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明涛一出口便问住朴浩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心里多少有些得意,按照天朝上国李大相公的亲口嘱咐,开京乃是整个高丽国的首善之区,维护治安是他的首要职责。

    说实话,朴浩以前经常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崔明涛也大多掌握了证据,只是一直隐忍不发罢了。

    然而,这一次朴浩居然领着近百名家奴招摇过世,甚至还惊动了直属于李中易的开京巡防军,嘿嘿,给朴万羊上眼药的机遇,终于让崔明涛给等到了。

    如果,崔明涛轻而易举的放过了天赐的大好机遇,那他还有资格姓崔么

    毕竟,崔和朴两家是多年的死敌,朴家的女儿不仅被选为了新国主的女人,甚至极有可能是新任的王妃,这个事实给崔明涛带来了极大的政治压力。

    傻子都知道,裙带枕边风比台风都厉害,崔明涛又岂能不知

    如果任由朴家的女儿,在新国主的床前肆意诋毁崔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抄家灭族乃是大概率事件。

    基于此,心急如焚的崔明涛,明面看上去没啥异样,实际上是一直悄悄的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贤侄,你我两家本是姻亲,这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我不帮衬着你,还真说不过去。唉,奈何国法无情呐”崔明涛一番冠冕堂皇的凛然大义,几乎眨眼间,就把朴浩摆到了犯罪的高度之上。

    朴浩越来越凌厉的眼神,逼得门客姜刚没了招,他只得硬着头皮主动站出来解围,“禀崔府尹,开京巡防军已经把作奸犯科的不法分子都押走了,都是刁奴们作恶,与我家公子何干”

    “汝是何人本府的面前岂你咆哮无利的余地”崔明涛的能够坐上开京府尹的宝座,靠的是实打实的内应李家军之功,绝不是金子南那种献女求荣的傻瓜可比,他扣上了大帽子之后,断然下令,“还不与我拿下此人本府要带回衙门细细的审问。”

    “呼啦啦”崔明涛既然下了明令,跟随在他左右的差役们随即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仿佛老鹰捉小鸡一般,将姜刚擒下,甚至还用块臭布堵死了他的那张巧嘴。

    崔明泰弹指间便拿下了姜刚,等于是切断了朴浩的一条左膀,不仅干脆而且利落明快,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就在窗台旁边的李中易,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崔明涛环环相扣的布局,他却听了个满耳。

    韩湘兰腹中揣上了李中易种下的“小包子”,心情格外的舒畅愉悦,她凑着趣的蹲身敛衽,行了个漂亮的万福礼,俏声道:“恭喜爷,贺喜爷,得了这么一位大智之士。”

    李中易哈哈一笑,伸出右手食指,勾住韩湘兰精致的下颚,高高的翘起嘴角,说:“有人的胆子可真大,竟想抢我的女人,小兰儿啊,你倒是说说看,爷应该怎么惩罚那人”

    “爷,您给奴婢讲过慕容复以彼之道反制彼身的故事,奴奴一直记忆犹新,嘻嘻”韩湘兰俏皮的挤了挤眼,抛了个特别勾魂的秋波,李中易把她的肚子都给整大了,竟然在刹那间,有了一种久违的心热感。

    可想而知,漂亮的女人只要真心想讨好男人,绝对有机会把男人伺候得舒舒服服。除非她敷衍了事,心不在焉。

    说实话,被整大了肚子的韩湘兰,随着心态的不断放松和安定,其固有的俏皮本性逐渐在李中易面前展露了出来。

    李中易也很喜欢如今的娃儿他娘,而不是此前一直沉浸在利益算计之中,而无法自拔的幽州韩家之嫡女。

    这也是金家孪生三姊妹之中,始终只有彩娇那个小憨货最得宠的根本性因素之一。

    此前一直异常焦虑的韩湘兰,顺利获得了腹中的胎儿之后,随即改变了以往急功近利的心态。

    韩湘兰跟随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也不算短了,李中易一直偏宠彩娇的先例,就活生生的摆在她的面前。只要,韩湘兰不是脑子没救的笨蛋,一旦获得了龙种的安定保障之后,必然会释放出本性。

    因为她需要争夺的东西,比此前仅仅是个人的荣辱而已,又多了无数的内涵。

    李中易一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韩湘兰自从揣上小包子之后的惊人变化,他自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贤侄,汝且莫怕,为叔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只要问清楚了原由,做个笔录即可。”崔明涛根本懒得理会苦苦挣扎的门客姜刚,他的脑子异常清晰,始终把矛头对准着朴浩这个二楞子。

    朴浩哪里是崔明涛这个宦海老手的对手,竟然当然傻了眼,呶嚅着嘴唇,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回去

    崔明涛不屑瞥了眼朴浩,又扭头看了看被堵上了嘴兀自挣扎休的姜刚,他心里得意极了。整个开京城的人们,谁不知道朴浩不过是个楞货罢了,真正负责出主意,满肚子坏水的其实就是这个被拿下了的姜刚

    “小的们,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请朴大公子回府衙老夫有很多的旧谊,需要和朴贤侄慢慢的絮叨絮叨。”崔明涛担心夜长梦多,索性一挥大手,吩咐手下人赶紧的拿下朴浩。

    “朴大公子,小人奉命行事,得罪了哦,如有不周之处,尚请多多谅解。”崔家的五管家崔九嘴上说的很客气,手脚却半点不慢,麻溜的捉住朴浩的右臂,没费吹灰之力的便将他反扭着擒住。

    跟随崔九冲上去抓朴浩的人,全是老崔家的世仆,崔明涛当上了开京的府尹之后,便利用特权将他们挂了个名,安排成了拥有执法权的差役。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道理,再一次呈现在了李中易的面前,令人感叹不已。

    崔明涛擒下了朴浩之后,再也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多待,他当即下令:“将所有涉案的人犯,全都带回府衙候审。”

    楼上这些赤手空拳紧盯着李中易的朴家家奴们,一时间,立即炸了锅,有人当场跑到窗边,厉声质问崔明涛:“敢问崔府尹,您将我家家主的颜面置于何地”

    李中易摸着下巴,瞅了瞅韩湘兰尚未显怀的腹部,若有所思的问她:“破传尚有几斤钉”

    韩湘兰当即会意,笑道:“朴万羊此前也算是高丽国的大儒,于汉学方面的造诣颇深,奴家每天只录朴万羊的呈文,早就发现他的一笔字,非常有功力,甚至胜过不少中原的书法大家。”

    李中易点点头,他在书法上面确实没有什么天赋,练习毛笔字已经有好些年了,至今没有多少长进,只能说端正而已。

    “嗯哼,国运不济之时,任是家族文教昌盛,屁股却歪得够可以的。”李中易摇头叹息了好一阵子,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上了汪兆铭那英俊过人,却令人格外厌憎的臭皮囊。

    韩湘兰不清楚汪兆铭是谁,但她不假思索的问自家的男人:“爷,您是替朴万羊感到惋惜么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太祖时的冯道冯相公,可谓是博学之鸿儒,不照样遍历数朝,视北虏如父”

    李中易略微一想,韩湘兰说的一点没错,冯道老儿本为大汉子民,却历经三朝不倒,可谓是官场上有名的不倒翁。

    对于冯道的行径,后世的欧阳修骂道:不知廉耻;北宋的司马光则评价说:奸臣之尤

    就在李中易有些走神的当口,忽然听见茶楼外传来了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一个声音,“哈哈,朴府尊如此勤劳王事,实在是国主之福啊。”

    韩湘兰虽然没见过朴万羊,却一猜即中,她轻声笑道:“爷,您一直久候的那位正主儿,终于拍马赶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反证了一个事实,老朴确实异常看重朴家的独苗。

    李中易借着窗扇的遮掩,略微探头瞅了瞅茶楼下的动静,只见,朴万羊骑在一匹大白马上,满头尽是热汗。

    撑腰的家主终于来了,原本躁动不安的朴家家奴们,一扫此前的晦气,他们一个个挺胸收腹站得笔直,仿佛刚次打了胜仗,正等着老朴的检阅一般。

    有人更是跳出来,指着韩湘兰,好心的劝道:“小娘子,你何苦与一个贱商为伍呢,不如就此从了我家公子吧。穿遍绫罗绸缎,吃香的,喝辣的,一应的开销应有尽有,简直是神仙一般的快活日子啊”

    “爷,奴奴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作汪仗人势。”韩湘兰习惯性的手抚腹部,故意贴近李中易耳旁,用汪代替了狗字。

    韩湘兰早就看明白了李中易的心思,区区一个豢犬的狂吠罢了,若是和他一般见识了,反而跌了她的身份。

    李中易握住了韩湘兰的柔嫩小手,高高翘起嘴角,他心说,和聪明人打交道,的确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事。

    闻弦歌而知雅意,偏又貌美似妖狐,更是李中易的娃儿她娘,这种种因素迭加到一块儿,令李中易或多或少对韩湘兰又多了几分喜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