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听了李云潇的建议,不由笑了,抬手拍了拍李云潇的肩膀,感叹道:“自河池军兴以来,潇松进步颇多,再过个十年八载的,吾必不如你。”

    李云潇听了李中易的打趣之言,不由一阵恶寒,低下头闷闷的说:“小的这点子本事,全是您手把手教出来的,您还不知道小的能吃几碗干饭”

    李中易哈哈一笑,又拍了拍李云潇的肩膀,叹道:“吾之赵子龙,已长成参天大树矣。”

    笑罢之后,李中易心里却是一阵落寞,难怪古有云,上位者最孤独

    随着李家军的实力不断膨胀,李中易的威望日隆,已经很少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真话,发牢骚了,包括李云潇在内。

    旁人且不去说它,李云潇成长得很快,却也越来越沉默寡言。

    与此相应的是,李中易用李云潇也越来越顺手了。很多时候,李中易根本毋须发话,一个眼神瞟过去,李云潇便知道该怎么去做。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不成

    李中易其实也很能够理解李云潇的难处,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谁人不懂

    只不过,李中易连个说知心话的朋友,都很难找出一人,心里多少有些不是个滋味。

    也许是察觉到了李中易的情绪有异,李云潇心里猛的打了个突,果断决定岔开话题,拱着手说:“爷,您觉着如何”

    李中易摆了摆手,微微一笑,说:“单看在此处建坞堡,便知所谓的青河崔一脉,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蓟州是座大城,沟深墙高,粮草齐备,又建有瓮城,即使有姓崔的做内应,只怕是反误了卿卿的性命。”

    李云潇猛一拍大腿,怪声叫道:“如果不是您一语道破天机,小的只怕是依然执迷不悟。”

    李中易暗暗叹了口气,李云潇这小子已经学会了恰到好处的拍马屁,拍得很有水准,他究竟是应该高兴呢,还是该担忧呢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只要李云潇一如既往的忠诚,知道什么就回答什么,不替任何人遮掩,李中易也懒得过多计较。

    换位思考一下,李中易对柴荣又何尝不是战战兢兢,谨小慎微呢

    “潇松啊,你吩咐下去,一定要注意搜索墙壁内的夹缝。咱们二入开京的时候,有人居然躲在外墙的夹层里边,想要暗算老子”李中易随便找了个由头,借题发挥的敲打李云潇。

    李云潇当即吓得变了颜色,赶忙低下脑袋,惶恐不安的解释说:“爷,自从那次险恶酿成大祸之后,小的足有半个月没睡好觉,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全是那刺客的模样。”

    李中易暗暗点头,李云潇虽然被吓住了,却没傻拉巴几的跪地求饶。如果,李云潇真的跪地请罪,李中易绝对会起疑心。

    军中的大将之中,就数李云潇待在李中易身边的时间最久,他不仅是近卫军的都指挥使,更是李家大宅的大总管。

    李中易和李云潇之间,既有主慈仆忠之旧谊,又有君臣相得之乐。如果,李云潇因为害怕惹祸,而自外于李中易,李中易显然不会好受。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做了对不起朋友的坏事,心思难免会重,聚会难免会尽可能的少。

    “主公,臣不该心思过重,有些话都不敢和您说”李云潇只要一想到李中易险些被刺,本该重重的治罪,却轻轻的放过了他,心里的感激之情,不由迅速漫过了心房堤坝,“不过,臣身处嫌疑之地,不得不谨言慎行。您曾经教导过臣,少说空话,多办实事。臣请辞内宅总管之职,恳请主公您务必允准。”

    随着李中易儿子数量的不断增多,李云潇心头的那根紧张之弦,终于绷不住了。

    提刀上马,冲锋陷阵,甚至替李中易挡枪掩箭,李云潇都无所畏惧。可是,随着老李家的少主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世,并渐渐长大,李云潇真的怕了。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李云潇怕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必然会出现的世子之争。

    “潇松啊,相信我,将来若有那么一天,事前必会替你及你的家族寻一条光明正道。”李中易重重的一掌,拍在李云潇的肩头,他们俩名为君臣主仆,实际上情同手足。

    只要李云潇一直忠心耿耿,又遵纪守法,李中易完全不介意,将来立世子之前,提前替李云潇谋划一番必要的出路。

    “爷”一直没跪的李云潇,实在忍不住,跪伏于李中易的脚边,放声嚎啕大哭。

    李中易见守在不远处的侍从们,纷纷看了过来,他不由抬腿踢了踢李云潇的屁股,没好气骂道:“瞧你那副怂样,赶紧给老子滚蛋,有多远滚多远,瞧见你就五心烦躁。”

    李云潇慌忙爬起身子,抬起衣袖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满心欢喜的掉头就跑。

    李中易眼瞅着李云潇的蹦蹦跳跳的背影,心里却在感叹不已,忠心耿耿的李云潇一直都在,可是,亲密无间什么话都敢说的李潇松,从此一去不复返,再也回不来了

    李云潇亲自带人,在堡内折腾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之后,这才拍马出堡,恭请李中易入住堡主府内。

    这时,李中易已经和竹娘说了好一会子闲话,从东家长,到西家短,仿佛长舌妇一般,无所不谈,还都是琐碎的生活小事。

    李中易的妻妾之中,论感激之情,李七娘当仁不让。论征服的成就感,非叶晓兰和韩湘兰莫属。

    但是,若问李中易和谁在一起最自在,什么话都可以说,必是竹娘无疑。

    竹娘虽是折赛花的侍婢出身,大户里的弯弯绕绕她都懂,但是,在李中易的面前,她从来没有替折家说过半句好话。

    俗话说得好,无欲则刚,李中易也是个怪胎,偏偏喜欢直来直去,且从无私心的竹娘。

    现代人,很可能骂李中易是一匹厚颜无耻的种马,而且是超级大种马。

    可是,在这后周的时代,以李中易的权势和地位,仅有区区数妾而已,非但不是显摆,反而失了他当朝相公兼头号大军阀的声威。

    别说李中易了,就算是比他穷一万倍的赵匡胤的身边,已有十八个妾室。

    至于,淮南节度使,使相李重进,更是有妾五十多名。

    对于藩镇们而言,身边的女人多,并不仅仅是好色那么简单,更主要的是,符合身份的排场需要。

    李云潇只看杨小乙守在竹娘的车前,便知道李中易和她在一起,便下马走到车窗前,小声禀道:“爷,这是姓崔的供状,请您过目。”

    李中易知道李云潇是个精细之人,等闲的书信不可能拿到他跟前来现眼,便伸手接过供状,仔细的看了一遍,不由笑出了声,“这位崔瑰仁兄为了活命,还真敢吹牛啊。嘿嘿,你把姓崔的提来这里,老子要亲自审审他。”

    “喏。”

    不大的工夫,早有准备的李云潇领着几名亲卫牙兵,将那位崔瑰老兄推推搡搡的弄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跪下。”李云潇沉声喝斥崔瑰,令其大礼参拜。李家军中没有下跪这么一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了汉奸的崔瑰有不跪的资格。

    “小人崔瑰,拜见李相公。”

    实际上,崔瑰没等李云潇把话说完,已经乖乖的双膝跪地,重重的叩了九个的响头,额上已然见血。

    李中易撇了撇嘴,古往今来的汉奸都是一个鸟样,没抓住他吧,欺负老百姓一套一套的,花样百变,心狠手毒。

    可是,汉奸一旦就擒,软骨头病立时发作,瞧崔瑰那副恭顺之极的模样,比跪拜他的自家亲爹还要虔诚无数倍。

    “来人,取纸笔来。”李中易扬声吩咐之后,当场命崔瑰写出清河崔氏以及蓟州崔氏的家谱详情。

    “慢慢的写,仔细的写,认真的写,若有一字作伪,吾也懒得将你千刀万剐,索性车裂算了。”李中易出其不意的让崔瑰默写家谱,实在是大出于崔瑰的意料之外。

    崔瑰眨了眨眼,眼珠子转动间,顿时来了主意,他故作为难的样子,小声抽泣道:“小人幼年之时,曾因淘气爬到大树之上,不慎跌下,脑子有点不太灵光,记忆力差极了。”

    “哦”李中易差点笑喷了,尼玛,这不是和起点穿越小说里,主角亮相的台词几乎一模一样么

    李中易也眨了眨眼,忽然问崔瑰:“手机打不通了”他有些怀疑崔瑰是另一个穿越者,故意冷不丁的试探一下。

    一直盯着崔瑰两眼的李中易,只看到了满满的疑惑,并没有发现情绪的丝毫波动。

    李中易自嘲的笑了,看来,他想太多了,崔瑰只是个货真价实的投靠了契丹人的汉奸罢了。

    “既然脑子不灵光了,留你何用”李中易翻脸比翻书还快,“拖下去,砍下首级,拿来我看。”

    崔瑰有办法找到内应也好,纯属骗人也罢,从李中易怀疑他也是穿越者的那一刻起,崔瑰已经算是死人了。

    “啊”牙兵们不由分说的将崔瑰堵上嘴,拖到一旁,手起刀落,砍下首级后,用托盘装了捧到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仔细的看了好几眼,这才吩咐人,把首级拿去大坑那边埋了。

    ps:三更到位,求鼓励的月票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