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司马上制订新的作战计划,并标定各部作战舆图,限一个时辰内制作完毕。”

    自从有了功能不断完善,并且人员不断壮大的参议司之后,只需要条令制定到位,李中易这个大军统帅再不需要被繁琐的事务,缠得脱不开身了。

    参议司的新编制异常之庞大,几乎无所不包,其辖下有:作战房、军器房、舆图房、军需房、炮军房、联络房、夷虏房、外藩房、军法房等十几个房。

    其中,最重要的是作战房,负责制订及驻军作战计划,经统帅批准后,向全军下达作战命令。

    目前的作战房,设主官为郎中一名,员外郎三名。因作战房至关重要的职能,暂时由同知参议司事杨无双兼任郎中之职。

    与此同时,为了监督参议司的工作,确保军事机密不外泄,李中易派遣同知军法司事的李浩东,出任同知参议司事,分管军法房、夷虏房及外藩房的事务。

    军法房,名义上负责军法事务,实际上,承担的是总参军事情报局的职能。

    李浩东在外面的名声不彰,实际上,不仅资历甚老,而且脑子特别灵活,具有从事秘密战线事务的天赋。

    从李中易河池建军开始,李浩东便是乡帅牙兵队的什长,这么多年下来,他积功升至同知军法司事。

    军法司,负责监督整个李家军的一举一动,确保军令上传下达的畅通无阻,属于重点对内的专职情报机构。

    军法司的主官,一正二副,主官知军法司事,便是暂时被派去开封公干的左子光,左将明。

    另一位同知军法司事李延清,做事非常认真,甚至达到了苛刻的程度,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多少搞情报的天赋。所以,李中易便安排李延清,监督和鉴别军令的真伪,掌握部队的任何动向。

    至于李浩东,李中易知人善任,用其所长,让他收集整理赵匡胤、韩通、李重进、张永德、耶律休哥、契丹皇族以及奚王的动静。

    这些都是军事方面的安排,至于朝堂内部,尤其是政事堂的举措,自有李中易的盟友,同为托孤相公的李琼协助收集并通报给李中易。

    客观的说,李中易在军事情报方面的收集能力,可谓是成就斐然。

    然而,在庙堂之上,由于李中易不受士大夫文官集团的待见,屡屡被骂作铜臭子,消息来源也就异常的狭窄,消息的时效性总是慢好几拍。

    说白了,在掌握朝政大权的四品以上高级文官里面,李中易可用的也就李琼一人而已,可想而知的尴尬和艰难。

    不过,李中易并不在意文官集团对他的歧视态度,兵强马壮者为皇帝,这才是亘古不变的元规则。

    只会耍嘴皮子的秀才造反,别说三年无成,就算是一亿年也无法获得成功。

    闯贼自成攻破北京城后,满京城的皇亲国戚及文臣们,都在锋利的屠刀之下,乖乖的举手投降了。

    可笑的是,文臣官僚集团,料到了初一,却没料到闯贼自成会秋后算帐。他们不舍得借给崇祯的钱财,以及美貌的家眷,转眼间,都成了闯贼自成的囊中之物,实在是可叹呐。

    如今,李中易面临的也是大致相仿的局面。既然,文官集团瞧不起他这个铜臭子,坚决不肯和他合作,那么,将来也别怪李中易悍然挖掉他们垄断权力和财富的根基。

    就在杨无双紧张制订新作战计划的同时,沿途监视耶律喊的斥喉们,源源不断的赶来禀报耶律喊那边的最新情况。

    这个时候,就看出硕大奚车的好处了。李中易既不需要下车,亦毋须扎下大帐篷,直接坐在车厢内,便可以指挥大军作战。

    舆图房制作的南京道全图,横摊在李中易的脚边,他手上拿的则是安喜附近的地理详图。

    最新的战报和两幅舆图,彼此对照了一番之后,李中易不由翘起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耶律喊选的宿营地,既远离了河岸边的低凹处,又避开了容易火攻的一大片树林,而是以一座无名大土丘为圆心,将奚车挡在营地的最外围,不愧是休哥手下的宿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作战,耶律喊的设营方式,可谓是十分的稳妥,几乎没啥毛病。

    然而,行军打仗,除了将士们的勇武之外,地形地貌的特殊性,却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战争的胜负。

    根据安喜附近详细舆图的显示,由于耶律喊的大营,距离河岸大约有五里远。

    说句心里话,耶律喊不在河边扎营,非常符合常规的用兵之道,避免了上游蓄水攻之的隐患。

    可问题是,李家军手上掌握着大量的“鸡尾酒”,展开夜袭的时候,只需要从三面包抄放火,只留出靠滦河的这一面,则耶律喊的兵马很可能被全歼。

    无论在何时何地,李中易一直强调,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比夺取敌人的城池,重要得多。

    所以,杨无双主张偷袭滦州的想法,被李中易放在了下个一阶段再予以考虑,当务之急是想法子,聚歼耶律喊所部的精锐兵马。

    “中和啊,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我军作战,毋须计较一城一池之得失,只要歼灭了耶律喊,滦州就如同赤果果的美人儿一般,任由咱们摆布了。请注意,我说的是打一场歼灭战,而不是击溃战,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李中易下定了决心,杨无双自然遵从不悖。

    两军对垒,除了势力的对抗之外,还有心态上的较量。耶律喊以前没有和李家军正面交锋过,只知己却不知彼,还没开战便已输了三成。

    李家军的斥喉营,足有一千五百人之多,他们都是优中选优的最精锐之士,无论是弓马骑射,还是武器装备,包括彼此之间协同作战的默契程度,都远胜于军纪不严、斥喉数量不足的契丹人。

    设伏截杀敌方斥喉,乃是李家军斥喉们的必修课。论及,斥喉们遮蔽战场情势的能力,李家军胜了何止一筹

    更重要的是,舆图房提前勘测校正的详图,已经细化到了某口井在哪里的程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中易打的是一场半透明战役。

    李中易有自知之明,临阵指挥,他不如杨烈,也许还有耶律休哥。可是,由于保命的谨慎个性,李中易有本事把战场的情况,变成敌明我暗的态势。

    专业人做专业事,杨无双领着参议们,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便拿出了全新的作战方案。

    当李中易看见参议司的人抬着沙盘过来的时候,不由摸着下巴笑了,这还没开战呢,整个战区的情况,便已是了如指掌。

    “主公,经过斥喉们的反复确认,参议司以为,咱们应该佯装继续进攻安喜县的虚假态势。如果有可能,索性把安喜县城拿下。这么一来,耶律喊一定以为咱们是在冒进,从而放心大胆的去截断咱们的粮道,堵死咱们回军榆关的归路”杨无双指着沙盘上的滦州,一本正经的说,“我军汇合之后,大可利用机动力强悍的优势,掉过头袭取滦州。这么一来,便可以调动耶律喊回援滦州,以彼围点打援之道,还彼之身。”

    李中易仔细的琢磨了一番,觉得杨无双分析得很不错,耶律喊刚出滦州,警惕性一定很高。

    不如,暂时离耶律喊远一点,既可以大肆破坏幽蓟平原的春播,又可以麻痹耶律喊,可谓是一举两得。

    “好,就这么办了。”李中易的想法虽然被参议们集体否决了,但他依然由衷的高兴,这才叫作是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嘛。

    众人计长,一人计短,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是身为凡人的李中易呢

    “中和啊,我相信,名将的时代,即将过去了。”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杨无双,他当初组建参议司的目的,就是想把战争的行为,纳入到计划和可控制的范畴里边,如今看来,越来越强大的参议司,并没有让他失望。

    “指挥权交给李云潇,我累了半宿,该去睡觉了。”李中易的打了个哈欠,满意的瞥了眼杨无双,以及一帮子参议,扭头吩咐竹娘,“参议司的同仁们都熬得很辛苦,你吩咐厨师做一顿丰盛的夜宵,替我好好的款待款待他们。”

    行军途中,李中易和众人一样,都是相同食物的一日三餐,没有任何特殊性可言。

    不过,李中易身为大军统帅,熬夜商议军情,已成家常便饭。至于参议司就更不用说了,值班人员几乎天天熬夜。所以,中军帐内负责宵夜的灶上,夜里绝对不允许熄火,总有花色不同的吃食招待大家。

    不过,大家平日里吃的夜宵,翻过来倒过去,也就那么几样而已。现在,李中易亲口吩咐了下来,显然今夜大家都有了沾光的机会,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一时间,大家都无声的笑了,跟在杨无双的身后,各自散去。

    一直在旁边没吱声的竹娘,忽然说:“爷,奴家刚才暗中发现,参议们的笑容,完全发自内心。”

    李中易点点头,部下们的正确建议,被上司及时的采纳,比待遇上的迅速提升,更令人感到心情愉快。

    带兵的时间越长,李中易的胆子就越小,做事也就越谨慎。他的本钱有限,稍微有个不闪失,便是灭顶之灾。

    也正因为如此,李中易并不是刚愎自用的主君,非常听得进去部下们的意见。这么一来二去,集思广益,畅所欲言的氛围,慢慢的也就在李家军中固定了下来。

    ps:凌晨还有更,需要月票的鼓励,多谢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