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浩有老头子坐镇,胆气简直冲天,他大摇大摆的一边朝楼上走,一边得意洋洋的询问家奴们:“我的美人儿可曾跑掉”

    俗话说得好,狗仗人势,既然位高权重的家主就在现场,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一个个喜笑颜开的七嘴八舌。

    “公子,美人儿倒是想跑来着,让小的们给拦回去了。”

    “我的公子爷,小的先回去布置一下张灯结彩”

    “公子,小的这就去找马车来”

    “公子,小的请您示下,腾出哪间院子来迎接新娇娘”

    朴万羊明明听见了家奴们七嘴八舌的大拍他儿子的马屁,却只当没有听见一般,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强权的世界,弱肉强食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没啥值得大惊小怪的。

    在家奴们的簇拥之下,朴浩红光满面的往楼上走,脚下轻飘飘的仿佛踩了棉花,笑得合不拢嘴。

    李中易虽然没听见朴万羊父子的对话,可是,朴家的家奴们嚣张的嚷嚷声,他可是一字不漏的听得异常真切。

    “小兰儿,你这次要发笔横财了。”李中易坐回到茶桌前,手里拈起一粒瓜子,笑眯眯的和韩湘兰开玩笑。

    “爷,奴家连带肚子里的那个,整个都是您的,奴家发的哪门子财啊嘻嘻,是您要大发一笔横财了吧”韩湘兰那是多聪明的女子,所谓响鼓不需要重捶,此时用在她的身上,无比的贴切。

    刹那间,李中易被韩湘兰给逗乐了,他高高的翘起嘴角,笑道:“你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将来只怕是比他的娘亲更精明数倍呐”

    韩湘兰就爱听这话,情不自禁的咧嘴轻笑,李中易越捧她肚子里的娃儿,她心里越是美滋滋,比喝蜜还甜蜜。

    “唉,只要不比晓兰姊姊肚子里的那个傻十倍,奴家也就心满意足了。”韩湘兰显然是在睁眼说瞎话,哪位娘亲不盼望着自己的亲娃聪明过人呢

    李中易知道其中的梗,韩女和叶女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从各自的身份地位以及吃穿用度,延伸到了下一代身上。

    明明啥都懂,李中易却故意装憨,他小饮了口茶,叹道:“开枝散叶固然好,可是,儿子太多了,饿死亲爹的事,倒也时有发生啊。”

    韩湘兰心头猛的一凛,饱读诗书的她,自然分辨得出,李中易指的是一代春秋霸主齐桓公的旧梗。

    公元前643年,齐桓公一病不起之时,齐国五位公子各自拉帮结派争立太子,易牙、竖刁等人趁机作乱。结果,重病的齐桓公被易牙等人软禁,活活饿死在病榻上,遗体停在宫中无人敢收尸入棺。

    “爷,子不教父之过,奴婢只是会写几个字而已,哪里懂得那么许多为人处事的道理”韩湘兰心里一害怕,顿时矮了半截,又改回了奴婢这个她异常痛恨的自称。

    李中易原本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罢了,韩湘兰所言的子不教父之过,他绝对举双手赞同。

    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小兰儿啊,你说滴半分没错,好种子焉能长于深宅妇人之手大郎那个小混蛋,年纪也渐渐大了,成天嬉戏于花颜红裳之中,哼,等吾回京之后,便带在身边教他读书习武。嘿嘿,严父出孝子嘛,你说是吧”

    韩湘兰暗暗松了口气,赶忙摇着小尾巴,暗中大拍马屁:“想那汉高祖刘季,文不如萧何、张良,武不如韩信、周勃,却可以得天下如探囊取物,何也眼光远大、知人善任,是也”

    李中易被自家女人拍得很舒服,他斜睨着韩湘兰,笑而不语。韩湘兰察觉到极其熟悉的邪魅气息,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屏息静气,大气不敢出半口。

    察觉到了韩湘兰的异状,李中易高高的翘起嘴角,不禁想起一件往事:当初,韩湘兰明明未曾破蕊,却装作已经被他享用过的样子,从而引发了一场女人之间的血案。

    韩湘兰的精明,为李中易所素知,让他没想到的是,叶晓兰竟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那一次,装作被破了身,展开绝地反击的韩湘兰在叶晓兰的面前,不仅没有讨到半点好处,反而被叶晓兰狠狠的羞辱了一顿。

    难怪,张无忌的娘亲殷素素,对他说了一句经典名言: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撒谎

    李中易身边的女人,除了心灵受伤甚重的费媚娘之外,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哈哈,美人儿,让你等急了吧”朴浩大模大样的从楼梯口上来,一步三摇的迈步走到韩湘兰的身前,乐滋滋的说,“鄙人已经把一切都都准备好了,小娘子你乖乖的跟本公子回去吧,吃香的,喝辣的,绫罗绸缎随便你挑”

    韩湘兰察觉到李中易的心情不错,她有心凑个乐子,便故意展开笑颜,打算逗一逗朴浩,蹲身浅浅的一笑,“公子爷,您想带奴家走,其实不是难事。喏,只要奴家的男人点头答应了,奴家便带上小东西,马上便跟您回去。”

    李中易听见小东西二字,不由抿嘴微笑,韩湘兰肚子里的小东西,可不就是他下的种

    朴浩见事情如此之顺利,不禁喜出望外,乐得嘴角流涎,他还以为韩湘兰怕了,打算带着细软跟他走呢。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朴浩一边乐一边转头望向李中易,肆无忌惮的恐吓李中易:“我说,想活命的话,就乖乖的把美人儿让给本公子,不然的话,别怪本公子心狠手毒”

    朴浩仗着茶楼里里外外都是他的家奴,更重要的是,他的亲老子就坐在楼下喝茶,哪怕是捅破了天,也有朴万羊顶着,怕个球啊

    李中易拈起茶盏,小饮了一口,轻声笑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朴浩做梦都没有料到,明明已经死到临头了,面前的男人依然不知道死活。

    “哼,你若是知趣一点,倒也可以保住性命。如若不然,人财两空不说,你就只能去和阎王爷喝茶叙旧了。”朴浩死死的盯着李中易的两眼,浓浓的杀机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看得明白。

    “嘿嘿,你小子胆子不小哇,不仅想抢老子的女人,还要老子的性命,你爹日常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李中易心里多少有些不爽,语气陡然加重。

    “哈哈哈哈,我爹就在楼下喝茶,难不成,你想当面理论理论”朴浩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乐出来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蠢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