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ngduang”伴随着丽奸们敲击的铜锣声,街上的高丽人在皮鞭和刀枪的威慑之下,被驱赶着到了街道的两侧。

    不大的功夫,数辆装饰得异常精致的马车,在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近卫军官兵簇拥下,浩浩荡荡的驶过长街,稳稳的停在了行辕正门口。

    恰好,郑氏的马车也被拦阻在了行辕外面只隔了一条街的民宅门前,进不得也无法退。

    和普通的高丽人一样,郑氏本人也被净街的近卫军军官,“客客气气”的请出马车,连同马车夫和侍女们一起,都被赶到了贴墙的位置。

    与众不同的是,由于郑氏拿出了代表高丽高官的名帖,带队的小军官倒也没有强迫她们面朝墙壁跪下。

    实际上,李中易并没有刻意要求高丽人跪迎跪送,只不过,豢养的丽奸们为了博得来自大周的主人的欢心,故意变本加厉的迫害他们的本族人。

    郑氏默默的注视着气派非凡的车队,心里琢磨着,这究竟是谁来了,竟然摆出了偌大的排场

    就在郑氏犯嘀咕的时候,一袭青色儒衫的李中易,在李云潇的陪同下,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行辕门前的台阶上。

    郑氏和一般的女子不同,她不仅是高丽国的贵妇,更在开封城中住了数年,对于大周的官场规矩比旁人清楚一万倍。

    能够让大周国的宰相亲自迎接的车队,显而易见,车里的人物绝对不是一般人。

    “咎郎。”一袭雪貂皮裘的柴玉娘,刚钻出车厢,就看见了一直被深深牵挂着的偷心贼,她情不自禁的眼圈就红了,一把推开搀扶在侧的侍女,浑然顾不得什么公主的形象,居然自己爬下了车辕,撒开两腿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李中易的身前,纵身扑进了男人温暖的怀中。

    咎郎郑氏眼尖,第一时间便认出是柴玉娘,只不过,她却心里一阵发酸,柴玉娘和李中易的关系可谓是进步神速。

    郑氏心里很清楚,柴玉娘以前唤李中易,顶多也就是易郎而已。如今竟然进步到了咎郎的更高层次,可想而知,这一对尊贵的夫妇,感情越来越好。

    “玉娘,你受苦了。”李中易望着自由恋爱得来的美妻,他心里明明有很多话说,却只是紧紧的将柴玉娘揽在怀中,用力的搂紧。

    就在郑氏不断泛酸水的当口,李中易已经搂着柴玉娘,大摇大摆的进了行辕大门。

    “咎郎,我没在跟前,你有没有沾个花啊,惹个草的”柴玉娘见面的第一句,显得格外的别致,张嘴就审问李中易是不是没管住裤裆。

    李中易就算是再喜欢柴玉娘,也不敢说实话,他脑子里想着郑氏丰腴妙曼的身影,嘴上最麻溜的说:“军务繁忙,我哪有那些闲工夫”

    柴玉娘一脸的不信,她忽然停下脚步,一本正经的说:“你是顶门立户的大男人,这男人嘛,三妻四妾的,谁不是这样就拿我的皇兄来说吧,不也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

    李中易心里明白,柴玉娘虽然刚刚在开京登岸,却很可能已经闻到了一丝腥味,空穴不会来风啊。

    老婆,不管是漂亮的老婆,还是普通的老婆,都会吃醋。李中易若是信了柴玉娘的所谓“真话”,那他才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活着也没啥意思了,不如找块豆腐自己撞死得了

    “娘子,我敢对天发誓,这些日子绝对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李中易用比柴玉娘更正经的态度,高高的举起右手,誓言庄重无比。

    柴玉娘却是极其了解李中易好色的本性,她压根就不信李中易的誓言,只不过,既然没有捉奸在床,那也就只得捏着鼻子忍了。

    “哼,没在外面沾惹女人,照你这么说,那是把家里的都吃干抹净了”柴玉娘那是打心眼里喜欢着李中易,虽然心里始终有些小疙瘩,但是这并不影响久别重逢的巨大喜悦,她探手狠狠的掐在了男人的腰肉,使劲儿的捏了好几下,这才稍稍解气。

    李中易实在是了解柴玉娘的脾气,他的这位娘子由于出身于皇家,虽然有些喜欢耍小性子,却绝不是那种吃醋吃带骨髓里的女子。

    李中易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通过种种手段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女人,不过这么多女人之中,他真正爱在心里的还就是自由恋爱的柴玉娘。

    当初,李中易遭难的时候,险些被符太后给收拾了,正因为柴玉娘仗剑闯宫,这才使他及时的化险为夷。

    李中易虽然不是个好东西,更好色如命,这人心却也是肉长的,柴玉娘的纯爱深深的感动着他,她为他所做的一切,足以令他包容她的一切小性儿。

    “娘子,我想你了。”李中易揽紧柴玉娘的纤腰,涎着脸说出厚颜无耻的情话。

    柴玉娘斜眼瞅了瞅李中易,轻轻的一叹,探手搭上李中易的勃颈,摇着螓首说:“既然嫁了你,就由着你去别的女人身上撒欢吧,我才懒得管你太多。”

    李中易心下暗自窃喜,柴玉娘虽然这么说话,其实等于是放了他一马。柴玉娘的言外之意,李中易也全盘接纳,宅内的女人吃了也就吃了,她柴玉娘不会令男人难堪。

    不过,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柴玉娘很难包容他和郑氏之间的j情,毕竟,母女共享一个男人的事情,以柴玉娘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而言,一时之间很难接受。

    柴玉娘的老父亲柴守礼,她的亲哥哥柴荣,其实也都是好色的男人。别的且不去说它,单单是柴守礼,这都六十多岁的老男人了,半年前居然还纳了一房年仅十五的美貌小妾进门。

    所以说,对于男人的好色,柴玉娘本身的容忍度,就远远高于一般的大户人家。

    准夫妻俩在众目睽睽之下,勾肩搭背的往行辕里面行去,可把暗中拈酸吃醋的郑氏,给看傻了眼。

    要知道,柴玉娘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周公主,先帝柴荣的嫡亲妹妹,李中易的身份则更为显赫,大周国的托孤八相之一,整个高丽国的征服者。

    此二人如此的不顾形象,实在是令郑氏做梦都没有料到

    就在郑氏有些伤春悲秋,惆怅万千的时候,身旁的侍女忽然拉了拉她的衣袖。

    郑氏抬起头,却惊恐的发现,柴玉娘的贴身侍女秋儿,正脸色铁青的朝她快步走来。

    不得了,要出大事呐,郑氏下意识的想转身逃开,可是,举目四顾,完全无处可逃。

    秋儿迈步走到郑氏的身前,高高的仰起下巴,异常冷淡的说:“我家娘子命我传话予汝,管好你的臭男人,别老是往咱们家里送女人。”

    郑氏挨了严厉训斥,心下却大大的松了口气,敢情是金子南不断给李中易送美貌女子的消息,传到了柴玉娘的耳中。

    “敢问小娘子高姓大名”郑氏虽然担心给柴玉娘知道了她和李中易的奸情,却并不意味着她连秋儿都怕了。

    毕竟,柴玉娘是李中易未正式过门的正妻,李中易被闹得身败名裂了,她柴玉娘难道不会跟着名声扫地么

    “我叫什么名字,你不配知道,你只需要明白一点:惹恼了我家娘子,绝对没有好下场。”秋儿打小就跟着伺候柴玉娘,按照这个时代规矩,柴玉娘这个公主嫁给李中易,秋儿便是随嫁的幐。

    在这个时代,为了彰显皇家的威严和气派,公主下嫁权贵之家,可以带上两个地位很高的官家嫡女作为陪嫁的媵妾。

    媵妾,一般是跟随正妻一同嫁到夫家的女子,规格较高的是亲姊妹同嫁,规格最低的便是侍女陪嫁。

    由于出身高贵的缘故,媵妾和普通的妾,其地位迥然不同,媵妾甚至可以和正室一起出席正式的宴会。

    当然了,本质上来说,秋儿这个媵妾,其实是媵婢,其地位又低了许多。

    “还请娘子回禀夫人,奴家绝对不敢冒犯夫人的虎威。”郑氏是个明白人,宰相门房七品官的道理,她比谁都懂,对于柴玉娘身旁的亲信婢女,就算是李中易再宠爱郑氏,她也得像菩萨一般的供着,不敢轻易得罪。

    “算你识相,哼。”秋儿摔下冷冷的闷哼声,掉头就走,浑然没把郑氏这个降臣之妻放在眼里。

    郑氏望着秋儿的远去的背影默默的出神,金子南因为丢了开京,一直没安排官位,所以他削尖了脑袋,搜集了几名高丽的绝色女子,想学献女的故技,以谋求官复原职。

    郑氏身为一家之主母,她虽然不太清楚金子南的具体安排,但是,家中莫名其妙的多了几个女人,她还是心中有数滴。

    不过,由于柴玉娘刚到开京,她并不知道李中易刚下了命令,把金子南这个老不要脸的家伙,打发去了榆关前线,协助杨烈负责筹集大军的粮草和补给。

    郑氏心中有鬼,自然明白李中易这么干,其实是想更方便和她偷欢。

    想到这里,郑氏情不自禁的心头猛的热乎起来,李中易给她安排的临时住处,就在行辕的不远处。

    既然已经被李中易偷了身子,而且偷得异常彻底,不如索性一直堕落下去,谁叫干柴遇见了烈火呢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