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眨个眼的工夫,耶律花模面前的缺口,突然被一片花花绿绿的门旗所遮挡。

    和轻骑兵不同,重甲骑兵在纵马奔驰的时候,由于身上重铠的束缚,几乎无法拉弓放箭。

    耶律花模心里有些犯嘀咕,只是,重甲骑兵部队一旦全面提速之后,就再不能整体转向,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一百五十步,一百步,五十步,李家军摆下的门旗越来越近,契丹人却没遭到弓箭的打击,耶律花模心里猛的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耶律花模此前和周军打过无数次交道,颇知道周军的底细。雄州和霸州的南蛮子军队,在面对契丹铁骑冲锋的时候,往往由于害怕,隔着老远就开始放箭,而此时契丹铁骑尚未进入弓弩的射程之内。

    可是,耶律花模的鼻尖都快挨上门旗了,李家军那边竟然还没弓箭射出,实在是诡异之极

    就在耶律花模还没转过念头之际,站在前线指挥车上的廖山河,猛的挥下右臂,厉声喝道:“弓弩营,射”

    伴随着廖山河的命令,李家军的营地的上空,骤然响起嘹亮的铜号声,“滴滴滴哒滴哒”

    “咻咻咻”耶律花模刚听见密集的弦响声,就见眼前陡然一暗,密集的弩矢仿佛泼水一般,劈头盖脸的砸进契丹重甲骑兵的阵营。

    “啊”

    “呃”

    “哇”

    如今近距离的神臂弩射击,就连李中易的那身特制明光铠都吃不消,何况是大批量装备的所谓重甲呢

    契丹的勇士们,瞬间倒下了一大片,护在耶律花模身前的亲牙们,仿佛被刀削过的豆腐一样,硬生生被切掉了好几层

    耶律花模下意识的俯下身子,他原本以为箭雨之间总会有比较长的间隔,只要熬过这呀波打击,损失不会太大的。

    谁曾想,南蛮子大营中射出的弩矢,仿佛山洪爆发一般,浩浩荡荡,势不可当,永不停歇

    重甲骑兵的充分速度不快,但胜在铁甲和马铠厉害,一般的羽箭即使能够刺破铁甲或马铠,也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可是,李家军用的都是百炼精钢锻造的三棱破甲箭,箭头处不仅带弯钩,还和三棱军刺一样,挖出了三道深深的血槽。

    这种歹毒的破甲箭,只要扎入胸腹之中,必定会勾住肠子。以契丹人贫瘠的外科创伤知识,只能眼睁睁看着伤者的魂魄飞往木叶山,去拜见契丹人的祖神

    耶律花模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听见身边凄惨的叫声,便知道不妙,赶紧操起挂在鞍上的小盾,遮挡在身前,想要避开李家军的弩矢打击。

    然而,小盾实在是太小了,耶律花模最心腹的亲牙,一个不留神,便被冷箭射中眼窝,寒着寒芒的矢头,扎穿后脑的颅骨,戳破铁盔,暴露在了耶律花模的眼前。

    还没等耶律花模反应过来,亲牙已经掉落马下,被自家的重甲铁骑踩成了肉泥。

    别说是重甲骑兵部队,就算是轻骑兵冲锋,只要失误掉下马去,必定会被踩得不成人形。

    事到临头,耶律花模比谁都清楚,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朝前冲了。

    花花绿绿的门旗,在无数柄契丹长刀的砍劈之下,轰然倒塌,耶律花模的眼前,赫然是宽约十丈豁口。

    耶律花模的精神陡然一振,终于要见真章了,然而,下一刻,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只见,豁口处摆着大腿般粗细的尖木桩。

    一排排被削尖的木桩,参差不齐的直指马腹,耶律花模心下大骇,就这种直接撞上去,骏马必死,人必飞上半空,也是个死。

    事到如今,耶律花模即使想投降求饶,也来不及了,他只要被顶落马下,必定被无数只马蹄,踩得稀巴烂。

    “加速,加速”耶律花模把眼一闭,狠狠的夹紧马腹,横下一条心朝巨型拒马阵冲锋了过去。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眼镜,点了点头,叹道:“国力鼎盛时期的契丹铁骑,确实名不虚传呐。明知道必死,却有股子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死士精神。”

    “只可惜,他们遇上了战无不胜的您”叶晓兰的无理插话,惹来竹娘的凶狠的冷眼。

    方才,叶晓兰借着给男人拿饼递水的工夫,死活赖着不肯离开男人的身边,竹娘就已经很有意见了。

    “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爷正在指挥作战么耽误了军机大事,你就算有八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竹娘毫不客气的训斥,叶晓兰又急又气,差点就掉了眼泪。

    竹娘清楚的看见,叶晓兰迅速掏出丝帕抹了把眼眶,尽管眼圈有点泛红,终究还是没哭出来。

    “好一个急智过人的浪蹄子。”竹娘眼睁睁的看着叶晓兰生下儿子后,在李中易身边留连的时间,也跟跟着越来越长了,真等她成了气候,折赛花将来何以自处

    “军国大事,你一个女流之辈也敢掺合还不速速退下”李中易很不喜欢,也极不希望后宅的女人掺合军务大事,尽管叶晓兰是他叫来送吃食的,但也不能就这么惯着她,必须给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下去自领家法,鞭五下。”

    “爷”叶晓兰这下子真被吓哭了,李中易亲手制作的家法,她虽然还没尝过滋味,却见识过韩湘兰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惨不忍睹。

    “叉下去”李中易头也没回,冷然吩咐了下去。

    佩剑侍女们早就看叶晓兰不顺眼了,得了主人的亲口之命,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般,毫不客气的架起叶晓兰的两只粉臂,简单粗暴的拖下了指挥车。

    这边厢,耶律花模连人带马,一起往下沉去,他当即意识到,中计了,上当了,狡猾的南蛮子居然在的门旗的后边,挖了足以致命的深坑。

    “轰”后掉入陷阱的重甲骑士连同重铠骏马,势不可当的砸到耶律花模的身上。

    耶律花模眼前猛的一黑,巨大的痛楚随即将他撕裂,最后的意识定格于凄惨的叹息:“悔不该来”

    廖山河才不管耶律花模是在后悔,还是在叹息,当第一波契丹重甲骑兵掉入陷坑之后,他果断的劈下右手。

    一直用单筒望远镜盯着廖山河右手的炮营传令官,随即大声喝道:“廖都使有令,按照原定计划,发射鸡尾酒。”

    “呼呼呼”早就待命的击发手,挥舞着手里的大铁锤,狠狠的砸在机括上边,随即几十只瓶口插着点燃了信香的鸡尾酒瓶,腾空而起,几乎眨个眼的工夫,便落到了契丹重甲铁骑的阵中。

    “啊”

    “着火了”

    “火火”

    “哎呀,我的手也烧起来了”

    “天呐,怎么扑不灭”

    “救命啊”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契丹人,转眼间,便被魔鬼鸡尾酒点燃,简直就像是人形蜡烛一般。

    堆积进陷坑里的契丹人,鬼哭狼嚎着想要爬出火海,可是,手刚挨上坑沿,就被自己的同伴抱住大腿,又给拖了下去。

    “哼,这是魔鬼的惩罚”李中易放下单筒望远镜,冷酷无情的说,“从此以后,我要叫契丹人看见咱们,就两腿发软,提不起刀,拉不开弦,催不动马”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