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七娘曲膝送李中易走后,在贴身大丫鬟紫月的虚扶之下,缓步走进了潇湘院的正房。

    紫月瞥了眼跟在身后伺候着的丫鬟婆子们,发现她们只是微微低着头,不远不近的跟着,既听得清楚主人的轻声召唤,又不至于干扰到主人的兴致。

    “娘子,此间的规矩,倒还不错。”紫月满意的点点头,小声把她看到的情况,禀给了李七娘。

    李七娘打量了一番正屋内的陈设,暗自思量,真正干大事的男人,少有在后宅之中花太多心思的。

    如果不知道李中易对她的看重,单看室内带有杂乱气息的摆件,她恐怕会想多了,以为李中易并不欢迎她的到来。

    李七娘自然心里明白,李中易那位订了亲的正室夫人柴玉娘,因着要替先帝守孝,尚未进门。所以,家中的女人,包括所谓的平妻折赛花在内,在李中易登上大位封赏妃嫔之前,本质上,都不过是个妾室罢了。

    在这个男人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时代,妾,这种生物,其实也被有意识的划分为了三六九等。

    权贵之家,滕妾、贵妾、良妾、贱妾、婢妾,再加上有可能被抬为室的通房大丫头,单是有名目的女人,便不下于六种之多。

    不过老李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李中易既是楚国公,又是当朝相公,未来的正妻又是皇家的正牌子公主。

    只要柴公主被娶进了门,后宅内的女人,还有什么可闹的身份上的悬殊实在是太大了。

    柴公主是半君的地位,如果她吃了醋,狠劲上来了,失手打死个把美妾,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着。

    李七娘刚坐下,一名穿着水绿色衣裙的美貌婢女,手里捧着红漆茶盘,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走到案几前。

    在李七娘的注视下,那名美貌婢女侧着身子将茶盘轻轻的放到案几上,随即托起茶盏,毕恭毕敬的递到李七娘的手边,轻启樱唇,娇声道:“请娘子用茶。”

    李七娘一路行来,着实有些口渴,便接过茶盏,凑到唇边,将饮未饮之际,吩咐道:“赏”

    早有准备的紫月,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掏出一吊钱,走过去塞到美貌婢女的手上,笑着说:“娘子的一点心意,赏你买零儿嘴吃的。”

    “谢娘子厚赏。”那美貌婢女曲膝福了福,紫月一直盯着她看,见她拿了一吊钱的赏赐,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心中不觉有异,莫非是赏少了不成

    李七娘毕竟是郡王府的嫡出小娘子,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嘴,养尊处优惯了,她可能不知道一吊钱的购买力,紫月是李七娘的贴身心腹大丫鬟,她岂能不知

    如今的开封城,五十吊钱,可以买一个和眼前这位婢女一般俊俏的侍婢,已经不少了呀

    “你叫什么名儿以前在哪儿当差”李七娘姿势优美的将茶盏轻轻的放在案几上,噙着笑意发问。

    “回娘子,奴婢名唤月季,蒙爷的恩典,赏了一等大丫鬟的身份,以前在爷的内书房里伺候饮食和茶水。爷亲自吩咐奴婢,以后就伺候在娘子您的左右。”

    李七娘听了月季的回答,芳心不由得又是一甜,既然月季有资格在家主的内书房里伺候着,而且还是异常重要的饮食和茶水,必是李中易身边的心腹大丫鬟。

    李中易担心李七娘初来乍到,旁人可能照顾不周,特意安排了他身边的人过来服侍李七娘,别的且不去说它,单单这份心意,便让李七娘感觉到格外的体贴。

    大周最有名的铜臭子,竟然如此的细心和体贴,偏偏还是个屡败强敌契丹的大英雄,李七娘不禁笑了。

    “娘子,您笑起来,真好看”月季由衷的赞叹道,她跟随在李中易的身旁,除了翠娘子之外,就没见过比李七娘笑起来更好看的美人儿了。

    李七娘噙着笑意,吩咐紫月搬凳子来,命月季坐下说话。紫月心里明白,李七娘刚来贵地,对于李中易后宅之内的情况,可谓是两眼一抹黑,正要找个熟悉内情的人,了解一二。

    紫月搬来一只锦墩,月季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一直低头盯着她自己的鞋尖,腰板挺得笔直,纹丝不动。

    李七娘见月季很守规矩,心里更加满意了,她一边端起茶盏,一边含笑吩咐月季:“坐吧,咱们好好的说说话。”

    瞥眼间,原本跟在身后的那一大堆丫鬟婆子,全都屏息静气,规规矩矩的分为三排,立于门前三尺外的两侧。

    李七娘暗暗有些好笑,她差点就被李中易唬住了,真正有底蕴、讲规矩的大豪门,主人坐在主位上,是绝不会允许一眼看出去老远的,必须有门帘分隔。

    由主及婢,总体而言,李家后宅的规矩,在某些方面,露出了暴发户的底蕴,又在另外一些方面,远远超过富贵已久的滑阳郡王府。

    比如说,这么多人跟在李七娘的身后,走了不短的路,李七娘竟然听不见一点轻微的脚步声,更别说咳嗽声,或是交头接耳的嘀咕声。

    李七娘自从生下来那一刻起,便是口含金匙的天之骄女,名副其实的名门贵女。以前,滑阳郡王未露出败相的时候,李七娘也见识过不少百年公卿之家的气派和规矩。

    硬要比较的话,其实眼前的这座大宅内院,在规矩方面确有不如遵循古礼的名门那么风雅。

    可是,李七娘有种特殊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仿佛是黎明之后,旭日隐约露出地平线之时的那股子蒸蒸日上的蓬勃朝气吧

    月季既是李中易派来的人,李七娘也就不客气了,她含笑问月季:“我刚来此地,可否说一说”话只说半句,剩下的就看月季的领悟能力了。

    “回娘子,咱们的这座潇湘院,离爷的住处最近,出门右转,绕着游廊,大约五十步,过了小角门之后,便是爷的内书房。”月季起身恭敬的曲膝行礼,直到李七娘硬要她坐下说话,这才慢慢坐下来,半挨着锦凳,详细介绍说,“爷不爱理后院的闲事,只要是领兵在外,内宅的事务一向由竹姨娘打点。不过,竹姨娘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宅子里的事就都交由李大总管掌管。”

    月季一直暗中观察着李七娘的表情,见她虽然听得很仔细,却像是兴致不太高的模样,她便揣摩着李七娘的心思,话锋一转,绕到了宅内女人的话题上,“除了竹姨娘之外,尚有叶姨娘、韩姨娘、金姨娘以及翠娘子,叶姨娘和韩姨娘都有身孕,她们日常陪着爷在内书房内伺候笔墨,金姨娘那头总有高丽国达官显贵之家的夫人或是小娘子求见,倒是翠娘子那里,爷倒是很少去的”

    李七娘的眼眸略微一闪,好一个一等大丫鬟呢,月季话不多,不过三言两语便把李中易后宅的女人情况,介绍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根据月季言简意赅的介绍,李七娘算是对这座的后宅内的状况,有了大致上的了解。

    显然,竹姨娘最受宠,叶姨娘和韩姨娘的文化素养应该最高,金姨娘既然姓金,恐怕李中易纳的高丽妾,让一些喜欢走夫人路线的高丽高官们,有个用武之地。

    至于,那位翠娘子,就有些奇怪了,既然不是李中易的妾室,偏又住在这座后宅内,很可能有特殊情况吧

    “娘子,咱们的那位爷,规矩虽然很大,待我这种下人却是极好的,赏赐也极重。我这种一等大丫鬟,每顿膳食总有两荤两素一个汤,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只不过爷非常忌讳下人们和府外不三不四的人互通消息,门上只要查出夹带书信之类有嫌疑的物品,一律仗毙。您如果需要买什么物件,只管吩咐奴婢,自有专门的管事负责采买。”月季透露出来的血淋淋的一面,令李七娘半晌无语,沉默了好久,她才又问月季,“你接着说,我都知道了。”

    “哦,奴婢该死,差点忘记了爷的吩咐,爷说了,泳池那边已经清空闲杂人等,命奴婢领着您去泡一泡温泉汤,松乏松乏筋骨,晚上可以睡得更香一些”月季见李七娘有些疑惑,便笑着解释说,“咱们爷喜欢游泳,说是可以强筋健体。咱们家的泳池,比开封城外一般的温泉池子,要大得多得多。”

    月季这么一说,李七娘便明白了,敢情就是特大号的温泉池子嘛。

    李七娘本是超级爱洁之人,哪一天不沐浴个两三次,心里便不舒服,经过月季这么一鼓动,她倒大大的动了心。

    原本,按照李七娘所受过的正统闺秀教育,李七娘应该装一下矜持才是。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李中易细致入微的体贴照顾,倒让她有些紧绷的心神,彻底的松弛了下来。

    也不需要废话,李七娘信得过李中易,就算是信不过,她已经进了老李家的后宅,这个时候再说别的什么,为时已晚,不如就听从李中易的安排。

    等到李七娘被领进恒温泳池之后,不由惊得呆了,真真是败絮其外金玉其里的低调奢华啊

    ps:还有更,凌晨必过万字,求几张月票鼓励下司空吧,大过年的奋力码字加更,不容易呢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