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府州,折家,老太公内书房里。

    折老太公仰面靠在胡椅上,蹙着稀疏的白眉,脸色很难看。

    肃手立于折老太公面前的折德扆,明知道折家的老祖宗心里不痛快,却依然硬着头皮,小声说:“自从党项人臣服于李无咎之后,虽然没了战事,可是,连接西域的商路,竟然慢慢的中断了,咱们家能收的过路商税,越来越少,这是其一。其二是,咱们府州的水田就那么多,虽然这些年不打仗了,然而,丁男越来越多,田却不够分的,田赋以是越来越少。”

    “哦,照你这么说,是灵州的郭怀抢走了咱们家的商税喽”折老太公扭头瞪着折德扆,没好气的反问,“咱们府州太平了,反而岁入少了,这都是旁人的问题,你这个当家人就可以完全撇清了”

    折德扆听出折老太公语音不善,慌忙作揖,解释说:“咱们家的商税,其实比开封都轻得多,仅仅是五税一而已,城门税也减到了每人50文铜钱,可是,商人们偏偏就不来了。儿子私下里派人找商人打听过,朔方那边的商税居然是十税一,特殊的时期,竟然低至二十税一。大人,这个世界上的奸商,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杂秽,明明咱们府州离中原更近,却偏偏要走灵州那边。”

    折从阮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怒瞪着折德扆,厉声发问:“那么田赋呢”

    折德扆低垂头,苦涩的一笑,说:“咱们家的田赋是十税三,灵州那边却是十税一,足足少了三倍。不仅如此,灵州那边更新颁布了授田令,男丁授三十亩地,女子授二十亩。”

    “大人,再不想辙,恐怕就不妙了。除了咱们家的农奴之外,哪怕家有几亩薄田的贱农,也都人心浮动,有好些贱农拖家带口的想去灵州。”折德扆轻喘了口气,接着叹道,“如果不是儿子手快,命人封锁了边境,只怕是贱农们都要跑光了。”

    折从阮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训斥折德扆:“既然李中易敢减税,咱们家又为何减不得”

    折德扆瞄了瞄折从阮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咱们家这些年扩军到了两万五千人,足足比此前多了一万人,这么多官兵人吃马嚼的,收入又日益减少,日子也就越来越艰难了。”

    站在西北豪门军阀的角度上,折从阮非常理解儿子的难处,藩镇的根本,全在枪杆子的实力多寡。

    怎么说呢,随着李中易那小子的势力越来越膨胀,西北折家若想跟着李中易分一杯重重的羹,扩军备战势在必行。

    扩军,最重要的不是人,而是钱和粮。关于这一点,只要是有脑子的世家藩镇,都明白其中的奥妙。

    一群乌合之众的战斗力,远不如一支规模虽小却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这是早有公论的见识。

    历史上,农民起义之初,大多数领头者的文化素质非常低,见识也很短,比如陈胜和吴广。

    等到国家被没文化没见识的农民起义领袖搅乱了,就轮到见多识广素质高的野心家们登场了,比如说,项羽、刘季。

    项羽,出自楚国名门项氏,其祖父项燕是楚国的名将,他可是受过良好教育,非常有见识的大贵族子弟。

    至于,刘邦的确没啥文化,却见多识广,擅谋人心,心狠手毒,懂得追随者们需要什么。

    用现代语言来评价项羽和刘邦,其实也就是一句话而已:大流氓刘邦心狠手辣,做事没有底线,却比项羽这个大贵族更接地气。

    这个所谓的地气,一言以蔽之,唯利益二字

    换句话说,无论领头者的私德多少糟糕,只要不拘一格的提拔人才,懂得把到手的利益分配给追随者,基本上都会取得或大或小的成功。

    作为西北的名门世家,府州折家既有和李中易利益一致的地方,又有必须提防的一面,这也是长达近百年的斗争过程中,所掌握的政治经验和智慧。

    历朝历代的君主,在打江山的时候,自然是盟友越多越好。然而,到了坐江山分果实的时候,削藩也就成了必然。

    折从阮非常看好李中易将来的前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的放弃掉府州这块王土之外的私有领地。

    在府州地界上,折家名为周臣,其实傻子都知道,老折家才是真正的统治者。作为折家的最高掌权者的折老太公,更是出口成宪,一言可决属民的生死。

    至于,朝廷的诏命以及典章制度,在府州的一亩三分地上,其效力其实和一堆废纸,完全没啥两样。

    通俗的说,折老太公就是府州的天,折家便是府州那高高在上的云彩。

    折德扆扩军备战,那时经过家族会议,获得通过的既定方针,折从阮自然不会说啥,毕竟那符合折家的根本利益。

    问题是,由于包括灵州、夏州等李中易的辖境内,大肆颁布分田令,免除城门税,免除人头税,极大的影响了府州的钱粮收入,这就有麻烦了。

    “大郎,要不咱们家暂且裁减五千兵马”

    折从阮擅长权谋,却不通经济和经营之道,折德扆传承了折老太公的衣钵,也是个不懂耕种和经商的典型武将。

    “唉,大人,如果不趁现在扩充军力,将来等李无咎挺进中原之时,咱们家可就分不到啥好东西了呀。”折德扆秉承武将世家的见识,有兵才有一切的原则,已经深入骨髓,再难改变。

    折从阮眯起一双老眼,不禁联想到了李中易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有枪便是草头王。

    道理是清晰的,逻辑是正确的,折从阮早就明白这些,只是不如李中易的总结这么言简意赅罢了。

    “那怎么办难道说,让郭怀不分田,不减税赋”折从阮说着自己就笑了,“郭怀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敢私下里胡整”

    折德扆能够接掌折家的基业,除了是嫡长子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见识、谋略和武勇,都远胜于折从阮的其余诸子。

    现在的问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折家人都不懂耕种和经商的门道,乐子也就闹大了。

    就在折家父子瞅眉不展之时,门房上突然来人通传,“禀老太公,麟州杨家的大郎杨崇贵突然到了府门前,说是想求见老太公您。”

    折从阮惊疑不定的望了眼折德扆,折德扆也没料到,杨家会突然派人过来,而且居然是突然上门,并未事先派人送拜贴过来。

    这个时代的名门望族,彼此之间的登门拜访,都有一定的礼仪规矩。比如说,杨崇贵应该先使人送上来拜贴,约好时间之后,再登折家之门,拜访折老太公,这才符合折、杨两家的高贵身份,否则便是极为失礼的不恭举止。

    就算是在现代,除了关系极其紧密,熟不拘礼的铁杆朋友之外,一般朋友或是亲戚登门拜访,至少也要提前打个电话预约一下吧

    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由于抱团取暖的需要,近几十年来,一直都是紧密的政治和军事盟友。

    只是,由于李中易的横空出世,轻而易举的就推翻了党项一族在西北的霸权,并且征服了整个党项一族。

    党项人掌握的定难军,彻底落入李中易的手中之后,府州和麟州近几十年以来,一直面临的南部军事压力,几乎在眨眼间便消失了,只需要集中精力对抗东边晋阳的刘汉政权。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府州虽然距离刘汉的边境,比麟州更近一些,但是,府州的地界内多山,且多草滩湖泊,晋阳刘汉的兵马若想西进攻府州,需要克服的地理上的不利条件,远比一马平川的麟州,困难得多。

    再加上,府州北面紧邻河套之顶的胜州,也已经落入到了李中易的手上,契丹人若想渡黄河南进,首先就要考虑灵州军的反击。

    这么一来,府州以前三面环敌的战略军事压力,陡然间少了两面,只需要防备东边的晋阳刘汉政权即可。

    麟州杨家的处境,却比府州折家恶劣了许多,杨家北面、西面和南面的军事压力固然消失了,可是,东边的晋阳刘汉若想进攻夏、灵诸州,却必须经过杨家的地盘。

    单单是晋阳刘家,麟州杨家恐怕还没放在眼里,问题是,契丹人驻在西京道的兵马,屡屡配合晋阳兵西进,给杨家造成了极大的军事压力。

    折从阮一直有个心病,以前,折、杨两家是亲密盟友之时,约好了娃娃亲,等折赛花及竿后,便嫁给杨崇贵。

    谁曾想,计划没有变化快,肆虐西北长达数十年之久,一直危及折家生死存亡的党项族拓拔家,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李中易彻底击垮。

    驱走了党项拓拔家这头恶狼之后,折家人只高兴了半天,便意识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新情况:比党项拓拔家更凶狠数倍的李家灵州军,从三面环绕着老折家。

    虽然,党项人、契丹人以及晋阳刘汉围攻府州折家,被狡诈的李中易所利用,但不管怎么说,李中易都对折家有拯危定难之功。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是老生常谈,却也是至理名言

    身为折家嫡孙女的折赛花,十分委屈的成了李中易的平妻,便是折家基于当时的政治军事基本形势,作出的名为联姻,实为军事结盟的决断。

    只是,让折赛花嫁给李中易,固然有利于折家的根本利益。然而,和杨家毁婚的恶劣行径,令折老太公难免一直有愧于心。

    从那以后,折杨两家的盟友关系,比此前淡了不知道多少倍。

    “杨家大郎此次前来,恐怕是东边有变吧”折从阮敏感的意识到,契丹人或许有了大动作了。

    折德扆见父亲一直望着他,便摇了摇头,说:“咱们家的斥喉一直死死的盯着东边的动静,没听说过契丹人有南侵之意呀”

    折从阮觉得,既然想不通杨崇贵此行的来意,索性不去想他,便命人去寻折御勋。

    折御勋和杨崇贵同辈,又是折家的嫡长孙,身份旗鼓相当,由他去大门口迎接杨崇贵进府,再合适也不过了。

    折从阮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他自然很清楚,自从李中易成了折家的孙女婿之后,折、杨两家的亲密关系,早就是名存实亡,大大的不如从前了。

    如果杨崇贵顶在折从阮的面前,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折老太公因为当初的毁婚另嫁,满是愧疚之情,还真不好意思开口回绝。

    折老太公起身走了,借口也是现成的,人老了,身子骨大不如从前了,到城外的别院休养去了。

    折从阮可以走,折德扆是折家的当家家主,他却是走不脱的,只得硬着头皮回了折家的主院,等着杨崇贵过来拜见。

    不大的工夫,折御勋陪着杨崇贵来到了上房门外,一直站在台阶上的折德扆,满面堆笑的步下台阶,一边迎上去,一边热情的招呼杨崇贵,“虎娃,好久没见了,可想死我了。”

    为了联络折、杨两家下一代的感情,杨崇贵十岁以前,以准孙婿的身份,曾在折家住过大半年的时间,虎娃便是杨崇贵的乳名。

    “晚辈拜见折家叔父。”

    谁曾想,杨崇贵根本没领折德扆有意套近乎的人情,硬梆梆的一声折家叔父,楞是把两家的交情,拉远了十万八千里之遥。

    折德扆哪里不明白呢,对于折家毁婚的行径,杨崇贵的心里岂能不怨

    尽管杨崇贵心里带着气,说的也是气话,可是,心里始终有愧的折德扆,却只当没听出来一般,温和的笑道:“虎娃和狗楞子乃是打小的交情,就不必如此生分了,还是唤吾一声德叔父吧”

    折家叔父,和德叔父之间的区别,哪怕是傻子也明白其中的亲疏远近。

    以折德扆的身份,又是长辈,此话已经算是变相的道歉了。

    可是,杨崇贵依然面不改色的说:“多谢折家叔父的厚爱,晚辈何德何能,安敢坏了尊卑大道”

    得了,看样子是把杨家彻底的得罪光了,折德扆暗暗叹息一声。论及他的本心,其实很不情愿与杨家毁婚,委屈唯一的掌上明珠去给李中易作劳什子平妻,奈何拗不过老父亲的决断,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要知道,再大的所谓平妻,见了正室嫡妻,都必须敬茶行礼。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