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先一天晚上歇在竹娘的房中,第二日吃过早膳后,见韩湘兰没在书房里伺候着,便有些奇怪,唤人来问,这才知道敢情是叶晓兰罚了韩婢。

    俗话说的好,不聋不哑不做阿翁

    李中易身为一个大家族的正经主人,涉及到枕边女人的事情,即使看得很清楚,也懒得过多的去理会。

    以李中易的精明,他略微一想,便知韩湘兰在和叶晓兰暗中斗法。

    最近这些日子,李中易公务之余,都要让韩湘兰在书房之中,穿上高跟鞋走几圈猫步。

    以韩湘兰的冰雪聪明,绝对知道李中易确实喜欢看她走猫步,然而却故意没有事先知会。

    另一边厢,叶晓兰尽管怀着身孕,醋劲却越来越大,恐怕是看不惯叶晓兰躲在房中和男主人厮混吧

    以书房消息密不透风的现状,李中易即使用脚趾头去思考,也完全可以理解,他和韩湘兰在房中干了些啥,叶晓兰半多不知内幕。

    这么一来,聪明过人的韩湘兰,她故意瞒着李中易的心思,令人回味无穷

    咳,三个女人一台戏,书房双兰争奇斗艳,倒也成了特殊的一景

    后宅的事情,就让女人们自己去解决吧,李中易二话不说,直接命人唤了彩娇过来伺候着。

    在李中易身边的女人,除了不问世事的彩娇之外,其余诸女对李中易的感情,远没有她们表现出来的那么纯粹。

    这也是彩娇一直宠信不衰的根本性原因

    “爷,奴家想娘亲了。”彩娇进门后,直接扑入李中易的怀抱,搂紧他的脖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截了当的提出了她的要求。

    李中易眯起两眼,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上现出郑氏那前凸后翘、火辣辣的妖娆身段,不由心头猛的一热,以郑氏知情识趣的默契配合,若是将三姊妹和她一起摆到榻上,那将是何等的美妙光景呢

    “爷,您有没有听奴家说话嘛,可不许走神。”彩娇察觉到了李中易的心不在焉,却也没往深处想,她做梦都可能料不到,郑氏竟然和李中易暗通了款曲。

    李中易翘起嘴角,微微一笑,说:“既是如此,那便派人去请令堂便是。”

    彩娇搂紧李中易的脖颈,笑逐颜开,乐滋滋的差点快要蹦起来,接二连三的献上香吻,“爷,您待奴家真好。”

    李中易暗暗惭愧不已,他心说,好,确实是好,好到了母女共侍一男的地步,貌似多少有点尴尬啊

    没办法,李中易怀着愧疚之心,揽住彩娇好一阵亲热之后,这才发了话,命人去通知金家,就说午后彩娇要回府省亲。

    李中易史无前例的恩赏,金子南接到讯息之后,起初呆楞了好一阵子,紧接着,大喜过望。

    金子南也知道,花娇和蕊娇其实并不受宠,他的前程完全寄托在了彩娇的枕边风上头。

    如今,彩娇竟然如此的受宠,金子南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心里挺美。

    金子南欣喜异常的主动来寻郑氏,两人刚一见面,他便满脸堆笑的说:“咱们家幺娘子实在是了得,居然求得了天朝上国李恩相的大恩惠,说是要回府来母女团聚,啧啧啧,这实在我金家天大的喜事呀。”

    郑氏听说彩娇要回家省亲,自然开心异常,随即便想到了那个冤家挥汗如雨,勇猛冲击的矫健身影。

    金子南见郑氏一直低头不语,以为郑氏嫉恨他的格外冷落,便想拉住老妻的手,好生安抚几句。

    可惜的是,金子南做梦都没有料到,他脑袋上的帽子,已是绿的闪光发亮。

    这些年一直独守空闺的郑氏,早就把金子南这条白眼狼彻底的抛在了九宵云外,她的心房如今彻底被李中易的身影撑得满满当当,正自低头回味池中被狠整的野趣。

    “不许碰我。”郑氏的手刚被金子南触及,她陡然惊醒,几乎是下意识的猛一甩手臂,眨眼间,便将金子南的脏手拍开。

    金子南诧异之极,难以置信的瞪着郑氏,眼前的老妻以前对他的态度虽然也很冷淡,却绝不至于当面大扫他的颜面。

    “你”金子南心头火起,竖起右手食指对郑氏指指点点,正欲破口大骂,却忽然想起一件要命的大事,赶忙换上一副笑脸,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平日里,彩娇只和郑氏亲近,对他颇多怨言和指责,金子南这个当爹的自然心知肚明。

    别的且不去说它,就冲着彩娇在李中易那里格外有宠,金子南就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恼了郑氏。

    “贤妻,你莫要恼我,以前的种种全是为夫的不是”金子南为了东山再起重归显赫之门,又是说好话,又是鞠躬作揖,把姿态放得异常之低,算是正式对郑氏服了软。

    郑氏心里暗暗冷笑不已,金子南现在才知道错了,只可惜彻底的晚了,绿帽子也注定要接着戴下去了。

    李中易那颇具有独占性的变相警告,郑氏绝对不敢当作是儿戏,她的身子既已被李中易占了去,便再不可能容许任何男人碰她,哪怕是正牌子的男主人金子南也绝对不行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赶紧的布置下去,风风光光的迎接咱们家幺娘子归府省亲”

    这么多年的夫妻,孩子都生了四个,郑氏对金子南的心思可谓是纤毫毕现,洞若观火。

    所以,郑氏一张嘴便恰好命中了金子南的命门。天大地大,恢复往日的显赫权势,才是当前的头等大事,别的事儿对金子南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是是,娘子教训得是,我这下去安排,张灯结彩,务必让咱们的幺娘子风风光光的进府省亲。”金子南被郑氏这么一提醒,倒把刚才的异样状况彻底的抛在了脑后。

    郑氏默然瞅着金子南兴冲冲跑出去的背影,情不自禁的撇嘴冷笑,她的爹娘当初也是瞎了眼,怎么就把她嫁给了这么一个没本事的窝囊废呢

    彩娇儿即将归家省亲,他会不会来若是他来了,又该如何呢郑氏此时的心情,正应了张爱玲的那句名言,被李中易狂野的喂饱之后,她的心房之中竟然全是那冤家的身影,再也容不下任何别的男人。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