跳,这话的味道有些不对头啊。

    “爷,瞧您说的,奴家在您的眼里,就是那等水性杨花的女子么”韩湘兰拉过李中易的大手,罩在她的胸前,斩钉截铁的说,“您曾经说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奴家却坚信,我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一定能够成就一番不朽的功业。”

    “爷,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奴家要住鸾仪宫。”韩湘兰的一席话,倒把李中易给逗乐了。

    李中易抚摸着韩湘兰的粉颊,心里暗暗感慨不已,怀中的女人实在是精明得可怕。

    鸾仪宫,是什么地方

    身为当朝相公的李中易,他比谁都清楚,鸾仪宫其实是大符皇后,封后之前,临时居住的宫殿。

    韩湘兰借着李中易的调侃,拐弯抹角的狠狠捧了把男人,她都可以成为宫妃,李中易又是个啥地位

    瘫在榻上的郑氏,她虽然一直没吱声,心里却明白,韩湘兰野心极大,恐怕是想当皇后吧

    自家知道自家事,彩娇是个啥性子,没谁比郑氏更清楚。别人且不去说她,郑氏就知道一点,她的女儿彩娇,绝无可能登上皇后的宝座。

    如果,郑氏没有和韩湘兰同榻共侍李中易的经历,其实对她来说,谁将来当皇后,和她都没半毛钱的关系。

    但是,正因为这段丑事的反复出现,一旦韩湘兰得了势,郑氏肯定头一个要倒霉,接下来,她的三个女儿包括彩娇在内,一个都跑不掉。

    绝对不能让韩湘兰这饿贱婢得逞,郑氏暗暗下定了决心

    萧绰的锐气,早被李中易搓磨得差不多了,她现在压根就没想过当皇后这回事了。

    摆在萧绰眼前的难关,她就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呢

    站在旁观者清的角度,萧绰都看得出来韩湘兰的野心,更何况是诡计多端的男人呢

    从小就接受着皇后式教育的萧绰,眼界自然和韩湘兰大不相同:很多时候,你越是急于求成,越容易变成鸡飞蛋打的局面。

    开封城内,赵府。

    “禀家主,大娘子她”赵府的大管家赵小三,战战兢兢的站到赵匡胤的面前,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囫囵话。

    “说吧,雪娘她究竟如何了”赵匡胤镇定自若的安抚赵小三,鼓励他把话说完整。

    赵小三是赵老幺的儿子,早在赵弘殷还活着的时候,赵老幺一直就是实权颇重的大管家。

    赵老幺年纪渐渐大了,腿脚也不怎么灵便了,赵匡胤就让赵小三接了他的位置,继任赵府的大管家。

    父子同任一职,这原本是大宅门里的大忌讳,可是,谁叫赵家的老太君杜氏,最信任的就是赵老幺呢

    作主子的喜欢谁就用谁,说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爱乌及屋,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不服不行

    “大娘子她她又吃得很少了”赵小三迟疑着,总算是把意思说了个大概。

    赵匡胤一听就明白了,他最亲的妹妹又闹绝食了,唉,这都十八岁了,还一直不乐意成亲嫁人,实在是令人异常的头疼啊。

    按照大周的律法,女子年满十四,只要来了初葵,便可说亲嫁人。

    与此同时,律法上还规定,年满十七的女子,如果尚未嫁人,便须交纳双倍的人头税。

    赵雪娘已经年满十八岁,正快速的朝着十九岁的天坎迈进,赵家人上至杜老太君,下到普通仆妇,谁不替她发愁

    赵匡胤是何许人也他自然明白,亲妹妹的心病所在,可问题是,堂堂殿帅的嫡亲妹妹,如果成了旁人的小妾,咳,还要脸不要脸了

    据赵匡胤私下里得知的消息,最近范质和韩通走得非常近,恐怕是在商量,如何对李无咎下手吧

    李中易北伐契丹的过程中,连续两次派人露布报捷,朝中的重臣们,表面上显得很开心,并大肆吹捧。

    实际上,据赵匡胤所知道的内幕,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只要是手握实权的大人物,不仅不高兴,甚至在密谋倒李。

    赵匡胤当殿帅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文臣和武将,反对某位大臣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按照常理而言,李中易的前程应该已经完了,需要考虑的是:身家性命,可保住乎

    然而,赵匡胤看问题的角度,却和一般的文臣不同。他原本就是带兵之人,也和契丹人拼死作过战,对契丹人的情况,知之甚详。

    契丹精锐皮室军的战斗力如何,朝中的重将里边,赵匡胤如果屈居第二,谁敢自居第一

    “三郎还没回来”赵匡胤抬眼望向赵小三,赵小三敢忙恭身禀道,“一直没接到消息。”

    唉,赵匡胤不由叹了口气,赵雪娘的事其实可以缓一缓,不需要马上去处理。然而,赵匡义自从离家出走后,一直杳无音信,实在是令人忐忑不安呐。

    “走,去雪娘那边。”赵匡胤心里藏着事,说话间,差点被旁边的锦凳绊倒。

    赵小三担忧的望着赵匡胤,他侍奉赵二郎已经不下十余年了,还从未见过他如此的失态。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