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在丙营的营区待了足有两个时辰之久,第三军的都指挥使廖山河,镇抚使谢远等一干将领们,都被杨小乙挡在了戒严区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中易游走于各个帐篷之间。

    李中易此来抽查,听到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廖山河、谢大郎等军政主将,知道他会不定期的抽查,也就足够了。

    李中易如是长期不进军营,则主官们欺上不瞒下的勾当,肯定会愈演愈烈,终至不可收拾。

    自古以来的拍脑袋决策,都和脱离基层的实际情况有关。野猪皮的雍正,所推行的几项改革,诸如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和当差,以及养廉银,为啥那么遭官僚们的嫉恨

    答案其实很简单,雍正招招命中官绅阶层的要害,割的都是汉族大地主大官僚们的肉。

    密切联系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从实际出发解决群众的问题,是李中易一直坚持的优良作风。

    等李中易听够了,走累了,这才唤来廖山河和谢远,让他们陪着去主帐歇歇脚,喝杯茶。

    在条令的高压约束下,军营之中又到处有军法司的眼线,廖山河和谢远绝不敢贪污受贿。

    可是,廖山河毕竟是一军之主将,手里握着第三军的实权,背着李中易搞点藏匿缴获物资的小动作,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此次攻破安喜后,廖山河为了更好的照应阵亡老部下们的家属,命心腹指挥私下里隐匿了一些银钱。

    李中易的突然驾临第三军的营地,廖山河心里直打鼓,莫非是东窗事发了

    廖山河一直偷眼去看镇抚使谢远,谢远虽然没有参与藏钱,却是个知情不报者。

    如果,廖山河藏钱是为了他自己的挥霍,谢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制止他。可是,廖山河偏偏是为了照顾阵亡将士的遗属,这就难办了。

    谢远斟酌再三,阵亡将士里边也有他的乡亲,就索性装了糊涂。

    军法司的眼线虽然遍布全军,却不是万能的。按照条令的标准配置,在队一级才设置军法官两名,忍受毕竟有限。

    在大军展开进攻的时候,按照惯例,一名军法官跟随队正一起行动,另一名则提刀在队尾监督。

    乱战之中,某些军官和士兵私藏目标很小的金银或是铜钱,又有上级打掩护,军法官们其实很难察觉。

    有人的地方,必有圈子,诸如同乡、同年讲武堂、同时入伍、一起立过功、一起授过勋等等等,都可以拿来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

    虽说是君子群而不党,然而,那是写到书上,骗傻子的文字。

    真实的状况是,军中山头林立,各种朋党的小圈子,大行其道。

    李中易也知道军中部下们各有山头,但是,他左思右想,琢磨了很久,却始终找不到彻底禁绝山头的有效措施。

    人际关系这玩意,完全不可能被条令所量化。难道说,李中易打算出乱命,禁止袍泽之间,走亲访友么

    军中的山头无法被禁绝,却可以被控制。李中易有意识的采取大换防,或是同级对调的手段,倒也有效的遏制了军中山头妨主的风险。

    李家军中,可以有很多的山头,却只允许李中易这个山头独大。大家有且只有抱紧了李中易的粗腿,才能真正的出人头地。

    讲武堂内,完全是李中易的天下。军中队正以上的军官,若想晋升提拔,必须进入讲武堂学习深造。考试合格结业分配的时候,由李中易一人独断,不容任何人置喙。

    甲军的检校队正,毕业分配的时候,一般都会调入乙军或是丙军任职。这么一来,原先提拔的恩主鞭长莫及,再也无法照应其升迁。

    朝廷的禁军,或是一般藩镇军阀的军队,如果敢这么干,军队反噬其主,肯定是大概率事件。

    李家军,从河池建军开始,就一直采取标准化的训练方式。无论刀盾兵、骑兵、长枪兵、弓弩兵、掷弹兵或是炮兵,都是分别在同一套训练大纲下,培养起来的战士。

    凡事,有利必有弊

    标准化训练出来的战士,成军迅速,纪律严明,对军阵和武器的理解比较深入。缺点是,很难产生天马行空的名将

    擅长机动中歼灭敌军的白起,那是当之无愧的名将。挟碾压之绝对军力,灭掉了赵、楚燕三国的王剪,算不算名将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

    偏偏,李中易学不来白起那一套,只能以王剪为师。李中易是超级务实的政客和军阀,他信奉的原则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在庙堂之上,谁都输不起,成则王,败则寇,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没啥好说。

    李中易如果输了,必是家破族灭,妻妾女儿任人玩弄,基业被人夺取的悲惨局面

    一言以蔽之,逐鹿中原,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让。

    在廖山河和谢远的陪同之下,李中易坐进了第三军的主将大帐,廖山河这里没有好茶可喝,只有契丹人很爱喝的砖茶。

    涩口的粗茶,李中易一口气喝下一大碗,他抬起手背,抹了把唇角的茶渍,大声唤道:“再来一碗。”

    廖山河按捺住心中的忐忑不安,又给李中易倒了一大碗粗茶。这一次,李中易并没有一口饮尽,而是将茶碗轻轻的摆到案几上,抬眼笑望着廖山河。

    廖山河摸不透李中易为何发笑,心里直打鼓,条令对私下藏匿缴获物资,处罚得十分十分严厉,他不清楚,李中易是不是听到了风声,才突然过来抽查。

    谢远的心里,多少也有些慌乱,知情不报,和完全不知情,性质迥然不同。镇抚系统存在的意义,除了掌管军中庶务之外,便是分主将之权,使其不能不敢乱来么

    在第三军中,指挥权归都指挥使廖山河,日常事务归镇抚使谢远,监督执行的是知军法分司事的姚东,三权鼎立,各安本分。

    廖山河落水了,谢远知情不报,已是一条线上的玛蚱。至于,鼻子一向很灵的姚东,有没有闻到异常的味道,廖、谢二人的心里都没底。

    李中易特别怀念有烟抽的时代,在这种场合下,每人点上一支烟,云遮雾罩之中,很多事情就好说了。

    廖山河的担心,其实颇有些道理,李中易今晚选择来抽查第三军的营地,的确是接到了军法分司的报告,有人暗中私藏钱财,矛头直指廖山河这个主将。

    军法司系统的报告,向来都是一式两份,一份递交给军法司,一份直接送到李中易的案头。

    这么安排的目的,显然是提防有人暗中做手脚,导致敏感的军中信息被人为阻断。

    大明朝开国后,朱重八建立锦衣卫的目的,是整肃屠杀掉元老重臣。永乐帝恢复锦衣卫的目的,其实是因为武力篡位,惟恐朝中大臣们口服心不服。

    至于,明朝后来的皇帝们,悍然组建了凶名昭著的东厂、西厂,甚至是内行厂,都是因为正确的信息被当权者有选择性的屏蔽于皇城之外。

    尽管在第三军的营地里转了很久,李中易依然没想好,究竟应该怎样处置,胆大包天的廖山河呢

    条令是死的,李中易拥有超越条令的特赦权,只是至今没有使用过罢了。

    李中易用人,向来是海纳百川,不拘一格,他的老部下们,来自于天南海北。有蜀国的猎户、穷鬼,也有京城的市民,还有朝廷禁军的军官。

    李家军的主力兵马,共有五军,廖山河原来禁军之中时,因为没有靠山,一直混得很惨。

    因为机缘巧合,廖山河跟了李中易之后,被一路提拔到了第三军都指挥使的高位。通俗的说,廖山河只能依靠李中易,也是李中易的心腹。

    身为主君的李中易,需要处置自家心腹的之时,才是最令他感到痛苦的时候。

    显然,私藏财物的歪风邪气,绝不可助长。可问题是,廖山河一旦被拿下了,无论派谁接任第三军的都指挥使,都存在资历不足的弊端。

    军中,那是最讲究资历和阶级的所在,老上级就是老上级,到哪里都需要尊重。

    电视剧亮剑里边,在围歼山崎大队的时候,李云龙教训程瞎子的那句话,令李中易至今印象深刻:告诉你们程瞎子,当年老子怎么教他打枪,现在就教他怎么打仗。

    话糙理不糙,李云龙当班长的时候,程瞎子就是他手下的普通一兵。啥叫资历这就是资历。

    李中易不是优柔寡断的怂人,他看了眼忐忑不安的廖山河,断然下了决心:此风绝不可涨

    “李潇松那小子总想着捞仗打,临来之前,我答应他了。”李中易慢条斯理的说,“近卫军还缺个都指挥使,我琢磨着,晓达你最合适。”

    听李中易这么一说,廖山河的一张老脸,顿时吓白了,被唬得半个屁都不敢放。

    谢远仔细一想,主公让李云潇换廖山河,实在是一招妙棋

    近卫军虽然都是选拔的军中精锐猛士,可问题是,轮到近卫军上阵杀敌的机会,少之又少。

    私下乱来的廖山河,被李中易约束在身边,肯定要受一番难熬的夹磨了,也算是不小的惩罚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