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娇拿出带来的果子和点心,接二连三的塞进郑氏的小嘴里,郑氏吃一样赞一样,仿佛此前她去见彩娇的时候,从未尝过一般。

    在金家三姊妹之中,因为彩娇的性格异常之天真烂漫,郑氏难免要偏疼她一些。

    正因为母女之间的感情极好,郑氏一直有愧于心,惟恐被彩娇发现了她和李中易那见不得光的j情。

    怎么说呢,如果李中易不是彩娇的男人,郑氏远没有如今这么大的心理包袱

    在郑氏促不及防的情况,由于美丽的误会,被李中易给偷了身子。郑氏那片荒芜了许久的肥田,陡然被天降甘霖彻彻底底的滋润了一番之后,她惟恐被彩娇察觉了j情,却又难以抑制的幻想着,下一次会不会更美

    借着三个孪生闺女都是李中易枕边人的巨大威势,金子南此前在高丽国内可谓是呼风唤雨,权势熏天。

    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被李中易粗暴的占了身子,郑氏即使偶然失了身,也绝不敢期待有下一次。

    别看金子南在高丽国内无人敢惹,这老东西到了李中易的面前,简直比摇尾求宠的家犬,还要乖顺十倍。

    比金子南强势一万倍的李中易,不仅把金子南变成了绿帽公,而且,“不许任何男人再碰你。”他这霸气十足的宣誓,给了郑氏无限的遐想空间。

    很多时候,女人只要踏出了关键性的那一步,必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第n次,直到东窗事发的那一刻。

    这也就是明知道后患无穷,很多出轨的男男女女,却像是中了毒一般,怎么都抑制不住继续偷下去的期盼。

    “娘亲”彩娇欢快的说了好半晌,郑氏一直哼哼哈哈的,根本就无法好好儿的说话了,彩娇发了小性子,抬手就拍在了郑氏的背上。

    神不守舍的郑氏猛然间受了惊吓,小手一抖,原本捏在手里的点心,竟然当着彩娇的面,掉落到了地上。

    “娘亲,想什么呢点心屑都掉你身上了。”彩娇再次察觉到了郑氏的心不在焉,不禁扯起大发娇嗔。

    “唉,昨晚没睡好,老是走神。”郑氏羞惭难当,谎话却脱口而出,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当时,郑氏的失身其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只是,一旦洪水溃坝,她就再也无法回头,只要一闭眼,便难以抑制的想念李中易那勇猛的身影。

    如果是精明过人的花娇或是蕊娇在场,倒有几分可能性,察觉到郑氏的频频失态,内中必有隐情。只可惜,彩娇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子,她还真信了郑氏的话,便拉着郑氏的胳膊,笑嘻嘻的说:“娘亲,你很久没搂着我睡觉了,要不”

    郑氏被触动柔肠,随即驱散心中泛滥成灾的旖念,挽住彩娇的手臂,母女二人并肩进了卧室。

    被挡了驾的金子南,如同五猫挠心一般,急得在院子外边只转圈。

    金子南暗暗后悔不迭,早知道有今日之辱,前几日就不应该纳新妾,寒了郑氏的心。

    想当初,郑氏是开京城中有名的一枝花,金子南将她娶进门后,倒也恩爱了几年。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令郑氏产下一子三女,尤其是三个女儿居然是罕见的孪生三姊妹。

    只不过,男人大多是喜新厌旧的生物,经历过七年之痒后,依旧貌美如花肥沃多汁的郑氏,渐渐被金子南所厌弃。

    美貌年轻的妾室,一个接着一个被纳入金家,令人眼花缭乱。结果是,金子南享受了艳福,和郑氏的关系却日益冷淡,发展到如今已是相敬如冰。

    原本,在女人地位异常低下的高丽国中,郑氏即使是金家主母的身份,也只能干看着金子南快活逍遥,哪怕她打翻了几百坛子醋,也只能含泪洗面,彻底的无可奈何。

    然而,整个高丽国匍匐于李家军的铁蹄之下后,整个形势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逆转。

    彩娇三姊妹被献给了李中易后,金子南原本寄予厚望的长女和次女,一直被李中易冷落在一旁。反倒是,金子南很不喜欢的“大傻子”彩娇,竟然成了在李中易面前可以说得上话的宠妾。

    金子南一直以为,靠着彩娇的枕边风,他才得到了高丽国的最高实权。事实并不是如此,李中易绝不是听枕边风的窝囊废,他的主要考量其实是:利用金子南是李家美妾之父的特殊身份,让金子南帮着吸血的权威性不容任何人置疑。

    谁知,眨眼间楼塌了,由于金子南的无能,导致高丽国的王党复辟,咸鱼翻了身。

    等金子南跌落谷底,回过头来再想讨好郑氏,试图借着彩娇的裙带关系,重新获得李中易的信任,却为时已晚

    尤其是,李中易将错就错,索性向郑氏霸道的宣布了她的所有权后,郑氏对金子南连面子上的敷衍都懒得去做了。

    就在金子南抓耳挠腮,不得其门而入之时,门房上的仆人慌慌张张的跑来禀报,天朝上国李相公的车驾,已经到了府门前。

    金子南心头一阵狂喜,赶紧凑到院门口处,扯起喉咙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彩儿,彩儿,李相公到了,快些出来迎接”

    李中易本想骑马过来,李云潇死活不同意,硬拽着马缰,不许他走。

    “爷,现在已经不是您一个人吃了全家都饱的时候了,您万一有个闪失,咱们李家军上上下下十余万将士,那就等于是没了爹的孤儿一样,只能任人宰割。”李云潇一席话,把李中易给气乐了,他斜睨着李云潇,没好气的挥动着手里的马鞭,大加痛斥,“老资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呢,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无论离了谁,太阳照样要从东边升起西边落。”

    李云潇那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死活不肯放李中易骑马出门,李中易偏偏还就知道这小子忠诚不二,没办法下狠手整治他。

    最终,李中易实在拗不过倔牛一般的李云潇,只得无奈的乘车过来。

    “罪臣金某,叩见恩相。”金子南甫一见面,便五体投地,匍匐于李中易的脚前。

    李中易只当金子南是空气一般,大摇大摆的进了戒备森严的金府,将满面流涕的金子南,彻底的晾在了一旁。5689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