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侯王中鹏心里很烦躁,长子王学汉丢了实权,整个侯府眼看着就要一步步的走向衰落,身为家主的王中鹏,岂能不心急如焚

    内殿直小底四班,那是皇帝身边的近身侍卫,时常有在皇帝跟前露脸的机会。只要抓住了机遇,又简在帝心,王学汉的前程原本是一片光明。

    可是,谁曾想,范质为了抑制武将们的权势,竟然设立了前所未有的审官西院。

    所谓的审官西院,在李中易看来,其职权范围类似于总政治部所属的干部部。

    不管是哪个时代,哪个国家,哪个朝代,人事任免大权,始终都是重中之重。

    在如今的大周,由于官僚管理体制的落后,六品以下官员的任免,并不需要经过皇帝的允准,政事堂直接下札牒即可。

    也正因为如此,政事堂的权柄重得吓死人。毕竟,四品以上的大员,谁不是从微末小官一步步提拔上来的

    朝里有人好做官权力永远是金子塔的结构,仕途之路,下宽上窄,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提拔谁不提拔谁,一是看靠山,二是看政绩,主要是靠山要硬。

    政事堂的相公们,自然不屑于去搭理八、九品的芝麻官。可是,相公们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们靠着门生故旧的支持,才有可能稳立于朝堂之上。

    门生故旧的门生故旧,由下往上,织成了一张庞大而又严密的关系网,这就是所谓的派系。

    鲜活的例子便是范质,范首相。他的门人遍及整个朝堂,他看谁不顺眼,只须在政事堂内使个眼色,连话都不需要说,自有门生替他扑上去咬人。

    以前,范质虽然权重,势力范围也仅限于文臣体系。自从,审官西院成立之后,范质的手,已经深深的插入到武将勋贵集团的老巢之中。

    明面上,范质确实帮着皇家,慢慢的解决着武将权重,藩镇拥兵的大弊端。可是,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面对比李中易崛起的速度,还要快得多的范首相,符太后怕不怕担心不担心忧虑不忧虑呢

    说起来,符太后也确实很不容易。前门盘着李中易这头羽翼丰满的猛虎,后边的范质越来越像霍光,再加上不省心的李谷、王溥,态度晦暗不明的赵匡胤,憨直鲁莽的韩通。

    天下,这么大一个家,实在是难当啊

    符太后的家难不难当,关王中鹏鸟事,他的家已露败相,这才是要命的大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王中鹏的许昌侯,并不是可以世袭罔替的爵位,甚至都不是降等袭封的爵位。也就是说,只要王中鹏两眼一闭蹬了腿,原本高高在上的侯府,转眼间,便和普通的武将之家,没有了多大的区别。

    尽管,范质没有把事情做绝,给了王学汉一个伯爵的头衔。可问题是,傻瓜都明白,再大的世家,如果家中子弟没有了掌握实权的高官,仅靠爵位的那点子俸禄,根本就是入不敷出的局面,就算家有一座大金山,迟早也会被败个精光。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何况是上过战场,见过无数人血的将军呢

    上马打天下,下马抚万民,这基本上已经成了历朝历代的治理规律。

    说白了,就是打江山的时候,要靠武将们奋勇当先,不怕死。坐天下的时候,上位者既要防备不怕死的武将们反噬其主,又要把万民教化成为顺民,重文抑武的倾向,便会越来越明显。

    “禀侯爷,大公子回来了。”老仆的轻声禀报,将王中鹏从沉思之中回到现实。

    “叫他进来吧。”王中鹏眯起双眼,抬头望着屋顶的大梁,若有所思的一眨不眨。

    “大人,李老相公说,李七娘子的脸上出了可怕的疹子,完全无法见人,去观里求了签,需要去海边避一避。”王学汉和王中鹏两父子之间的感情非常好,也没有拘束于那些俗礼,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王中鹏的面前。

    “海边”王中鹏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那对小玉球,一边低头沉思,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笑了,“李无咎可不就是在海边么”

    王学汉起初没明白王中鹏的意思,仔细一琢磨着,马上醒过神来,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了。

    “唉,大郎啊,我不如李老相公远矣。”王中鹏感慨万千的叹息着说,“谁又能够料想得到,昔日的顶儿尖的武将之一,如今的政事堂老相公,竟然舍得下颜面,不怕被碰人戳脊梁骨,就凭这过人的见识,郡王府迟早会变成亲王府,甚至有可能成为外戚”

    以前的王中鹏,其实是个不怎么懂政治游戏的大老粗,上阵杀敌,绝不含糊,提笔算计人心打笔墨官司,那就瞬间成渣。

    自从,大郎王学汉进了内殿直小底四班之后,核心权力圈内的动态,源源不断的送到王中鹏的手头。

    有了准确的信息,看多了旁人失败或是成功的根源,就算是再傻,王中鹏也会摸到一些门道。

    “韩通这小子是个地地道道的白眼狼。”王中鹏只要提及韩通这个名字,心里就腻歪的要命,“想当年,老子手把手的教他武艺,一步步的把他提拔成了指挥,替他说媒娶了亲。狗东西,老子从来没求过他,第一次开口,就被羞辱了一通,混帐王八羔子”

    王学汉听见父亲的骂街,他心里也非常不好过,原本先帝在时,众人都说他将来的前程似锦。

    谁料,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规律,果然不是虚传。小皇帝刚登基的时候,符太后还专门召见了他们这些近身侍卫过去,大加安抚了一通了。

    这才过了多久王学汉不仅丢了副都知的实权美差,更被闲置了起来。顶个伯爵有个球用,以后啊,没有以后了

    “大人,咱们不能再犹豫了。”王学汉毕竟年轻沉不住气,直截了当的建议王中鹏,“不如投了铜臭呃李无咎。”

    许昌侯府的门第,可比李中易这个卑下郎中之中,高出去不知道多远。以往,王中鹏表面上没得罪过李中易,两家其实关系并不近,来往的也不算密切。

    “投拿什么投咱们比铜臭子有钱,还是比他有势或者说,你有个比李七娘子更漂亮标致的亲妹妹”王中鹏撇着嘴角自嘲,“屁都没有半个,拿什么去投想当年,老子上山入伙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着三掌柜的,绑了镇上首富刘大官人家的幺娘子,嘿嘿,那个细皮嫩肉的,摸上去像缎子一样的顺滑”

    “咳,咳,咳”王学汉尴尬得要死,他的这位亲爹,还真是口无遮拦,连当年绑票欺负女流的丑事,都敢说,他可不敢多听。

    王中鹏斜眼瞅着王学汉,不满的嘟囔道:“老子上山入伙,都要先把退路给断了,何况是如今呢你拿真家伙出来,铜臭子,连眼皮子都不会夹一下咱们爷俩。”

    话糙理不糙,跟着太祖郭威一起打江山的老兄弟们,除了李琼勉强在政事堂内当伴食相公之外,一个比一个混得惨

    没办法,一朝天子一朝臣,那是亘古不变的硬道理,谁都无法改变

    “大人,您不就是想说,咱们在内殿直小底四班里头,还有多少可信之人么”王学汉跟在柴荣的身旁时间也不算短了,除了多少有些沉不住气之外,他倒是颇有些见识。

    王中鹏听了这话后,原本绷紧的脸色立时一松,随即笑道:“咱们爷儿俩不愧是一家人呐,老子有六个儿子,就属你最懂我的心思,也不枉老子在你身上花的这么多心血了。”

    “唉,安乐侯府杜家被太后扫了颜面后,杜贵太妃一直缠着符太后闹腾。那杜贵太妃不是无依无靠的普通宫妃,曹王也有六岁了,太后娘娘再怎么不痛快,也不至于在这个多事之秋,真的把杜贵太妃怎么着。”王学汉非常熟悉宫里的情况,他一开腔,便戳在了王中鹏的心坎上。

    许昌侯王中鹏,虽然是本朝太祖郭威的心腹爱将,可是,从先帝柴荣开始,王中鹏便一步步退出到信臣圈子以外。

    和李琼不同,王中鹏交出兵权的时间太久了,军中即使有些老部下给面子,恐怕也很难死心踏地跟着王中鹏投靠李中易。

    许昌侯府目前真正端得上台面的实力,其实就是,王学汉私下里笼络的一批内殿直小底四班的心腹们。

    还是那句老话,一朝天子一朝臣,王学汉倒了霉,以前跟他走得近的那些侍卫,想不倒霉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郎,没有扎实的东西交过去,那铜臭子又是烈火烹油的架势,恐怕看不上咱们爷俩啊。”王中鹏猛一拍桌子,作出了谁都没有料到的决定,“我怎么就忘了呢,赵老二手上掌握着殿前司的精锐禁军,他也比铜臭子更需要咱们的帮助”

    王学汉仔细一想,还真是王中鹏说的那么回事,和兵强马壮的李中易比起来,弱势许多的赵老二,更需要借助于外力的支持。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