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都知道,仅仅靠六万兵马,不可能将带甲数十万的契丹人灭国。

    不过,如今的时机甚好,耶律休哥悍然发动政变,软禁了契丹睡皇。表面忠于契丹皇室,其实暗藏着祸心的奚王,趁着契丹皇族反抗耶律休哥的机会,在东京道起事。

    原本只是掐住了南京道和东京道商路的榆关,摇身一变,成了阻截休哥派兵镇压奚王叛乱的桥头堡。

    时至今日,小小的榆关,不仅牵动着契丹人的内斗,更成了李家军西进东征的军事要塞。

    李家军的上上下下,都对李中易的远见卓识,佩服得五体投地。

    明眼人都知道,如今的李家军正处于蒸蒸日上的茁壮成长时期,自从河池军兴以来,李中易就没打过败仗。

    自从晚唐以后,曾几何时,汉人的兵马居然敢于孤军西进,兵围契丹人的中转重地

    前帐在紧锣密鼓的商议作战计划,叶晓兰在后帐却一直闲得没事做,只要是军议的时候,李中易向来都是最后一个发言。

    李中易不说话,叶晓兰只得放下手里的毛笔,抬头看向一直捧着托盘,伺候在身侧的一名新收婢女。

    此婢姓薛,名唤杏娘,是薛家庄庄主薛程的嫡长女。李家军破庄之后,这薛杏娘因为知书达礼,又生得异常之俊俏,便被叶晓兰挑出来,打算将来让她顶替掉韩湘兰的位置。

    叶晓兰和韩湘兰之间的争宠,绝不仅仅是因为她们彼此之间,互相看不顺眼这么简单。

    韩湘兰和叶晓兰同出幽州名门,又是差不多前后成了李中易的女人,彼此之间的竞争关系,先天性的注定了,除非一方彻底败退,否则无法化解。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是代表性政治运作逻辑决定的客观规律,就是李中易本人,目前恐怕也没有彻底想明白其中的奥妙。

    目前,李中易只是出于权力制衡的需要,有意识的推波助澜,让叶晓兰和韩湘兰变成具有对抗性的竞争关系。

    然而,李中易没有深想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暗中观察,叶晓兰和韩湘兰都对李中易将来能够取得天下,乃至重新夺回燕云十六州,抱有极大的信心。

    不夸张的说,叶、韩二女,甚至比李中易本人的信心,都强得多

    俗话说得好,落一叶而知秋,由小事可以见大

    既然,叶晓兰和韩湘兰都认为李中易必成大业,那么,将来谁的家族出来代表幽州名门的利益,也就赤果果的摆在了她们二人的面前。

    叶晓兰的劣势是,幽州叶家鼠目寸光,不仅不协助她在后宅内争宠,居然公开将叶晓兰逐出了家门。

    如此的绝情,如果仅仅是为了迷惑住契丹人,避免叶家重蹈韩家被族灭的覆辙,那倒也罢了

    可问题是,叶家人私下里连封谅解信都没给叶晓兰送来,活脱脱把她当作了家族的弃子,从此不闻不问。

    叶晓兰接受过长时间良好的家族教育,她比谁都清楚,没有家族作后盾,将来,她的儿子想要上位作世子,几乎没有什么希望。

    同样的道理,幽州韩家被族灭,但韩湘兰至少还有个亲爹韩匡嗣窝在李中易的身边。

    不知道内情的人,普遍认为韩匡嗣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又不被李中易看重,大势已去,再也无法扑腾起来。

    但是,知道幽州韩家底细的叶晓兰,却不这么认为。幽州韩家自从投靠了契丹人之后,家中子弟从没断过出仕,屡居于高官厚禄之位。

    试想,曾经培养出了韩德让和韩德光这两个幽州青年的名士韩匡嗣,有可能是个无见识无能力的窝囊废么

    当然了,叶晓兰抢先替李中易生了个儿子,仅此一项,便占尽了优势。但这个优势,不过是暂时的罢了。以韩湘兰阴险狡诈的个性,总有一天会重获李中易的喜爱,生儿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基于长远的考虑,叶晓兰一直琢磨着,怎样让韩湘兰彻底的失宠呢这的确是个要命的大问题。

    豪门世家内部,女人之间的争宠手段,叶晓兰大致都懂。其中最主要的手段是,利用男人喜新厌旧的特点,不断的往男人枕边塞各种美人儿,以便帮着她固宠。

    当然了,历史上采用这一招的后院女人,数不胜数。其中,有真帮着固宠的,也有借机捞取盛宠之后,反手将旧主打入十八层地狱的狠毒女人。

    饱读史书的叶晓兰,对此自是心知肚明,所以,才显得十分犹豫。只可惜,叶家人把叶晓兰当作了弃子。

    如今的叶晓兰身边,竟找不出一个值得信赖,可以说说知心话,帮着办一些体己事的真正心腹之人,实在是遗憾之极。

    前帐那边,李中易一直没有开腔,叶晓兰低头喝了口热茶。不经意间,叶晓兰发现薛杏娘尽管低着头,装作十分乖顺的模样,可是,胸口处缓慢的起伏,却暴露了她的心机,她恐怕是在倾听前帐的动静吧

    “薛杏娘,跪到角落里去。”叶晓兰只觉得一阵胸闷,她本以为薛杏娘是个老实人,却不成想这个浪蹄子竟然十分擅长伪装。

    一个韩湘兰就足够叶晓兰头疼的了,再来一个同样心机深沉的女子,叶晓兰就不要想过好日子了。

    内帐的风云,在前帐参加军议的李中易,自然是一无所知的。此时的他,已经当了一个多时辰的哑巴。

    为了持续性的创造出场所的议事氛围,李中易努力克制住了插话的冲动,做到了只听不说,也算得上是颇为宽容有涵养的主公了。

    “山长,学生以为,休哥很可能早就把契丹主力调出了幽州,具体调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休哥的目的,必定是想把咱们引出榆关,一口吃掉。”

    终于轮到廖山河发言了,谁曾想,他刚一开口,就让李中易眼前猛的一亮。这是李中易到目前为止,听到的最特别的一种看法。

    如果,真让廖山河说中了,那么,换位思考一下休哥的想法,显然就可以得出一个和以往迥然不同的结论:休哥早就锁定李家军为头号劲敌。

    李中易越是细想,就越觉得廖山河看法,非常有道理,他所分析出来的逻辑,绝对是耶律休哥现在最想做的事。

    “也有可能是休哥的判断失误,没有料到我军会倾巢西进,他唱的是空城计,主力被契丹皇族的人牵制住了,也未可知。”马光达总是和廖山河的意见不同,但也说得言之在理。

    李中易面带微笑的频频点头,且不说马光达是否猜对了,但论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就必须大大的点赞。

    带兵这么多年以来,李中易深切感受到,制订作战计划,很多时候都是从匪夷所思的猜想开始的。

    尤其是在以弱敌强的时候,很多看似不可能的猜想,往往就变成了现实。

    夫战,庙算胜者,得算多也

    自从有了参议司之后,李家军的所有大将,都觉得打仗,忽然在一夜之间,变得简单多了。

    带兵的主将,不必再去搭理的那些永远都处理不完的军中琐事,只需要集中精力谋算打胜仗即可。

    马光达手里提着细木杆,绕着整个幽蓟平原的画了一个圈,神采奕奕的说:“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我军的精锐斥喉至少远出一百里地,如果有休哥的大军埋伏在附近,绝无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李中易摸着下巴笑了,马光达对斥喉营的评价,比他这个首创者,还要高得多呐。

    “不管怎么说,抢先拿下安喜县城,都是当务之急。”马光达分析了一大通后,斩钉截铁的给出了结论。

    廖山河被马光达抢了话,并没有当场甩脸色,他十分有耐心的等马光达总结陈词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再次举手发言。

    “我考虑的是,如果休哥掌握了咱们排除斥喉的规律,在故意引诱咱们来攻安喜的同时,安排幽州的主力大军,从外围一百五十里开始,向安喜包抄过来。以契丹人的行军的速度,一百五十里地,快走只需要三个时辰。只要围上来,同时切断咱们的粮道,哪怕我军最终能突围出去,也必有很大的损失。”廖山河只管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至于合理性是否充足,并不是他需要多虑的问题。

    “我个人倾向于休哥的判断失误,想唱一曲空城计,结果反被咱们钻了空子。”宋云祥思虑再三,比较认同廖山河的想法。

    “此地是大平原,地势平坦,非常适合骑兵作战。”刘贺扬提杆指着沙盘上的安喜县城,分析说,“如果我是休哥,一定会在此城中布置重兵,对外却谎称只有两万兵马。只要我军被阻挡在坚城之下,拖个十天半月的,休哥大可从容的从外围调主力包抄我军后路。”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休哥想以安喜吸引我军的注意力,等他击败了契丹皇族的反抗力量,再掉头与我军决战。”刘贺扬最后的补充,却又部分迎合了马光达的看法。

    李中易一念及此,不由瞥了眼的侃侃而谈的刘贺扬,全军的大将之中,就数他最会做人了。

    不过,刘贺扬的分析,也不无道理。换位思考一下,让李中易处在休哥的两面受敌的位置上,也必定会想方设法的抢先解决掉一方的力量,再集中全力和另一方决战。

    怎么说呢,休哥虽然顺利的接收了南京道的二十七万兵马,看似人手很多。但是,燕云十六州共有大大小小几十座城池需要防守,这就极大的削弱了休哥的机动作战力量。

    另外,据奚王所言,契丹皇族的反抗力量,以皮室军为主,大约有五万兵马。

    休哥就算是再厉害,要想击败这五万皮室军精锐,哪怕是偷袭,也至少需要派出三万以上的兵马,才不至于打成击溃战。

    当然了,李中易第一时间想到了另一种假设。鉴于南边的大周根本就无意北伐,休哥大可从容抽调出各城的主力守军,以大将率领五万人,牵制住内部的反抗力量。与此同时,休哥本人率领压倒性多数的兵力,东来与李中易决战。

    等大将们都发言完毕,主持军议的杨烈,扭头问坐在后边的参议:“诸位参议,有何高见”

    一时间,包括李中易在内,众人的目光全都聚到了后排的参议席上,大家默默的等待着参议们的意见。

    “我参议司早有定见,归纳下来后,共有二种看法,请容某家为诸公一一道来。”同知参议司事的何大贝,挺身而出,“众所周知,在大平原上设伏,并非易事,但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比如说,当年汉太祖的十万大军,被匈奴人包围在了白登山。”

    “契丹人以弓马骑射见长,哪怕是大平原之上,只要兵力远远多过我军,大可将主力重兵一分为二,一部只骚扰我军,并不决战;另一部则以逸待劳,等待我大军被拖垮拖疲,再突出奇兵,合而攻我。”何大贝的一席话,显然是参议们集体商议的结果,不仅令人耳目一新,更具有强烈的震撼性,“别忘了我军背后的耶律喊,他可是擅长截粮道的契丹名将。”

    俗话说的好,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兵者,诡道也。只要能够打赢战争,水淹、火烧、坑陷、毒杀等等狠招毒招,无所不其极

    李中易和杨烈不经意的对了个眼神,他们都从对方的习惯性动作上,看出了喜悦和欣慰的蛛丝马迹。

    大营外边的奴隶们,正在紧张的修筑营寨及防御设施,中军大帐内的讨论气氛,也越来越热烈。

    军议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

    老是这么争论下去,何时才是个了局

    李中易索性起身,笑着招呼大家:“暂且休会,一刻钟后继续商议。”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