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主上,贺喜主上”

    李中易在一片赞颂之中,多少有些飘飘然,他摆了摆手,故作正经的说:“都坐下吧,上茶,上瓜果点心。”

    没有赏酒喝,大家或多或少有些失望,李中易只当没看见似的,端起茶盏,轻啜小饮。

    行军作战途中禁酒领异常严格,谁喝谁掉脑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马光达自从出征以来,就没沾过酒,趁着大胜之时,他壮着胆子起身拱手道:“山长,我军大胜十万皮室军,军心大大的可用,不如赏大家一杯酒喝,助助兴,如何”

    李中易冷冷的瞥了眼马光达,马光达心知不妙,赶紧把头一低,规规矩矩的装驼鸟。

    在场的重将们,全是明白人:此战过后,第二次北伐也就接近尾声了。

    接下来,最大的大事,其实只一件:主上做皇帝

    一旦主上登上皇位,君臣之间的分际森严,恐怕再无人敢像现在这样,可以和李中易随随便便的说话了。

    下边的重将们,异口同声的喊出了主上二字,李中易根本不需要多想,这帮家伙必是私下里交流后,统一的口径。

    从主公,到主上,别看仅仅一字之差,其中的内涵却是天差地别。

    按照朝廷规矩,对于在位的皇帝,无论在史书上,还是群臣私下里,皆称为:今上。

    主上,就是暗喻今上之意,也即意味着,大家都想力拱李中易坐上天下至尊的宝座

    李中易自有他的一套想法,也不可能公然和老部下们商议这种犯忌讳的事情,装傻也就成了必然。

    主上没吱声,也没出言驳斥众人,心思活泛如廖山河者,马上就领悟了其中的奥妙:机密大事可做,却不可说。

    方才,李中易狠狠欺负萧绰,并拥美高卧之时,李延清的军法司已经清点了战斗结果。

    见李中易微微晗首,李延清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册,挺身而出,朗声念道:“契丹十万皮室军攻我中军大营,却惨败逃窜,我军战果辉煌,计:斩首三千三百五十六级,缴获马铠三千五百二十套;重甲,全是明光铠,共有三千四百二十九套。残破的铠和甲,共计五百三十八套”

    李中易摸着下巴,高高的翘起嘴角,此战的收获,简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巨大

    有了这些装备,只要在全军的汉军骑中,精挑细选出几千条壮实的汉子,李家军拥有重甲骑的日子,已经不远矣

    把重甲骑当作是总预备队的一部分使用,在两军激战的关键时刻,突然放出去冲击敌人的阵线,显然可以取得出其不意的奇效。

    这就意味着,李家军在争霸天下之时,又多了一个大杀器

    苦心孤诣的耶律休哥,费尽心血栽培出来的重甲骑,在李家军的营地前,被斩首了大半,嘿嘿,天知道会如何心疼

    等李中易掌握了大周的最高实权之后,完全可以利用权势和地位,将重甲骑扩编为500010000人的大编制。

    有了这个做本钱,即使不依托营寨,李家军也可以和契丹国的骑兵部队,正面决战,一较高下

    如今,李中易在蓟东平原各处搜集来的高头骏马,何止三千余匹

    哪怕现在没有重甲骑,实际上,战马众多的李家军已经可以在野战时,全面碾压赵老二、韩通、李重进等人的兵马。

    赵老二和韩通的部队,也都有神臂弩,只是射程、矢头和威力,乃至于战法,都要逊色于李家军许多倍。

    只须三千轻骑兵切断粮道,然后昼夜不停的骚扰他们,嘿嘿,要不了几天,就会被折腾得崩溃

    战略形势一片大好,也难怪军中的重将们,心气格外的激动和旺盛

    李延清介绍了近卫军的战况后,又拿起一本厚册子,当众宣读了杨烈率领诸军,击败阻截契丹人的战果。

    李中易眯起两眼,惬意的饮了口茶汤,杨烈就是他的韩信,也是定海神针。

    杨烈率领五万步骑混编的精锐兵马,对付两万负责阻截的契丹轻骑兵,实际上,还未开战就已经锁定了胜局。

    杨烈并未对溃败的契丹轻骑兵赶尽杀绝,只因为,按照李中易的密令,杨烈需要率领主力尽快回援,形成对休哥的夹击之势,或许有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然而,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休哥得知杨烈率部已经破围而来,竟然不顾重甲骑的巨大损失,断然下令全军撤退,这多少有些出乎李中易的意料之外。

    再怎么说,休哥也有八万精锐的皮室军在手,就这么不战而走,难道不怕动摇契丹人的军心么

    “胜利的战果,且放到一旁,我现在很想骂娘。”李中易突然摆手打断了李延清的叙功,厉声喝道,“耶律休哥连续袭杀我军好几批突前侦察的斥喉,快要攻到鼻子底下了,我才知情。哼,我这个大军主帅,竟然被迫充当吸引休哥的诱饵,这还了得”

    李中易的突然发威,在场的众人全都面露惭色,他们深深的垂下头去,不敢和主上对视。

    “我一向用兵谨慎持重,却没想到,险些栽在了最得意的斥喉营上头,教训惨重之极。”李中易的勃然大怒,并不是借题发挥,而是有的放矢。

    斥喉营的作战条令,是李中易亲手修订的,并召集参议司的人,经过了不下五次的修订。

    客观的说,只要严格按照条令执行,绝不至于出现敌人悄悄的逼近,尚不知道的险情。

    在场的众人,也都心里明白,一定是斥喉营的人,滋生了轻敌的思想,有意或无意识的违反了条令,这才造成了主帅居然被围的严重后果。

    幸好运气不错,唯一逃出来的斥喉,不顾身负不治之伤,及时赶回报讯。否则的话,没有丝毫提防的近卫军,很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尽管有奚车和拒马阵作为阻挡骑兵的设施,但是,肯定无法从容的选择临水扎营。

    马谡失街亭,明面上的理由是占山扎营,被魏军切断了水源,根子是纸上谈兵的嘴炮误军。

    大军防守,如是没取水的水源,耶律休哥很可能派出五万精锐的皮室军,前去阻截杨烈等人的援军。

    这么一来,近卫军即使最后逃脱了厄运,不死也要脱好几层皮,这也难怪李中易勃然震怒,突然发难

    “免去楚雄斥喉营指挥使之职,贬三级戴罪立功。”李中易毫不迟疑杀猴给鸡看,众人不禁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斥喉营,名为营,其实享受的是军一级的待遇,指挥使楚雄的地位,约等于一军之都指挥使。

    同军级的指挥使,说免就免了,丝毫也不拖泥带水,这已经不是杀鸡给猴看,而是杀鸡用了牛刀,其中的警告意味,即使是傻子都辨别的很清楚。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