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浩结结巴巴的罗嗦了一大通之后,李中易总算是明白了,朴万羊的生财之道

    实际上,和天底下的所有奸臣大致相仿,朴万羊谎称李中易对谁不满,然后暗中放出风声,故意叫那人知道。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顺理成章,美人儿、房产、良田,乃至于商铺,源源不断的送入朴万羊的兜里。

    李中易微微一笑,他不禁联想到天朝最著名的大贪官严嵩,严分宜,严阁老。

    严嵩的儿子严世藩,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消息的单向透明,向朝臣们勒索金珠细软乃至美妾。由于距离核心权力圈十分遥远,很多不知内情的朝臣让严世藩给卖了,不仅帮着数钱,甚至还感恩戴德。

    李中易以前当副院长的时候,虽然职务不高,却因为工作性质的便利,知道很多内幕消息。

    客观的说,李中易能够当上院长,和知之为不知的守口如瓶,有着密不可分的直接联系。

    老话说的好,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一旁的韩湘兰瞧得异常真切,朴万羊的脸色又红变紫,又从紫变蓝,最后竟是死气沉沉的铁青。

    韩湘兰轻叹一声,平日里的朴万羊,号称高丽群臣中的智多星,谁曾想,他竟然会栽在了自己的亲儿子身上

    “很好,朴大公子,汝且下去歇息吧。”李中易使了个眼色,两名近侍随即上前,挟住朴浩的胳膊,就往外面拖。

    朴万羊望着亲儿子被拖走的背影,异常慌乱的扭头看向李中易,“主公”那眼神里满是哀求与忧伤。

    李中易只当没看见朴万羊哀恳的眼神,他把头一低,拈起一颗瓜子,“嘎嘣。”伴随着一声脆响,瓜子仁已经被舌尖卷入嘴里。

    李中易越不发话,朴万羊就越发毛,实际上,以他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只要无知的蠢儿不做傻事,尚有转寰的余地。

    然而,经过朴浩这么一搅和,朴万羊简直是万念俱灰,自问再无生理。

    原因其实很简单的,朴万羊虽然贪图官位和钱财,却不是笨蛋。李中易治军极为严厉,李家军中几乎完全没有高丽军那种上下其手,喝兵血,吃兵饷,军不足额的丑陋现象。

    另外,据朴万羊暗中观察,李中易虽然贪得无厌,需索无度,但是,以他的地位和身份,生活方面算得上俭朴。

    李中易前后两次远征高丽国,从高丽国库和豪门大宅之中,抢走的金银珠宝、铜钱绢帛,至少价值两千万贯。

    这么多财富,李中易大多花到了李家军中,尤其是战死或伤残将士们的抚恤金,简直是高得令人发指。

    这样的李中易,在饱读史书的朴万羊看来,显然属于心怀大志的范畴,令人格外的生畏。

    如果说,李中易捞了海量的钱财之后,只图自己的安逸享乐,朴万羊只怕也会另有打算,绝不至于在一棵树上吊死。

    韩湘兰看得很清楚,李中易故意不说话,目的是想熬朴万羊这只鹰。

    想当初,韩湘兰依然心存侥幸的时候,李中易也是极有耐心的熬她,积跬步至千里,终于彻底摧垮了她的心房,令她心甘情愿的俯首臣服。

    “爷,请您尽管吩咐,老奴虽肝脑涂地,也一定办到。”朴万羊被熬得实在吃不劲了,除了获得李中易的谅解,他别无求生的途径,不如俯首称奴算了。

    李中易翘起嘴角,微微的一笑,他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朴万羊虽然不知道他最终要的是什么,却毕竟明白一个道理:他朴万羊有可能玩得过李某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

    朴万羊的直觉异常敏锐,李中易故意引而不发,一定是藏有不可告人的终极目标。

    “老朴啊,吾先去更衣,回头咱们再好好的聊一聊。”李中易起身的时候,朝韩湘兰使了个眼色,韩湘兰露出会心的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不辱使命。

    李中易满意的走了,韩湘兰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她一定会把他的真实意图,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转达给朴万羊知晓。

    朴万羊见李中易走了,不由暗暗的松了口气,整个家族有救了

    韩湘兰学着李中易的样子,坐到茶桌边,浅浅的一笑,说:“朴老执政,请坐吧,万事好商量。”

    朴万羊原本就是人精,他缓缓起身,深深一揖,毕恭毕敬的说:“韩夫人面前,哪有老奴的座位,老奴岂敢造次”

    韩湘兰微微一笑,朴万羊的如此知情识趣,怎么就生了个那么不成气的犬子呢,世事实在是难料呀。

    一念及此,韩湘兰下意识的摸了摸尚未显怀的小腹,她暗暗告诫自己,腹中的龙种出生之后,一定要好生教导,绝对不能重蹈朴浩那个败家子的覆辙。

    既然朴万羊以奴仆自居,韩湘兰也真没和他客气,任其佝偻着腰,戳在她的面前。

    韩湘兰轻声道:“高丽太祖十年进士,朴公比我家相公可有文化多了啊。”

    朴万羊听出话锋不对,心里暗骂韩湘兰故意给他挖坑,面上却不敢马虎大意,小心翼翼的答道:“老奴不过会写几个字而已,哪里敢于主人相提并论,请韩夫人莫折煞了老奴。”

    韩湘兰抿唇轻笑,朴万羊不愧是个标准的政治动物,虽然骨头有些软,心甘情愿的作了丽奸,精明劲儿却丝毫不见少。

    “我想请教一下朴公,不知朴公对高丽国未来的政局走向,有何看法”韩湘兰也不想把圈子绕得太远,李中易那边还有正事待办,拖久了反而显出她的无能。

    “国中虽然形势未完全稳定,但老奴坚信高丽必是主人的高丽。”朴万羊既然投靠了李中易,他比谁不乐意见到高丽王氏复辟,如果整个朴家能够度过难关的话。

    道理其实是明摆着的,朴万羊已经是高丽国的执政,平日里又得罪了不少的高丽豪们和权贵,除了李中易继续掌权之外,换作是任何人改朝换代,都绝对没有他朴家的好果子吃。

    “我家官人一向夸赞朴公是个聪明人,今日细谈之下,果然如此。”韩湘兰故意顿了顿,轻声说了一番话,朴万羊立时吓得面如土色,紧接着却大喜欲狂的双膝跪地,颤声哀求韩湘兰,“还望夫人成全美事,老奴将来必不忘夫人的恩典。”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