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七娘见李中易的情绪有些低落,便用公筷替他夹了一筷子白菘,笑嘻嘻的说:“爷,想什么心事呢早膳也用得不香”

    和自家女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李中易从不讲究什么食不语的规矩,他放下手里的筷子,长吁了口气,叹道:“花了无数的心血,得来的却是美梦成空,我这是心里憋得慌。”

    李中易私下里很乐意和李七娘聊聊天,说说知心话,为难事,李七娘也听说过火炮的一些事。

    李七娘虽然没有搞懂火炮究竟有多厉害,那也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只是李中易的心绪不佳,她便想逗他开心,故意拿腔捏调的说:“昨儿个,金夫人领了一位贵夫人和一位贵女进来探望做月子的金姨娘,奴家瞅了那么一眼,嘻嘻,那位贵女长得可真是如花似玉,我见犹怜呢”

    这后宅中的女人,从竹娘开始,一直到彩娇,接二连三的产子或产女,一时间竟无女主人打理宅内事务,李中易便命李七娘临时管着家务事。

    按照规矩,外妇无论是进后宅还是离宅,都必须拜见掌家娘子。得了掌家娘子的同意,并派侍婢拿着专门的对牌一路陪同着,才能在二门内自由通行。

    郑氏领人进来看望看望彩娇,李七娘如果不知情,那就要出大事了。

    李中易一向是以军法治家,不合规矩的事情,轻则杖责,重则杖毙,绝不轻饶。

    李七娘掌家之后,打理的事务越多,就越察觉到军法治家的厉害。在这后宅之内,人人谨守本分,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哪怕是再受宠的姨娘,她们身边的大丫鬟们,也不敢仗势欺人,恃宠而娇。

    别的倒也罢了,李七娘最觉得省心的是,老李家后宅内的女人们,无论吃穿用度都需要自己掏钱。

    按照规矩,后宅内的女人们每月都按照各自的标准,定时领取数额不小的一笔月例银钱。

    这份固定的月例银钱,包括打赏下人,想吃人参,想炖燕窝,想穿蜀锦的衣裳等一切开销在内。

    月例银钱的使用规矩,简单明了:按时发放,开销过大的超出不补,没花完的可作私房钱。

    比如说,叶姨娘今儿个想吃炖鹿肉,就必须昨日晌午之前,给掌家娘子下吃食单子,并将相应的开支银钱随单送过来。

    李七娘接了单子之后,只需要吩咐采买的管家,命他出门去采购即可。

    这么一来,天知道省了多少事

    别人家是个啥样,李七娘并不清楚。她那位掌管着滑阳郡王府家务事的母亲,常年累月忙得脚不点地,身子骨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却是清楚明白的。

    要命的是,李七娘的生母尽管累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却始终乐此不疲,惟恐失了掌家的权力,实在是怪哉

    李中易心里明白,李七娘不过是想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暗示一下,郑氏带人进来探望彩娇,其实是别有用心。

    再大度的女人,也不可能毫无芥蒂的将自家男人推入别的女人怀抱中去,李七娘也不例外。

    不过,为了让李中易高兴起来,李七娘宁愿让别的女人分宠,这份爱确实令李中易觉得十分吃重,颇有些受不起。

    李中易夹了一筷子李七娘最爱吃的酱肘子,放入她面前的食碟内,笑眯眯的说:“多吃点,肉肉太少了。”

    李七娘听了肉肉二字,粉颊不可抑制的飞红,耳根子没来由的一阵发烫,她羞涩难当的嗔道:“尽说混话。”

    李中易得意的一笑,李七娘虽未破身,却每晚侍寝于枕席之间,这有情人搂在一块儿,可想而知的定会发生一些情事。

    肉肉,此肉非彼肉,李七娘明白,李中易清楚,除此之外别无他人知晓。

    李中易等李七娘吃掉了碟子里的酱肘子,又替她夹了一筷子爆顺风猪耳,这也是李七娘每日必点的菜,爱吃极了。

    以滑阳郡王府的殷实家底,李七娘又是嫡长孙女,颇得李琼的宠爱,寻常人家难得一尝的羊肉,她早就吃腻了。

    反而是,寻常人家偶尔舍出银钱打打牙祭的猪肘、猪耳,乃至于富贵人家从来不沾边的猪下水,只要用大料卤过,李七娘都甘之如饴,特别爱吃。

    大军出征在外的时候,李中易和普通士兵的吃食完全一致,都是几张发硬的烙饼,泡入一大碗撒了葱花的羊骨头汤中,吃得暖暖和和,满头大汗,十分尽兴。

    居家日常的早晨,李中易也吃得比较简单。一大碗猪肉、白菘、竹笋组合而成的三鲜手擀面,搭配上几味酱菜,汤汤水水的吃食,闻着香又填得饱肚子。

    只是,自从李七娘自开封寻来之后,为照顾好佳人的生活,免得委屈了美娇娘。她院里的餐桌上,各种吃食变得琳琅满目:单单小笼包就有七八种花样,更别提面窝、油条之类的稀罕吃食,只要是李七娘爱吃的早膳,应有尽有。

    吃罢早膳,李中易手捧茶盏,歪在贵妃榻上,琢磨着改进火炮铸造工艺的新路子。

    李七娘从净房出来,随意的坐到贵妃榻旁的小锦凳上,小声说:“爷,奴家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中易扭头看了眼李七娘,发觉她蹙紧秀眉,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便放下茶盏,拉过她的小手,信口道:“想家了”

    李七娘本想说别的事,让李中易这么一打岔,倒真的勾起了她的思乡情,情不自禁的叹息道:“唉,出来这么久了,还真的想念娘亲做的桂花糕。也不知道,祖父他老人家的老寒腿是不是又犯病了”

    “娘子啊,与家人分离总归是暂时的,咱们迟早会回开封常住的。”

    自从二次渡海东征以来,李中易离家也有两年多了,尽管一直和家里有书信来往,明知道家中无事,依然会担心孩子们是否又淘气了,父母的身子骨是否硬朗,留在家里的妾室们是不是又明争暗斗了

    就在李中易胡思乱想之际,李七娘终于记起方才要说的事,便小声道:“爷,那金姨娘尚在月子中,这女儿家的身子金贵,奴家担心她养不好身子,将来会吃大亏。”

    李中易微微一楞,随即意识到,李七娘这是意有所指,只怕是疑心郑氏进出后宅的次数太多

    也难怪李七娘会起疑心,莫说是堂堂楚国公的后宅,就算是寻常百姓之家,又哪有妾氏之母,隔三差五登门看望闺女的道理

    见李中易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李七娘知道经过提醒之后,男人听进去了,便直接抛出担忧的话题,“若是寻常的日子,倒也罢了,您可是大英雄呢稍微有个闪失的话奴家只能陪着您一起”

    李中易担心的是,被李七娘察觉到了他和郑氏之间的j情,却不成想,李七娘担忧的是郑氏那边会走漏了风声。

    由于不伦私情的存在,李中易担心传出去影响自家的声誉,就把郑氏身旁伺候的男仆和女婢,全都淘换了一遍。

    如今,郑氏的身边人,全都是李中易从开封的别庄那边派来的心腹下人。这些心腹下人,既帮着伺候照料郑氏,同时又暗中盯着郑氏,免得走漏了重要的消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事。

    李七娘的担忧,确实是有道理的,说的也都是正经话。只不过,李七娘不知道的是,由于身边的女人都在坐月子,李中易身体内燃烧的旺火,只能偷偷的发泄在郑氏身上。

    别看李中易每晚都歇在李七娘的身旁,只要郑氏进了府,他总会在下午公务处理完毕之时,溜去恒温游泳池那边,偷偷的和郑氏相会。

    实话实说,偷来的欢愉,就仿佛是大烟瘾一般,李中易得闲的时候儿,不偷上那么一回两回,心里就会发痒。

    不过,既然李七娘注意到了郑氏,李中易就不能不多想了。万一是李七娘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察觉到了李中易和郑氏的私情,却不好意思直接戳穿,这就有些棘手了。

    李七娘抛弃了女儿家的声誉,不远千里寻李中易,李中易又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岂能不感动

    “嗯,这事儿你不太好去和彩娇说,回头我过去的时候,提点她一下,别让郑氏来得太过频繁。”李中易装出若其事的样子,淡淡的拿出了解决的方案之后,眼神的余光一直瞅着李七娘,观察着她的反应。

    李七娘长松了口气,笑道:“若是如此,那便甚好。奴家虽然暂时掌着家务事,却毕竟无名无分”

    李中易也暗暗松了口气,由此看来,李七娘尚且不知他和郑氏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情事,为免李七娘说出令人伤感的话来,他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小嘴,同时拉过她的小手,按在左胸的心房之上,温柔的说:“亲亲,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意么”

    谁知,李七娘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说:“奴家只知道,咎郎是个有眼光的男人,等闲的女子那是绝对看不上眼的。”

    李中易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李七娘显然对他能否管住裤裆,不去沾惹美貌的女子,并无太多的信心。

    “罢了,罢了,只要咎郎你心里有奴家的一席之地,奴家也就心满意足了。”李七娘也不想太过刺激了李中易,随即替他搭了个台阶,免得他磨不开面子,反倒伤了两人之间的情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