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得两日,韩湘兰惊讶的发现,彩娇那两个原本不受宠的姊姊,居然也被接来了开京,而且还是藏在下人的车内,秘密进的府。

    李中易不管有事没事的时候,都喜欢待在书房里边,他身旁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身为书房首席侍婢的韩湘兰。

    韩湘兰经过仔细的观察,她好奇的发现,李中易每日午休的时候,总要唤来花娇陪在枕席之间,大加挞伐。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变成了蕊娇和彩娇侍奉枕席,韩湘兰一时间很有些想不明白。

    在韩湘兰看来,李中易的身边固然有着很多美人儿,可是,他的召寝一直很有规律和节制,从未像如今这样,白天犁了肥田后,晚上还要接着玩一龙二凤的游戏,长此以往身体可怎么吃得消呢

    韩湘兰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便趁李中易刚批阅完毕公文,借着奉茶的机会,小声提醒说:“爷,奴婢听说高丽参泡茶喝,可以提神醒脑”

    李中易的一听就秒懂了,韩湘兰这是拐弯抹角的提醒他,日日斩伐,很伤身子骨。

    “小兰儿啊,你信不信,只要爷愿意,夜御十女都不成问题”李中易探手将韩湘兰搂进怀中,托到腿上,在她的翘臀上用力捏了一把,“真要说起来,爷的女人之中,倒是你最具异禀,这都十余日了,依然那么紧。唉,你个小妖精,不把爷吸干,那是誓不罢休啊。”

    “爷您得了便宜,还笑话奴婢奴婢不依”韩湘兰羞得满面飘红,死死搂紧李中易的脖颈大肆撒娇。

    这么些时日以来,韩湘兰已经发现,李中易对她的身体十分感兴趣,她的心里不由暗自有些得意。

    李中易在浴桶中替韩湘兰破瓜的那晚,一连要了她五次,而且次次都异常的艰难。如果,韩湘兰不是强撑着一口气,想去找叶晓兰的示威,她根本无法下床。

    “爷,请恕奴婢抖胆,您的身子骨儿可金贵着呢”韩湘兰一边小心翼翼的劝说,一边提心吊胆的观察着李中易的脸色,惟恐触及李中易的逆鳞。

    男人嘛,最怕的就是连自家的女人都说他不行,必须要补肾

    李中易露出邪魅的笑容,双臂略微用了点力,就把韩湘兰摆到了适合进攻的位置。

    “小兰儿啊,你忘记了一件大事,你家男人我,那可是绝代的名医呢,你呀,又欠收拾了吧”李中易颇费了一番周折和力气,这才彻底的占领了韩湘兰。

    “我说小兰儿啊,你家是不是有什么祖传的功夫”

    沐浴更衣过后,李中易搂着韩湘兰说闲话,一时好奇,便想探知究竟。

    韩湘兰羞涩难当,本来打死都不肯说的,架不住李中易咄咄逼人的好奇心,只得磕磕绊绊的小声说:“奴婢的外家有一种祖传的功法呃只传嫡女由娘亲传授给了奴婢娘亲曾经说过增加闺房之乐令夫君喜欢的时间更久一些”声如蚊呐。

    李中易暗暗点头,幽州韩家不愧是百年旺族,连这种床第间事,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积累。

    令夫君喜欢的时间更久一些,对于韩湘兰的这个回答,李中易颇为满意。既是他的女人,不管有多聪明,床第间私语的时候,必须讲真,绝不能玩假。

    显然,韩湘兰已经逐步了解和适应了李中易的脾气,私下里说的全是真心话,不敢有半句虚言,嘿嘿,这就对了嘛

    “嗯,乖一点,接着修炼神功,可不许断喽。嘿嘿,爷倒是挺喜欢这种久攻不入的味儿”李中易意外捡到了宝物,对韩湘兰的喜爱比起此前,又多了几分。

    韩湘兰能够说啥她只得强忍着浓浓的羞意,从瑶鼻中闷闷的哼哼了一声,表达出了服从之意。

    对于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聪明女人,从李中易的内心深处而言,终究是喜欢的。

    李中易的女人之中,就算是异常娇憨的彩娇,除了心直口快不擅作伪的率真个性之外,本质上,她依然是个聪明过人的女人。

    在李中易的身边,围绕着各色各样的聪明女人,他不如意的地方,只需要略微的点拨或是小小的暗示一下,剩下的就再不需要操心了。

    嘿嘿,这种日子才算是过得比较舒心和滋润

    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又涉及到李中易创下的偌大基业,后宅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在所难免会,李中易在理解的同时,却异常忌讳她们闹得太过火。

    “小兰儿,你觉得那几个高丽国备选的仕女,如何”李中易故意问得很宽泛,就是想考察一下韩湘兰对他心思的把握程度。

    韩湘兰在李中易的怀里拱出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卧姿,撒过娇后,这才小声说:“回爷的话,以奴婢的粗浅见识,那几个高丽仕女之中,别的倒还罢了,唯独有一女好象并不甘心被选中。”

    李中易陡然来了兴趣,韩湘兰固然心眼子颇多,识人方面却经过了幽州韩家最正统的训练,即使有所偏差,也不至于太过荒谬。

    “哦,你说说看,怎么个不甘心”

    李中易察觉到,韩湘兰尽管异常乖顺的窝在他的怀中,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却始终搭在他的腿上,显然是想最大限度的延长精华留存于体内的时间,其尽快受孕的心思不问可知。

    韩湘兰仔细的琢磨了一番,完整的梳理个人感受,这才脆声说:“爷,奴婢借着您的名头,命她们展示斟酒及饮酒的才能,别人都很乖顺听话,让干什么就做什么。唯独有个仕女,屡次趁旁人不注意,就借着擦嘴的机会,把喝进去的酒液吐到了手帕子上面。”

    李中易微微一笑,他的确没有看走眼,韩湘兰属于那种稍微给点机会,就会崭露才华的女人,不仅绝顶的聪明并且心思异常细腻。

    “嗯,小兰儿啊,你越来越惹人疼爱了”李中易露出满意的笑容,顺手勾起她的那对大白长腿,帮她摆了个更容易留下种子的姿势。

    韩湘兰那是多聪明的女子,她随即意识到,她的那点小心思,尽在李中易的掌握之中,小脸顿时吓得没了血色。

    “嗯,既是如此,高丽的新王妃便定了,就是那个偷奸耍滑不想喝醉的仕女了。”李中易故意装作没发现韩湘兰胆寒变色的窘样,不停气的吩咐说,“你忙完了书房里的归档,就亲自去盯紧了那个仕女,到了用膳的时候,就想办法把她灌醉喽。嗯,书桌右边的书匣里有个小瓷瓶,里边是我配的醉仙散,你把它倒几滴出来,掺进状元红里边,无色无味,神不知鬼不觉,明白么”

    韩湘兰原本一直忐忑不安,听了李中易的吩咐,这才渐渐的放宽了心,她乖顺的答:“奴婢遵命。”

    李中易近距离观察之下,察觉到韩湘兰犹言于止的踌躇,遂鼓励她:“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不管对错,爷都不会怪罪于你。”

    “爷,据奴婢最近在书房内整理档案所知,高丽国选王妃,皆有一整套验身的制度,以确保王室血脉的纯正”韩湘兰惟恐惹恼了李中易,话没说完就先把双眼闭上了,等着挨罚。

    李中易微微一楞,紧接着,他马上意识到,韩湘兰显然已经看出了他的大部分想法,并且敢于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这也就意味着,由于长时间的近距离相处,韩湘兰已经掌握了李中易喜欢听真话,不怕逆耳之言的怪脾气。

    哎呀呀,怀中的女人不得了呀,从细微之处,便可猜到他的真实想法。

    李中易暗暗有些得意,他的运气很不错,如此精明绝顶且美貌异常的女人,早早的被圈进了他的金丝笼中,令她插翅难逃,只得乖乖的臣服于他的身下。

    “嗯,我原本就打算把全盘计划交给你去办,既然你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那就听我的安排吧”李中易仔细的叮嘱了一番,直到韩湘兰彻底明白了他的心思之后,方才独自起身,“你方才累惨了,且多躺一会子,不必伺候更衣了。”

    韩湘兰尽管已经彻底了解了李中易的心思,却因一时间无法接受太过震撼的冲击,一时间,竟然傻傻的仰躺于榻上,浑然忘了回话。

    李中易洗漱更衣之后,坐回到书桌前,刚拿起一份军事报告,就听见窗外忽然传来的贴身女侍卫的禀报声,“爷,从榆关赶来开京的杨小乙及楚雄等人,已经在府门前候令,李大总管派人来请您示下。”

    “哦,咱们的英雄来了啊,传我的话,大开中门,摆出全副仪仗,本帅要以国士之礼,亲去迎接。”李中易向来重视战功卓著的虎将,尤其是,类似杨小乙这种浑身是胆的顶级豪杰,他必会格外的敬重。

    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整个天使行辕立即行动起来,各色仪仗迅速的从二门一字排开,一直延伸到大门口处。

    杨小乙是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土包子,当即既痴且傻,楞楞的发呆。

    楚雄却一直是杨烈的心腹爱将,他一看眼前宏大的迎接阵式,随即意识到,山长李中易这个李家军的大家长,显然是格外的看重杨小乙的到来。

    “傻小子,你真是有福之人呐,我远远不如你也”楚雄刚刚冲杨小乙发出大大的感慨,就听见由远及近的传呼声,“山长驾到”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