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据说水师密报,赵普已经到了登州。只是,因为天气不好,暂时无法登船渡海罢了。”李云潇去高丽王宫里转一圈,检查了警戒事宜后,又分别见了王妃和四个侧妃,刚进正门就接了周道中派人送来的密函。

    李中易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潇松啊,你说说看,咱们是让赵普平安登岸呢,还是干脆让他去做龙王爷的上门女婿”

    一旁的韩湘兰觉得李中易说的甚是有趣,禁不住抿唇轻笑,她一边抚摸着高高凸起的肚子,一边笑道:“爷,赵普赤手空拳的来,爷想捏圆就是圆,想搓扁就是扁,何必白给朝廷口食呢”

    李云潇看了眼韩湘兰,眼前的孕妇和隔壁的孕妇,一直在内书房协助李中易打理机密公文,知道的东西也不比他少太多。

    按照李中易的戏言,叶、韩二女都是机要红颜,李中易有兴致的时候,也会问一问她们对于某些事务的看法,她们倒也有资格掺合一些事,至于具体的度,那就只能由李中易亲自掌握了。

    李中易知道,韩湘兰已经被他从头到脚的彻底征服,又一向是个谨慎的个性,她不会无缘无故的插话。

    “你的意思是让赵普活蹦乱跳的来给爷添乱”李中易故意引而不发,想听听韩湘兰对赵普来高丽就任安抚使的真实想法。

    赵普,赵则平是什么样的人,李中易恐怕比赵匡胤看得更加的透彻和深刻。

    历史上,赵匡胤的死法,有好几种版本的传言,其中,李中易比较相信的说法是:赵老二要么是脑溢血,要么是心肌梗塞导致突然暴亡,宋皇后一时不慎,派去请四郎德芳进宫即位的大太监王继恩,居然是赵光义暗中埋下的内线。

    一招错,满盘皆输,等赵光义抢先进了宫,宋皇后知道大势已去,只得俯首认栽。

    赵普原本反对赵光义接班,在被赵匡胤罢相之后,居然暗中和赵光义勾结到了一块,这才有了所谓的金匮之盟的圆谎故事。

    “爷,您真会说笑,贱妾随在您身边的日子也不算太短了,可从来没见您吃过旁人的亏。”韩湘兰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高丽王宫的方向呶了呶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中易心下大乐,原本眼高于顶的韩湘兰,如同低眉顺眼的小媳妇儿一般,一边拍着他的马屁,一边撒着娇,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李中易吃了几盏茶,又陪着韩湘兰说了会子话,这才抬腿回了内书房。

    天光擦黑的时候,杨烈派人回来向李中易禀报说,契丹人悄悄的在幽州附近不断的增兵,如果不是不服耶律休哥的契丹贵族暗中通风报信,只怕会瞒过不少人。

    杨烈虽然牢牢的控制着榆关,也因为如此,耶律休哥十分忌惮的派了不下五万兵马,一直驻扎在榆关以西,严密监视着杨烈的一举一动。

    李中易微微一笑,契丹骑兵从幽州南下,可谓是一马平川,可以一直冲到开封城下,而没有险要的关隘可守。

    同理,李家军西出榆关,一路杀到幽州城下,也不过区区数百里地而已,同样是无险可守。

    更重要的是,榆关并不是一座孤城,那里背着广大的高丽国腹地,后勤补给乃至于高丽民夫,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海路输送到榆关城头。

    客观的说,由于李中易的高度重视,周道中辖下的水师,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壮大,完全有能力通过海路确保榆关方向的兵员、钱粮、衣物乃至于蔬菜肉食的供应。

    嗯哼,李中易翘起嘴角,拿下高丽国的好处,有百利无一害,可谓是以棒子们的血肉,滋养着征服者日益发展壮大。

    和杨广那个变态的面子强迫症患者相比,李中易这个超级现实主义者,宁要里子,绝不图缥缈的虚名。

    李中易笑眯眯的说:“耶律休哥占了形胜的优势,然而,只要榆关在咱们手上,谅他不敢倾力南下。”

    第五军都指挥使宋云祥禀报了公事之后,被李中易留了下来,他笑道:“主公所言极是,老周的水师起了关键性的作用,通过海运输送辎重和兵马,不仅比陆路运输快捷得多,路上消耗的成本竟然也降低了好几倍。”

    宋云祥久处于西北灵州,在他的老经验里边,压根就没有大规模运用水师的概念。到了高丽国之后,耳闻目睹了水师带来的诸多便利,总算是大开了眼界,赞叹不已。

    李中易笑道:“凡事不可能十全十美,海运固然速度快,成本低,可若是天公不作美,海上起了狂风暴雨,瞬间便有灭顶之灾。”

    宋云祥频频点头,有些后怕的说:“第一次随您渡海的时候,晕船晕得厉害,吐得天昏地暗,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也顾不上害怕了。事后才听说,海上起了大风浪,老周的水师里边,沉了几条船,死不少人。”

    李中易端起茶盏,凑到唇边,小饮了一口,感叹道:“终归还是船太小了,而且形制也不对,压不住风浪。如果是万吨呃,万料大船,细长的船体,各种风帆,那就会好上许多。只可惜,高丽国这边的船匠技术,比大周那边差了不少的火候,暂时只能先冒着风险了。”

    宋云祥的航海知识几乎为零,也接不上话,只能干瞪眼。万料大船,是个什么概念,他就算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经过这么多年的水师应用,李中易也渐渐的摸到了一些门道,大周的造船技术,确实十分先进,但由于对海上贸易的不重视,造出来的船大多只能在内河上行驶,经不起洋面上太大的风浪。

    其中,和近代的远洋贸易船差距最大的有两样,一是抗风浪性,一是桅和帆的局限性。

    大周,包括南唐和吴越在内,不管是战船,还是商船,几乎都是吃水很浅的平底江河船。吃水浅带来的严重后果是,抗沉性极差,根本无法抵御强台风的吹袭。

    单桅多帆,或是主副桅多帆,虽然也可以接受多面来风,然而,真正遇上强台风时,主桅杆由于吃力过重,往往容易断折。

    当然了,这个时代华夏的造船技术,也颇有独到之处。据南唐那边细作传回来的密报,唐军林仁肇部的战船,已经使用上了主副双桅帆、升降舵和平衡舵的技术。

    就连李中易以为他独自掌握的水密隔舱技术,也被南唐的工匠攻克,并广泛用于水师战船之上。

    “唉,士光啊,都说南船北马,此言果然不虚。南唐掌握的好些个造船技术,真叫人直淌口水呐。”李中易好一阵摇头叹息,他如今尚未拿下大周的最高统治权,南唐拥有的好东西,暂时也只能干瞪眼,没办法马上弄到手。

    “主公,南唐哪怕有多的好东西,也不过是暂时替您积攒的家当罢了,只要时机成熟了,都是咱们的。”宋云祥曾任参议司都指挥使,李中易那驱除鞑虏统一华夏的宏图大志,就算一时无法施行,纸面上的计划早就不知道修订过多少回了,他岂能不知

    李中易闻言微微一笑,这宋云祥真是个妙人,他说的每句话,都恰好戳到了李中易心坎上。

    “南唐坐拥宝地,却主奢臣嬉,除了林仁肇之外,权贵们皆无进取之心。长此以往,南唐就算是再多的家当,也必会败个精光。”李中易的笑意直达眼底,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和他订过亲的小周后周嘉敏。

    嗯哼,那个小妮子,今年也有十二了吧

    李中易的念头还没转完,就得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南唐司徒周宗,打算给周嘉敏议亲。

    李中易立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曾经派人去给周宗递过话,明里暗里就一个意思:周嘉敏是他的。

    当时,李中易携全歼契丹四万精锐铁骑,虎口拔牙占了榆关的赫赫威名,倒也将周宗给震慑住了。周宗虽碍于面子未明着作出承诺,但这几年下来,从未有过给周嘉敏议亲的动静。

    李中易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让宋云祥意识到,周宗的所作所为,恐怕已经碰触了主公的逆鳞。

    “来人,叫李勇和周道中一起来见我。”李中易心里窝着火,声音难免大了些。

    宋云祥熟知李中易的脾气,叫李勇来,只怕是要动用党项骑兵了,至于周道中嘛,那肯定是水师了。

    “主公,南唐不过苟延残喘罢了,可不能耽误了您的大事”宋云祥在李中易的面前是有一说一,直来直去,从不藏着掖着。

    李中易没有搭话,接着吩咐下去:“去看看何大贝和杨无双是否还在府内,一并叫了过来。”

    宋云祥心里门儿清,早在他还是参议司都指挥使的时候,李中易就安排过怎样偷偷去抢周嘉敏的预案。

    叫何大贝和杨无双这两位现任参议司的主官过来,尽管李中易表面上平静如水,宋云祥却猜出了幕后的真相:主公恐怕是决心已定,打算带人深入虎穴,抢了女人回来吧

    只是,宋云祥猜对了大半,却依然漏掉了李中易的不良居心,他不仅想抢了周嘉敏回来,也一直惦记着她的那位姐姐,娥皇和女英,一个都不能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