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将郑氏往怀里揽紧了一些,调侃道:“还真应了那句老话,没有耕坏的良田,只有累死的耕牛,你简直就是水做的,小兰儿却胜似处子。”

    郑氏方才没有承接雨露,虽然她明知道男人在外,她只能疯狂的偷欢,却无法挺着大肚子让人耻笑。

    更重要的是,郑氏如果怀上了李中易的种,并且产下子或女,彩娇三姊妹将如何自处

    韩湘兰四脚朝天的摆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郑氏是过来人,她当然知道,被灌溉得很彻底的韩婢,显然是想尽快怀上李中易的“龙种”。

    郑氏一边的暗自神伤,一边强打起精神,敷衍李中易:“爷,您真勇猛,奴家方才直翻白眼,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韩湘兰扯起嘴角,想笑只敢在心里无声的笑,郑氏也敢和她相提并论

    论年轻,十来岁正是花骨朵好时光的韩湘兰,瞬间秒杀掉郑氏。

    论身份,郑氏顶天也就是李家小妾之母而已,李中易就算是再怎么宠爱于她,也不可能公然改变这个事实。

    论相貌,哪还需要说么,韩湘兰的容貌也就是略微逊色于李翠萱及费媚娘而已,两人只要并肩站到一块儿,用李中易的怪话说:比个球

    更重要的是,李中易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偏方,让韩湘兰学会了十分神奇的缩锁神功。尽管,韩湘兰的体力远远不及李中易,但是,她渐渐有了把握,能够出奇制胜,吸收精华。

    在李中易时常彻底的灌溉之下,韩湘兰只要不是先天性的盐碱地,怀上李家的龙种,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

    不过,郑氏也不是没有长处,首先,熟透了的美人儿风韵,便盖过了韩湘兰不止一筹。

    其次,韩湘兰虽然经常被李中易变着花样的采摘,倒底经历人事的时日尚短,相对而言,已经饿了很久的郑氏,于床第之间,比她更放得开一些。

    韩湘兰下意识的挪了一下身子,臀下总有令人十分不舒适的湿意,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李中易评价的丝毫没错,郑氏确实是水做的

    李中易撇了撇嘴,一左一右的两个女人,虽然没说啥,但他依然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熏死人的醋味。

    郑氏的敷衍,李中易理解为相见恨晚的幽怨,既然给不了她名分,那也就只能如此了,要不然的话,难道纳她进门,让彩娇三姊妹无颜共处么

    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搂得更紧了,郑氏心里明白,男人体会到了她的尴尬处境,不由悲从心来,将脑袋埋进他的肩窝,享受着短暂的温馨。

    李中易草草的吃了几口点心,便领着韩湘兰,登上一辆不起眼的运粮车,赶往最近的一处的军营。

    在李中易彻底征服了高丽之后,整个开京城被划分为四个防区,李中易要去的正是隶属于李勇的骑兵营。

    这丝毫也不奇怪,因为,出事的队级军需官,便是李勇麾下的党项人,这倒也符合李中易此前的预计。

    客观的说,出自于草原的党项,经过严格的纪律和战术训练之后,大多可以成为合格的骑兵战士。

    毕竟,这些前牧奴们,打小就生活在马背上,畜牧和打猎,早已是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虽然,李家军中一直强力推广汉化教育,潜移默化的培养汉人至上的思想。

    这些草原民族的战士们,陡然从贫瘠的土地,来到异常繁华的大周帝都开封之后,就仿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突然来到花花世界一般,难免心态方面会有些失衡。

    在开封的时候,由于骑兵营的周遭皆为汉民,这些党项人就在天子的脚下,李中易的眼皮子底下,倒也颇守规矩,不敢暗中捣鬼,更别提违法严苛的军法。

    然而,在征服了高丽国之后,整个李家军由于受李中易的影响颇深,大家嘴上虽然没有明说,骨子里却把高丽人视为比党项人地位还要低好几等的贱民。

    本着节约成本,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后勤补给原则,大军日常所需的粮食、咸菜、肉食以及醋、盐等佐料,皆由李中易直属的军需司负责统一调拨,并且直接发放到的伙夫长的手上,基层军需官们顶多是过个手续而已,绝对不敢克扣或是短斤少两。

    然而,随着大军数量的日益增多,新鲜的蔬菜瓜果等物,又特别容易腐坏,集中配送显然无法完全满足大军的全部需求。

    所以,李中易开了道口子,允许当地的驻军就地采购瓜果鱼蔬等物。

    天朝的事情,大致都存在一个基本逻辑,兴一利,必存一弊

    自从李中易开了自采的口子之后,除了驻守榆关的第一军之外,由汉军组成的第二军一直到第五军,被频繁抽查,皆没有发现损公肥私的腐败现象,这让李中易多少有些小得意,严谨的管理体制,的确是遏制军中腐败的良方。

    然而,骑兵营这边却出了妖蛾子,李中易自然是格外的愤怒。江山还没到手呢,他亲手打造的铁军之中,竟然有人敢于不听招呼,趁机上下其手,大行腐化之道,杀机难免爆棚

    在李中易的想法之中,既然将士们愿意追随他的左右,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奋勇杀敌,那么,无论是金钱还是地位,都必须优先予以保障。

    客观的说,李家军经常进行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官方抢劫,贯彻的便是李中易一直以来的军事后勤思想:取敌国的豪门资源,就近补给大军所需,其成本最低,也最方便。

    然而,李家军中一直以来都严厉禁止私下的抢劫。道理其实很简单,大家都各自为政,把心思用到了富足自身的邪路上,长此以往,军纪必然败坏,谁还会奋力杀敌

    现在倒好,骑兵营的聪明过人的党项蛮子们,不敢私下里抢劫杀掠,却把主意打到了军需物资的采购上面,李中易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一儆万,绝对不能允许歪风邪气蔓延开来,重蹈百万大宋禁军彻底丧失战斗力的覆辙。

    “爷,您轻点,捏得奴奴好痛。”韩湘兰的雪雪呼疼声,把李中易从沉思之中唤醒,他定神一看,不由笑了,难怪韩湘兰吃不消了,他的爪子恰好罩在她的胸口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