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了一阵,唐蜀衣释放出了心里的憋屈,这才重新梳妆打扮,更衣过后,出来见张嬷嬷。

    东花厅,是唐蜀衣日常处理家务的主要场合之一,她命琴香领着张嬷嬷到这边厢吃茶尝点心,可以说是非常给面子的光彩事。

    可惜的是,唐蜀衣哪怕对老太公身边猫狗都要格外的看重几分,却有人偏偏不识抬举,端着的架子竟然比这座大宅子里的女主人,还要胜过数倍。

    “咣当。”伴随着清脆刺耳的瓷器落地声,东花厅内传出了张嬷嬷那粗鄙的叫嚷声,“好你个小浪蹄子,自己个儿偷着喝上等的好茶,却把这种猪都不吃的茶渣子拿来招待老身,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婢啊”

    原本伺候在唐蜀衣左右的健妇和婢女们,促不及防之下,全都给吓傻了眼,刁奴竟敢如此欺主

    紧接着,一个个气得脸红脖子粗,有人义愤填膺的捋起袖子,便欲冲过去,打算当场拿下猖狂之极的张嬷嬷,狠狠的抽大耳刮子。

    李中易一向以军法治家,唐蜀衣也跟着学了个三成,一记凌厉的眼刀横扫过去,身边的奴仆们马上就消停了,她们轻手轻脚的退到了游廊的下边,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唐蜀衣丝毫也没有生气的迹象,她只是淡淡的瞥了眼贴身伺候的藕香,藕香随即心领神会的招手唤过负责洒扫的三等丫头木珠,拉着她的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

    木珠得了藕香的明确指令之后,随即掉头就跑,如同发了狂症的小红马一般,风驰电掣般直奔上房而去。

    按照老李家的规矩,以唐蜀衣的掌家身份,她的身边照例配有四名一等大丫头,藕香便是其中之一。

    藕香原本以为唐蜀衣既然作出了安排,为了避免惹恼了老太公,就该掉头返回。却不成想,她居然接到了唐蜀衣明确的眼神暗示,她要亲自进去,好好的会一会那位张嬷嬷。

    “咳咳”改为前边导引的藕香,在东花厅门前刚一露面,就看见张嬷嬷手下的一个粗使女仆,重重的连咳了好几声,显然是想提醒厅内张嬷嬷,唐蜀衣到了。

    “哼哼,张嬷嬷,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老泼妇,还能猖狂到几时”藕香按下心中的极度不屑,冷冷的一笑,走到花厅门前,高高的仰起下巴,厉声喝道:“掌家夫人驾到”

    掌家夫人,这是琴香最早提出的说法,刚开始唐蜀衣还有些担心惹人眼红。

    没想到,薛夫人知道了后,倒是蛮赞同这个新鲜的说法,并且当众发了话,“唐夫人掌家异常辛苦,传我的话下去,以后便以掌家夫人相称。”

    薛夫人原本就是个懒得管事的性子,加上一门心思都用在了抚育一双儿女的身上,等闲不会对任何事务表态。她又特别信任和喜欢唐蜀衣,索性完全授权唐蜀衣掌家理事。

    唐蜀衣得了老太君的正式吩咐,随即摇身一变,成了名正言顺的掌家夫人。

    在东花厅内和张嬷嬷对峙的琴香,听见唐蜀衣来了,赶忙扭头跑出来,“婢子拜见掌家夫人。”

    唐蜀衣瞧见琴香喘着粗气,额上冒出狰狞青筋的模样,不由微微一笑,心里异常之欣慰,如此忠心护主的婢女,上哪儿寻去

    “老奴拜见夫人。”这时,张嬷嬷慢腾腾的走了出来,漫不经心的敛衽行礼,依然傲慢如故。

    唐蜀衣暗暗摇头不已,李家的老太公一向是个谨慎小心的性子,他老人家的身边怎么就冒出了这么一位猖狂跋扈的婢女呢

    “罢了。张嬷嬷是侍候过老太公的老人儿,从今往后,毋须如此多礼。”唐蜀衣摆出平易近人的姿态,不动声色的给张嬷嬷戴了一顶高帽子。

    “夫人是大郎的生母,又是老太君亲口吩咐的掌家夫人,老奴伺候老主人本是份内之事,哪里当得起夫人您如此的抬举”张嬷嬷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说出口的话,却异常恶毒,等于是在戳唐蜀衣的脊梁骨。

    整个老李家稍微有些资历的老人儿,谁不知道李老太公其实瞧不上唐蜀衣的卑微出身如果不是唐蜀衣产下了长孙李继易,搏了个极佳的口彩,李老太公恐怕不会那么快便抬她为妾。

    琴香实在是忍不住了,也顾不得那么许多规矩和禁忌了,抬起右腿就是狠命的一脚,将促不及防的张嬷嬷,踢出去一丈多远,跌得七荤八素,两眼直冒金光。

    唐蜀衣暗暗叹了口气,琴香毕竟还是太年轻了,终究没有沉住气。以唐蜀衣这么多年治家的经验,家宅之中的很多事情,剪不断理还乱,根本无法用拳脚来解决。

    “琴香,好你个骚浪蹄子,竟敢动手打人,哎哟,哎哟,好痛啊,痛死老身了”张嬷嬷躺在地面上,好半晌才醒过神来,从没吃过这么大亏的她,索性一不作二不休,扑过去就要撕烂琴香的嘴。

    “放肆。掌家夫人面前,岂容你这个贱妇撒野”琴香既然敢动手,索性当机立断的把事情作绝,揪住张嬷嬷当着女主人的面,目中无人的丑陋把柄,“你们还楞着干什么掌家夫人平日里白疼你们了”

    唐蜀衣从头到尾,一直没怎么吱声,李中易曾经在枕边教过她,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她倒要看看,值此大是大非之际,她手下的这帮子仆妇和婢女们,会作出何等的选择

    藕香第一个冲了上去,死死的揪住张嬷嬷的头发不放,琴香也毫不含糊的扯住张嬷嬷的一只手。

    唐蜀衣身边最心腹的两个大丫头带头动了手,其余的二等丫头、三等丫头,以及专门负责绑人的健妇们,哪里还有半分犹豫

    大家一拥而上,将张嬷嬷死死的摁在了地上,绑了个结结实实。

    “贱婢,还真是翻了天了,我是老太公的人,你们竟敢打我,贱婢,浪蹄子,骚狐狸精”张嬷嬷口不择言的一通乱骂,唐蜀衣非但不恼,反而学着李中易的老习惯,微微的翘起了嘴角。

    就在张嬷嬷口无遮拦,骂骂咧咧的当口,薛太君身旁的大管事,刘嬷嬷面带寒霜的快步走了进来。

    ps:司空累惨了,三更准时送上,顺求几张月票的鼓励,争取明天继续爆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