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人仿佛潮水一般的撤退,廖山河满意的点点头,率先振臂高呼:“万胜万胜”

    森严的军令之下,将士们哪怕再想欢呼,也只得乖乖的闭紧嘴巴,否则的话,脑袋要搬家

    廖山河开了头,将士们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跟着欢呼:“万胜万胜”

    李中易明明听见了将士们的山呼声,却只是翘起嘴角,微微一笑而已。打了胜仗还不许发泄一下,那种条令未免太过机械和僵化了吧

    廖山河没有下令追击,李中易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整个大营里,目前只有三千真正的汉军骑,其余的不过是骑术有些进步的纯正步军罢了

    契丹人是主动撤退,而不是被全面击溃,这其中的差别,李中易懂,廖山河也很清楚。

    如果李中易知道了,耶律休哥已经吐血坠马,并陷入昏迷之中,绝对会提兵追上去。到那个时候,李中易不敢说全歼皮室军,至少也要咬下几口肥肉。

    只可惜,信息的不对称,兵力上的差距过大,让一向用兵谨慎的李中易,错失了绝佳的良机

    “爷,您真打算不追”竹娘忍不住小声问李中易。

    李中易的女人之中,除了不顾闺誉主动投怀的李七娘之外,还就是竹娘特别有宠。如果换作是韩湘兰等诸女,敢在他跟前妄言军国大事,一顿家法抽小屁屁,肯定是免不了的。

    “追上去,只有三种结果,咬下一块肉来,穷寇反咬咱们一口,朝廷更加忌惮于我。你觉得应该怎么选”李中易拉过竹娘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笑眯眯的说,“经此一战,我军以少胜多,心理上的优势已经建立。更何况,以我六万之军,想要彻底灭了的契丹国,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竹娘追随在男人身边的时日,是李中易所有女人中最长的一个,她瞬间秒懂了男人的心思,便笑嘻嘻的说:“你不会是想集合主力之后,从后边掩杀过去,接着抢人抢钱抢铁器吧”

    李中易哈哈一笑,顺手搂住竹娘的细腰,翘起嘴角说:“知我者,小竹儿也”

    “哼,小竹儿在开京等着没良心的爹去抱她。”男人格外的偏疼,令竹娘心里甜丝丝的,如饮蜜水一般。

    就在夫妻俩私下里调笑之际,大营之中突然传来海啸一般的呼喊声,“万岁,万岁”

    李中易的脸色猛的一变,霍的站起身,厉声喝道:“李延清,你带人去把廖山河拿来。”

    李家军的军规异常之森严,如果没有廖山河领头,谁敢冒着杀头的风险,乱喊乱叫

    “爷”竹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想劝李中易熄怒,可是话到嘴边,又不敢在男人盛盛之下,触及绝对的逆鳞。

    军国大事,非李中易的特许,后宅妇人严禁插手,这可是在家法上写得清楚明白的铁律

    “喏。”李延清心里咯噔一下,廖山河显然要倒霉了,但嘴上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斩钉截铁的接了命令。

    可是,李延清刚走下指挥车,又听见李中易的声音,“算了,那小子早就指望着水涨船更高。”

    李延清暗暗松了口气,他已经很久没见主上发这么大的脾气了,真要是现在就把廖山河拿了来,老廖即使不死,也要狠狠的脱掉几层皮。

    实际上,李延清虽然从未和廖山河沟通过,但是,拥立李中易登上皇位的心思,却是少有的众志一心。

    李延清一直清晰的记得李中易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人往高处走,谁朝低处流

    在李家军中,军法司的耳目消息灵通之极,许多事情根本就瞒不过李延清。

    别的且不去说它,单单是各军的都指挥使及镇抚使们,就都是一样的想法:主公当皇帝,大家封侯拜将,何其快哉

    廖山河一直提心吊胆的等着未知的惩罚,然而,直到李中易消失在中军帐内,也没见军法司的人来捉他。

    嘿嘿,俺老廖又赌对了一把,廖山河一边抹着额上的冷汗,一边暗自得意,这也就是打了大胜仗,他才敢壮着胆子试探一下。

    换作平时,就算是借廖山河八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莽撞

    李中易回到后帐,迎面就见萧绰低着螓首迎上来,她规规矩矩的蹲身行礼,“恭喜爷大获全胜”

    “还疼么”虽然被廖山河搅活了一下,李中易的心情总体还是很不错的,他抬手勾住萧绰那精致的下巴。

    眼前的美娇娘被狠狠破了瓜之后,眉眼间少了几丝清纯,却多了好几分勾人的媚态。

    萧绰暗暗翻了个白眼,男人丝毫也不怜惜她的初经人事,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戳,能不疼么

    不过,萧绰在见识过李中易辣手摧花的厉害手段之后,她已经彻底想明白了一件事:已是残花败柳的她,除非趁现在李中易刚沾上身子,还有几分贪恋鲜嫩之时,赶紧时间生个男娃出来,否则的话,将来必被打入冷宫

    在饱读汉书的萧思温培养下,萧绰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被灌输着“凤仪天下”的远大志向

    实际上,萧思温的三个女儿,从小都接受的是以“凤仪天下”为基准的特殊教育。

    只可惜,萧绰的大姊萧胡辇的运气不佳,被契丹国睡皇的亲弟弟太平王耶律罨撒葛看上了,早早的成了太平王妃

    萧绰的二姊的运气更差,因为萧思温犯了大错,险些丢了命,多亏了耶律贤的弟弟赵王耶律喜隐出手相救,便将其许给了耶律喜隐为妻。

    至于萧绰,被奚王送给李中易之前,她其实已经和契丹睡皇的亲侄儿耶律贤订了亲。萧思温看人一向极准,耶律贤胸怀大志,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然而,耶律贤爱极了美貌过人又饱读诗书的萧绰,偏要在立业之后,才亲自上门迎娶萧绰,给她一个大大的名分。

    实际上,如果不是李中易这个怪胎出来搅局,让耶律休哥抓住了机会篡夺了大权。在不久之后,耶律贤就会伙同萧思温等人起兵谋反,顺利的干掉睡皇,并登上皇位。

    耶律贤,便是赫赫有名的短命鬼辽景宗,正是他的充分信任,让萧绰成了垂帘听政的“萧太后”。

    阴差阳错之下,订过亲的萧绰,已经成了李中易的榻上玩物。并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萧绰也只可能是李中易的禁脔。

    方才,帐外南蛮子军队的欢呼声,让饱读汉书的萧绰,意识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一万多南蛮子军队,竟然正面击败了十万精锐皮室军。

    请原谅萧绰,她还没有彻底扭转歧视汉人的优越感,潜意识里依然视所有汉人为南蛮子。

    此时的萧绰,既然震撼于李家军的强悍,又颇有些委屈之感,可谓是心不甘情不愿

    如同九天飞凤般傲娇的萧绰,竟然被李中易强行破了身,本国军队又被李中易以少胜多,她的心理上难免存在巨大的落差。

    客观的说,萧绰目前的精神状态,用四个字可以精确概括:精神分裂

    李中易明明看见了萧绰暗中翻白眼的小动作,却故作不知,未来威震天下的萧太后,如果这么轻易的就臣服于他的脚下,那反而不正常了。

    “爷乏了,伺候更衣。”李中易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使唤着萧绰,和因为爱慕而主动来投的李七娘不同,萧绰只是他的战利品而已,目前的身份也仅仅是侍婢。

    萧绰悄悄翻了个白眼,却装作欢喜的样子,忙前忙后的张罗着替男人宽衣解带。

    李中易换好衣裳后,顺手将萧绰抱坐在腿上,上下其手的逗她玩儿。男人的心里暗暗有些得意,历史上格外有名的女强人,却如同乖顺的小猫一般,依偎在他的怀中。

    萧绰明明被李中易掐疼了,却故作欢颜的搂紧男人的脖子,腻声道:“爷,奴家好喜欢。”

    李中易差点笑出了声,好一只狡猾过人的美人狐,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便是了

    既然小狐狸精想耍心眼子骗人,李中易也就毫不客气的将她撂倒在了榻上,酣畅淋漓的吃干抹净。

    不知道过了多久,瘫软在榻上的萧绰被两名佩剑的侍婢唤醒,正朦朦胧胧之际,一碗乌黑的药汁被端到了她的面前。

    萧绰顿时被彻底惊醒,情不自禁的颤声道:“我没生病,不需要喝药。”

    一名红衣侍婢冷笑道:“这是避子汤。爷吩咐过了,必须盯着你喝下,过一个时辰后,我们姊妹俩再回去复命。”

    萧绰挣扎着死活不肯喝下避子汤,两名佩剑的侍婢也没客气,捏住鼻子掐住下颌,硬是将整碗避子汤灌进了她的腹中。

    不多不少,刚好一个时辰,两名万恶的帮凶侍婢终于走了,萧绰禁不住悲从心头起,伏在榻上,低低的啜泣。

    很显然,李中易只想尝鲜,却不打算留下种子给萧绰。从小就接受皇后教育的萧绰,心底里一片冰冷,原来,她在李中易的心目中,不过是个随时随地可以丢弃的玩物罢了。

    李中易在萧绰身上痛快的享受了胜利的喜悦之后,此时正高坐于中军大帐的帅椅之上,和凯旋归来的杨烈等诸将,欢聚一堂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