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别跑”那位高丽贵公子深深的后悔,他一直嫌弃家奴们跟得太紧,今天故意把一帮子打手给支开了,却不成想,竟然被商人给打了脸,简直是悔恨莫及。

    李中易懒得理他,揽着韩湘兰耳鬓厮磨,陪着怀里的女人分享出离的喜悦。

    “爷,您说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韩湘兰一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整个人都快要喜疯了,仿佛市井小妇一般,唠叨个没完。

    李中易微微一笑,他明知道韩湘兰是想生个小郎君,偏偏不想如她所愿,故意歪曲道:“我希望有一大堆乖巧伶俐的女儿,围着我承欢膝下。”

    “那好,就先生个男孩,再生一大堆女儿。”韩湘兰完全丧失了往日的精明强干,竟然没听出李中易的弦外之音。

    李中易哑然一笑,常言说得好,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基本归零,甚至为负数,这怀孕的女人恐怕也不遑多让啊。

    那位高丽公子鼻子都快气歪了,除了征服高丽的李家军外,在这开京城内还真没有几户人家敢惹他不痛快。

    “你们给我等着。”高丽公子捋起袖子,想冲上去揍扁李中易,可他又担心打不过,反被打得更惨,犹豫再三他决定使出激将法。

    高丽公子倒也不算很笨,他心里明白,只要把眼前的商人诳在这里片刻,那么,被商人抱在怀中的绝美女子,必将躺在他的身下,由着他的性子任意驰骋。

    “小兰儿啊,你长得太美了,别说爷很心动,这不,被人惦记上了啊”李中易小声打趣韩湘兰。

    韩湘兰被高丽公子大大的扫了兴致,她噘起弧线异常优美的红唇,没好气的嘟囔说:“爷,奴婢是您的女人,却让人给惦记上了,心思实在是恶毒之极,那就抢回他家女人好了,无论是他家娘子啊,还是他的亲姊妹,嘻嘻,或是他的亲妈”

    李中易哈哈大笑起来,韩湘兰被所谓的高丽公子彻底的败了性子,心里肯定窝着雄雄的火焰,必须要找机会释放出来。

    不过,李中易笑过之后,心里却很明白,韩湘兰对郑氏像牛皮糖一样的黏着他,非常有看法,只要找着了机会,就要给郑氏下眼药。

    由此可见,再精明伶俐的女人,也终究还是女人,尤其是怀了孕的女人,心眼比平时更窄。

    “郑氏也是个可怜之人。”李中易本不想解释,一想起当初误日了郑氏的场景,心中不由感慨万千,“郑氏住在开封时日也不算短了,又经常上门看望彩娇她们,我若是有意,早就把她拿下了。”

    韩湘兰不由摸了摸尚未显怀的肚子,李中易乐意给她解释这些,或多或少是看在腹中孩儿的面子上,这小子还没出生便替亲妈撑了腰,她还有啥不知足的

    “回爷,那小子连滚带爬的从这里出去之后,就转进了旁侧的酒家,小人听得很清楚,那小子逼着店小二去给他送信,咱们的人已经缀了上去,肯定会摸清他家的所在。”李十五经过李中易身旁时,装作捡东西的模样,趁机把最新的情况禀报给了李中易。

    李中易点了点头,随口问道:“那小子现在何处”

    李十五小声回答说:“那小子一直藏在酒家里边的最深处,小的已经安排了人手盯着他,绝不会让他跑掉。”

    李中易微微翘起了嘴角,笑道:“我方才没太在意,现在仔细一想,那小子腰间所挂的玉佩,很有些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李十五赶忙说:“小的这就派人去查,争取画像回来,呈给您看。”

    这时,韩湘兰忽然插话说:“爷,奴奴也想起来了,您扇他大耳刮子的时候,奴婢觉着他腰间的那块玉佩好象是出自高丽王宫的物件。您可能不太记得了,当时替高丽新王选妃及侧室的时候,一应的赏赐清单,都是奴婢亲手誊抄的。”

    经过韩湘兰这么详细的描述,李中易原本模糊的记忆,陡然清晰起来,他高高的翘起嘴角。

    怎么说呢,为了控制住高丽新王的政治倾向,李中易在替他选妃及侧室的时候,倒是颇动了一些脑筋,其中最主要的一条便是:必须是亲周大臣家的女儿。

    “嘿嘿,小兰儿啊,照你这么说,那小子的妹妹,很可能成为高丽国的新王后”李中易的嘴角绽出极其耐人寻味的邪魅笑容。

    韩湘兰忽然露出俏皮之极的贼笑,她主动凑到李中易的耳边,小声说了一段话。

    李中易听清楚之后,不禁将她搂进怀中,右手重重的在她的翘臀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笑骂道:“咱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小兰儿啊,爷做梦都没有料到,你肚子里不仅揣着爷的孩儿,就连坏水儿也储得比爷多啊。”

    “爷,您老是欺负奴婢。”韩湘兰臀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心里却甜丝丝的,仿佛刚刚喝了一整罐蜂蜜水一般。

    “小妖妇,你还猜到了多少东西老实交代,爷就不罚你了,否则你懂的”李中易死死的盯在韩湘兰的脸上,仿佛一架高精密的显微镜一样,不可能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小的变化。

    韩湘兰心里很有些发虚,不过,仗着她肚里揣着的胎儿,只得吞吞吐吐的做了一番解释。

    李中易听完之后,不由暗暗叹息不已,看样子,在他的所有女人之中,韩湘兰的精明可以稳居于前三。

    “爷,奴奴明白的,您的选择无疑最有利于咱们大周国,只有这么做了,才最容易使高丽人彻底的臣服。”韩湘兰的见识显然令李中易非常满意,他抬手摸了摸韩湘兰的粉颊,“小兰儿啊,你刚有了身孕,从现在起不适宜做太过剧烈的运动,以后可不许吃郑氏的醋。”

    韩湘兰嘟着小嘴,却笑着说:“另外一个叫小兰儿的那一汪良田,也早就荒芜了,奴奴没啥醋可吃的。”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忽然听见楼下传里嘈杂的大声喧哗,“狗奴们,操起家伙事儿,把这里给老子围死了,若是放跑了美人儿,你们都不要活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