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十几次蒸馏的精酿“女儿红”,尽管入口绵和,后劲却异常之大。

    经过几轮的推杯换盏之后,楚雄被彻底的干趴,不由自主的滑到了酒桌下边。

    李中易撂下手里的酒杯,微微翘起嘴角,招呼婢女们进来,将楚雄抬去和杨小乙的做邻居。

    大军作战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准确的战报信息,往往可以决定战役的成败。

    早在蜀周之战时,李中易屡屡凭借着先进的斥喉制度,躲过了赵匡胤无数次志在必得的追杀和伏击。

    李中易在重赏杨小乙的同时,并没有太过于忽略绰号为“鹰眼”的斥喉营指挥使楚雄,其中的深层次原因,绝不仅仅是杨烈的鼎力推荐。

    玉不不琢不成器,楚雄此来李中易的身边,并不是让他来享福的,而是来受夹磨滴,这是杨烈和李中易的共识。

    等送走了楚雄,李中易趁着酒兴向后院行去。高丽的降官们为了讨好李中易,挖空心思的想打听他的喜好,以便投其所好。

    李云潇被缠得不耐烦了,随口说了句,相帅喜欢游泳。

    也真是难为了高丽的这些降官们,他们集思广益,硬是在短时间内,拿出了和现代恒温游泳池差不多的建造方案。

    李中易向来不爱管后院的琐事,李云潇琢磨着李中易喜欢泡澡的习惯,干脆就自己作了主,让高丽的工匠们进宅子按图施工,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高丽人打仗不行,拍马屁倒是非常厉害,整个工程从挖土方到灶房的供热水管路建好,总共才花了十天时间而已。

    建成后的第二天,李云潇就把李中易领去畅游了一番。果然,李中易跳进蒸汽腾腾的池中,一边欢快的自由泳,一边对李云潇的办事能力赞不绝口。

    李中易虽然没有喝得大醉,却也有些微熏,他穿过几座由佩刀侍婢把守的宅门,踱到被称为“玉泉”的游泳池门前。

    门前站了一大堆侍婢,李中易刚一露面,一众美婢赶忙蹲身行礼,伴随着裙袂摆动的细微声响,沁人心脾的香风一阵阵扑鼻直入。

    随着李中易的权势日重,地位益隆,老李家后宅的规矩,也越来越严。

    早在李中易只是破虏军都监的时候,家中的仆婢们见了李中易,大多齐声拜见,场面颇是热闹。

    等到李中易成为托孤八相之一后,被人尊重的新鲜感早就过去了,反而有些厌烦人多鸹噪。

    为首的一名佩刀侍婢,一边行礼,一边含笑娇俏的小声说:“婢子翠绿,问爷安。”

    李中易冲翠绿摆了摆手,翠绿当即会意,冲众婢呶了呶小嘴,大家随即踮起脚尖,蹑手蹑足的都退到了廊下两侧。

    李中易满意的点了点头,竹娘不愧是出身于西北豪门的美妾,如今的老李家早已不是当初的暴发户之家。

    在竹娘的悉心打理之下,即使是行军作战途中的李家后院,仆婢们的一言一行,皆处处体现出了宰辅之家的大气和森严的规矩。

    李中易进入雾气腾腾的“游泳池”后,三下五除二,几下就将身上的衣衫全都脱了个精光大吉。

    雾汽缭绕之下,李中易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他微微摇了摇头,高丽国的木材都不要钱呢,可劲的烧。

    原本是理想中的恒温游泳池,变成了超大型的土耳其浴室,李中易带着一丝遗憾,光着脚摸到池沿,掬起几捧池中的热水,浇在身上。

    这时,池中的远端,不时传来彩娇咯咯的娇笑声。显然,大冷的冬天时节,能够泡在温暖的池水之中戏耍,她格外的开心。

    此地是后宅主人们专用的游泳池,又在二门之内,除了李中易及其几个美妾之外,旁人绝无享用的资格。

    李中易略微适应了水温之后,扶着池沿轻巧的滑入池中,他展开四肢,用最擅长的蛙泳姿势,在池中畅快的游来游去,好不惬意

    两个来回之后,李中易翻过身子,用最省力的仰泳姿势,快活的戏水。

    突然,李中易听见了彩娇的娇叫声,“我在这里,快来捉我呀”

    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这孩子还真是有些调皮,仿佛永远长不大一般,格外的惹人怜爱。

    有三天没欺负这孩子了吧李中易被热水泡的很舒坦,又喝了不少酒,想狠狠收拾彩娇的心思,眨眼间,再也压制不住了。

    李中易辨明彩娇的方向,憋足了一口长气,一猛子扎进水中,朝着他的爱妾那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客观的说,这座游泳池的建造过程中,由于李云潇的歪打正着,其规模大致有两座标准游泳池的格局。

    整个游泳池,长约75米,宽约42米左右,居然能够在十天内完工。除了三班倒的赶进度之外,监工们手里的皮鞭以及军棍,可想而知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由于以前从事医生的职业关系,李中易一直十分注重养生之道,又经过多年的军伍生涯的打熬,身体素质自然是杠杠滴。

    李中易快速的划动双臂,奋力的蹬水,憋足的那口长气顶多只放了七分之一,他的左手便触及到了彩娇粉嫩的长腿。

    “嘿嘿”李中易闷闷的笑了,原本被挑起的情绪益发高涨,他捞住彩娇的脚踝,猛的用力一拉,电光石火间,便将喜欢的美妾整个的拖入了水中。

    猝不及防的彩娇,陡然间被拖入水中,当即便呛了一大口水,整个人彻底的被吓懵了

    李中易恶作剧得逞,心中不由一阵大悦,就连大腿被彩娇蹬了一脚,也浑然没放在心上,刚揽住她的纤腰,随即如同救命的稻草一般,被她搂得死紧。

    作为游泳池的常客,李中易心知肚明,池水的最深处,不过一米五左右,淹不死人的。

    趁着彩娇搂紧他的脖子,扑腾着想钻出水面换气的时机,李中易轻而易举的分开了她的两腿。

    得偿所愿的李中易,心里满意极了,他抱紧怀中女人的硕臀,将她托出水面换气。他可舍不得让自家的女人,呛太多的水,那就太没意思了。

    谁料,李中易的脑袋刚露出水面,陡然听见泳池另一头传来彩娇的叫唤声,“娘亲,你躲哪里去了”

    “咔嚓”巨大的震撼仿佛惊天闷雷一般,瞬间击中了李中易的的心坎,怀中被深入的竟然不是彩娇,这个可怕的事实,令他简直难以置信。

    怀中的女人好不容易脱离水下,随即剧烈的咳嗽起来,那边的彩娇赶忙的急切的询问:“娘亲,你怎么了,没事吧”

    李中易原本喝了不少酒,可是一身冷汗出过之后,酒意顿时被惊得抛出九宵云外。

    李中易毕竟是花丛老手,短暂的震撼过后,左手随即捂住怀中女人的嘴巴,惟恐她暴露了可能有损他声望的隐私。

    彩娇及几个美妾或美婢的身体,李中易简直熟得不能再熟了,经过一番身体检查后,他极其无奈的长出了一口闷气。

    “郑氏”李中易凑到怀中女人的耳旁,刻意压低声音,惟恐惊动了彩娇。

    “嗯”怀中女人嘴巴被捂得很紧,细如蚊呐的哼哼声,彻底让李中易明白了一件事:他喝多了该死的酒,居然在无意中搞了孪生三姊妹的娘亲,那位年过三旬却依然艳美不可方物的郑氏。

    郑氏毕竟是高丽国的名门贵妇,平日里便是掌家主母,无论是管家理事,或是与亲朋好友及各大高丽豪门之间的礼尚往来,可谓是样样精通。

    尽管被水呛得头晕眼花,郑氏却知道眼下处境的尴尬和厉害,她的脑子里乱极了,就这么软绵绵的伏在李中易的怀中,吓得大气都不敢多出半口,连委屈的哭泣都忘记了。

    “娘亲,你怎么了”彩娇的声音越来越近,李中易就算是再好色,也不想让自己的爱妾亲眼目睹,她的母亲被她的男人在水中搞了,“赶紧告诉她,你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呛了口水,现在想歇会。”

    郑氏如今已经是心乱如麻,脑子里依然严重发懵,她得了李中易的指点,赶忙照方抓药,想把彩娇敷衍回去。

    可是,彩娇却非常担心郑氏,固执的淌着水缓缓摸过来,想看个究竟。

    郑氏急得直冒冷汗,吓得小心肝几欲蹦出心房,然而,就在这时,她惊恐的察觉到,李中易依然和她紧紧的黏在一起。

    池子原本就不小,彩娇不会游泳,而且水性极差,李中易毕竟不是脸皮极厚的下流货色,确实也不好意思出面喝阻彩娇的靠近。

    那么做,除了暴露他和郑氏的奸情之外,没有半点好处。

    就在郑氏急哭之际,李中易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精明,他凑到郑氏的耳旁,小声叮嘱说:“你告诉彩娇,玩捉迷藏的游戏,大家都不许出声,她如果捉住了你,就做好吃的泡菜,好好的犒劳犒劳她。”

    李中易对于彩娇的脾气和习性,自然是了如指掌,这孩子玩性极大,被关在后宅之中,以她的身份,只能承受着寂寞孤独,难以找个可以平等游戏的玩伴。

    果然,郑氏把编造的理由端出来之后,彩娇隔着浓浓的雾汽,乐滋滋的嚷道:“娘亲,你千万躲好喔,别让我轻易的捉到。”此话出口后,彩娇那边再无声息,显然是想偷偷的摸过来,捉住郑氏。

    李中易搂住郑氏的纤腰,借着浓雾的掩护,悄悄的挪动到了远离彩娇的对岸。

    在捉迷藏的过程中,脑子里乱极了的郑氏,不仅被李中易欺负得够呛,同时也享受到了,很久没有过的别样刺激。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句经典名言,落到此时的李中易头上,完全恰如其分。

    既然已经偷了郑氏的身子,可谓是覆水难收,无论如何都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关系。

    李中易也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他绝不是假仙之辈,索性将艳美的郑氏吃干抹净,偷得酣畅淋漓,也偷出了新的境界。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