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脉相平稳,气色也棒极了,这段日子养得不错。”李中易替叶晓兰把过脉后,含笑宽慰她。

    前些日子,叶晓兰因为思虑过重,导致吃不好,睡不好,眼圈发青,面容憔悴。

    李中易起初只当是叶晓兰初孕时的正常反应,也没太在意,只是把她和韩湘兰带在身边的左右厢房,就近盯着她们俩的饮食及运动。

    这个时代,由于妇产科学知识的匮乏,时人大多有个误区,以为孕妇必须要卧床静养,并且要大补身子。

    实际上,正因为这种错误的流行观点,造成孕妇腹中胎儿营养严重过剩,个头过于庞大,难产率和死婴率高得惊人。而且,越是富贵人家,难产率越高。

    当然了,导致难产率过高的重要因素还有两个,一是女子过早嫁人怀孕,二是接生的稳婆完全没有感染的常识,剪脐带的剪刀一般都不洗,实在是很讲究的人家,也仅仅用清水洗过便算完事,

    按照大周的律法和婚嫁习俗,一般情况下,女子年满十二岁之后,即可嫁人。如果女子超过十八岁还未嫁出门去,就算是老姑娘了,作父母的要被街坊四邻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现代社会,大家都知道的生理常识是,女性到了十八岁,才算是发育完成。

    可想而知,不足十六岁的女性,怀孕临产时,因为骨盆尚未完全发育成形,再加营养过剩的补过了头,胎儿个头过大,接生的稳婆又不给力,孕妇难产致死的概率自然高得惊人。

    李中易就是担心这种悲剧在他的后宅之中上演,所以,把叶晓兰和韩湘兰安置在内书房两侧的厢房里,自有专人盯着她们俩多散步,多运动,少吃多餐,以清淡为主,偶尔才炖一盅山药乌鸡汤,以免营养过剩。

    叶晓兰和韩湘兰两人,原本就承担着内书房的机要文档整理工作,既不存在泄密的问题,又可以帮着处理一些只需要动嘴的公文,可谓是一举两得。

    替韩湘兰拿过脉,又望闻问切了一番之后,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孕妇身体健康,胎儿那微弱的几不可察的脉相也是上佳。

    韩湘兰见李中易的心情很不错,便笑着说:“爷,你是喜欢小哥儿,还是小娘子”

    李中易已经有了三子二女,现在的添丁进口虽然也是喜事,倒底失了刚抱上狗娃的那份巨大喜悦。

    “不论是哥儿还是小娘子,只要是我的种,不可能不喜欢的。”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笑眯眯的瞥了眼韩湘兰渐渐隆起的腹部。

    李中易揣着明白故意装的糊涂,他岂能不知,韩湘兰的内心深处,绝对是想生儿子。毕竟,母以子贵,只有儿子伴身,韩湘兰才有可能在老李家的后宅之中站稳脚跟。

    韩湘兰一直有个心病,如果对面的叶晓兰生的是儿子,她必须也生个儿子,才不至于再次落了下风。

    对于叶晓兰和韩湘兰之间的文明争斗,李中易一向是睁一眼闭一眼,只作不知的装着糊涂。

    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

    如今的老李家后宅之中,可远不止三个女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乃是司空见惯的寻常事。

    后宅纷争,李中易向来不怎么插手的,只要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别的都只当没看见的。

    天下依然姓柴,北虏虎视眈眈,北汉僵而不死,南唐仍旧占着江浙富庶之地,作为有抱负,有远大志向的李大官人而言,有太多的天下大事需要他去操心。

    李中易刚端起茶盏,就听门外传来禀报声,“爷,叶姨娘说肚子腾,胸闷得发慌”

    韩湘兰撇了撇嘴,心里暗暗发狠,还有没完没了了,叶晓兰那个骚浪蹄子又来作怪。只要是李中易在她这边多待上一段时间,叶晓兰那边必定会出妖蛾子,令人极其厌恶,却又只能吃闷亏,实在是窝火。

    李中易翘起二郎腿,并没有起身去看望叶晓兰的意思,叶晓兰一叫唤,他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那他成什么人了

    叶、韩二女斗法,想拿他在中间作伐,哼哼,这女人啊,都是被宠坏的,又欠收拾了

    这事如果搁在以前,李中易嘴上不会说什么,私下里却会使出手段,狠狠的教训一番。

    只不过,叶、韩二女如今都怀着他李某人的种,距离临盆生产之时不超过两个月,李中易即使心里再不爽,总要多几分顾忌。

    古人特别讲究血脉传承,开枝散叶,多子才多福,李中易以前也没怎么当回事。如今,随着李中易的实力不断膨胀,怎样选出合格继承人的问题,哪怕他再不乐意,也慢慢的必须正视这个至关重要的大问题。

    在皇权社会,皇家的继承人选拔问题,始终是个绕不过去的硬门槛。皇权的衰落,往往与继承人的见识和能力密不可分,稍微有个闪失,便是国破家亡的惨剧。

    想当初,因好色而短命的咸丰皇帝,仅有载淳一个独子,根本没办法做出别的选择。谁曾想,六岁登基的载淳比他亲爹还短命,虚岁19就归了天。

    历史的阴差阳错,造就了慈禧太后从垂帘听政开始,长达48年的晦暗统治。近半个世纪的昏招迭出,导致曾经雄霸东亚的大清帝国,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之下,终于撑不住了。

    当然了,儿子如果太多了,也是件天大的麻烦事,康麻子就是鲜明的例子。

    不管怎么说,康麻子对于儿子们的教育问题,还是历代君主之中,最得非常棒的一位。

    可惜的是,子渐壮,父未崩,从而闹出了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九龙夺嫡的精彩故事。

    不过,和康麻子不同的是,李中易站在历史巨人的肩膀上,总结出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其中最值得借鉴的,便是雍正首创的秘密建储制度。

    想到这里,李中易瞥了眼韩湘兰高高隆起的凸肚,母以子贵,很好,很强大

    韩湘兰一直偷眼注视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李中易压根就没搭理叶晓兰那个贱婢的作耗,她的芳心不由一甜,暗暗松了口气,那个浪蹄子想把爷当枪使,哼,又欠收拾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