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韩湘兰毕竟是有脑子的女人,她心里非常明白,李云潇那可是李中易心腹中的心腹,他都不敢做的事情,难道说,她这个区区书房侍婢,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还要不要小命了

    “大总管,婢子胆子小,又没见过多少世面,可不敢惹爷发怒。”韩湘兰蹲身敛衽,露出俏皮的笑容。

    李云潇见韩湘兰不上勾,一时间倒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她款款离去。

    韩湘兰算计得很清楚,与其去找契丹公主陪李中易散心解闷,不如她自己小意的在侧侍候着。

    说不准啊,就此一举得男,哼哼,绝对不让叶晓兰始终骑在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上次,韩湘兰伪装成被李中易破瓜的蹩脚表演,让叶晓兰识破之后,她可真是吃了大苦头。

    等韩湘兰回到李中易身旁的时候,酒菜已经基本上齐,她赶忙上前伺候杯碟碗筷。

    李中易瞥了眼替他斟酒的韩湘兰,嗯哼,眉目如画,身段妖娆,举手投足间,皆透出浓浓的媚人气息。

    不愧是契丹睡皇看中的天生妙物

    李中易刚饮了两杯酒,就听门外传来了黄鹂鸟鸣般清脆悦耳的女声,“姐夫,奴家又闷又饿”

    韩湘兰听出是彩娇来了,只得闷闷而又轻柔的喷出一口浊气,心里暗骂彩娇来得真不是时候。

    俗话说,酒为色媒。目前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根据韩湘兰的暗中观察,男人的视线不止一次掠过她的翘臀,室内的气氛越来越朝着旖旎无限的方向快速滑落下去。

    韩湘兰本以为今晚可以独占李中易榻上的枕席,却不料,半道杀出了彩娇这个程咬金,她情不自禁的咬紧银牙,恨不得天降霹雳,瞬间灭了彩娇这个不速之客。

    尽管韩湘兰情不甘心不愿,奈何人在屋檐下,她不敢不低头,只得收拾起灰暗的情绪,堆出满面的笑容,迈开小碎步,跑去门边挑起门帘,恭请彩娇入内。

    彩娇浑然把韩湘兰当作了空气,连眼皮子都没夹她一下,她仿佛一阵风似的飘到李中易的身前。

    “姐夫,您让奴家过目的那几个高丽仕女,奴家都看过了。”彩娇当着韩湘兰的面毫无顾忌的爬到了李中易的腿上,搂紧他的脖子,嘻嘻直笑,“奴家按照您的吩咐,故意试探了她们的反应,没想到,就那么轻轻的一摸,居然有好几个吓得哭成了泪人儿,实在是无趣之处。不过嘛,有一个倒是很镇定,奴家让她脱光,居然就当着侍女的面脱了个精光”

    李中易搂住彩娇的蛇腰,宠溺的在她的玉颈上,重重的吻了一口,贴紧她的粉颊,笑眯眯的问:“真有那么听话”

    “姐夫,奴家啥时候欺骗过您嘛”彩娇扭动着小蛇腰,不依不饶的在李中易怀里撒娇。

    李中易微微一笑,将彩娇搂得更紧了,爱怜的猛亲了好几口。他之所以一种宠着彩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此女个性直爽率真,在他的面前有一是一,从不虚装作伪或是耍心眼子谋利。

    三胞胎姊妹中的另外两个,花娇和蕊娇就因为喜欢玩心机,被彻底冷落了。除了正常的衣食供应之外,李中易对她们俩个,几乎是不闻不问,颇有股子任其自生自灭的味道。

    如果没有彩娇的格外受宠,即使李云潇这个大总管处事比较公正,花娇和蕊娇难免暗中要受很多下人们的窝囊气。

    “嗯哼,真有这么听话,姑且再试她一试,呃”李中易露出邪魅的笑容,吩咐韩湘兰,“你去陪那些仕女用膳,吾倒要看看她们的酒量如何”

    韩湘兰听了此言,芳心不由自主的怦怦狂跳,恨不得把脑袋垂进裙摆里去。她一直伺候在书房之中,自然心里明白,李中易让彩娇去阅看的那几个精挑细选出来的高丽仕女,实际上,是打算作为新任高丽王妃以及侧室的预备人选。

    让高丽未来的王妃人选之一,多喝酒,这意味着什么娇憨的彩娇也许不太明白其中的内涵,韩湘兰这个颇有心机的高门贵女,岂能不知

    韩湘兰心里紧张过后,却没来由的瞬间放松了心绪,她出身于幽州高门,尽管目前家道衰落,内心中的傲骄却令她更愿意侍奉于野心勃勃的雄主枕边。

    “婢子一定伺候得十分妥贴。”韩湘兰藏着机锋的回答,颇令李中易感到满意,他招手将韩湘兰唤到身旁,抬指勾起她那弧线优美的下颌,在她的粉唇上轻轻的啄了一口,“伺候好了,爷有重赏,明白么”

    “婢子一定把她们伺候得舒舒服服,挑不出半分毛病。”韩湘兰克制住心里的喜悦,姿态优美的蹲身行礼,语气坚定的表明了决心。

    男人的暗示夹带着无边的旖旎,如果就此走进了李中易的心头,哪怕没有彩娇的盛宠,至少也可以避免唇齿侍奉的屈辱吧

    李中易瞥了眼飘然离去的韩湘兰,嘿嘿,冰雪聪明的女人,再加上善解人意,实在是惹人疼呐

    彩娇赖在李中易的腿上,死活不肯下来,李中易也由着她布菜斟酒,这种单纯的女孩难免惹人怜惜。

    菜过十味,李中易自酿的状元红,后劲着实不小,他扬起微熏的脸颊,仔细的端详了一阵醉态可掬的彩娇,嗯哼,这小妮子也已经熟透了,正好适合采摘。

    同时,李中易心中另有算计,彩娇便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有些事情再也拖不得了。

    等韩湘兰完成了任务,再次回到书房门前的时候,却见室门紧闭,四名佩刀背弓的女兵一字排开,挡住了她的去路。

    韩湘兰伺候在李中易的身边,远不止一日,她自然心里明白,男人正在室内成其好事,女方多半是名正言顺的妾室彩娇。

    以韩湘兰在李中易心目中的地位,她绝对争不过极其有宠的彩娇,她只得暗暗叹了口气,默默的站到了女兵的身侧。

    可是,韩湘兰站定之后,马上后悔莫及,室内不时传出彩娇的呼痛声,瞬间搅乱了她的心绪。

    在大宅门之中,通房侍婢难免要频繁的接触到男主人的私密生活,类似的场景,韩湘兰其实不算陌生。

    只是,如今的韩湘兰心乱如麻,仿佛五猫挠心一般的难受,却不知为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内忽然传来李中易的吩咐声,“谁在外面速取热水来。”

    韩湘兰慌乱收拾起散乱的心神,脆声应道:“爷,奴婢在外面伺候着,请您稍等片刻,热水早就准备好了。”

    有了李中易的吩咐,把门的女兵们这才没有拦阻韩湘兰,任由她指挥着灶房的粗使婢女们,将浴桶及热水抬进了室内。

    室内弥漫着欢好之后的旖旎气息,韩湘兰再怎么见多识广,依然是个黄花大闺女,禁不住秀颊飞红,羞意难当。

    粗使婢女们放下家什之后,都很懂规矩的退了出去,韩湘兰转过身子想走,却有些犹豫。

    就在韩湘兰有些踌躇的当口,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李中易的吩咐,“小兰儿留下搓背。”

    韩湘兰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赶忙迈开小碎步走到浴桶旁,殷勤的伺候着李中易泡进浴桶之中。

    李中易仰面朝天长长的吐了口气,叹道:“真的很舒坦呐”

    韩湘兰暗中做了个鬼脸,李中易刚刚享用了一个黄花处子,心里不舒坦才是咄咄怪事。

    转念一想,韩湘兰忽然意识到了一件大事,被她疏忽了:初次接受雨露滋润的彩娇,居然仰面张腿的躺在榻上,李中易很可能是想让她尽快受孕吧

    韩湘兰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下不由一阵黯然,她在李中易的心目中,地位终究十分有限。

    也不知道怎么的,原本十分沉得住气韩湘兰,由于心不在焉,搓背的力道陡然一重,李中易当即察觉到了她的异状。

    李中易不是神仙,一时间也不知道韩湘兰为何突然失态,但他心里明白,身后的女人心思极重,轻易不可能走神。

    要不说李中易聪明呢,脑子略微一转,随即就猜中了韩湘兰的心思。

    说句实话,李中易很清楚,叶晓兰和韩湘兰都不是省油的灯,并且出身都不好。

    如今的韩湘兰和叶晓兰,一个背着贰臣之女的原罪,另一个则是汉奸之女,仅仅从出身来看,将来都绝无可能母仪天下。

    归根到底,韩湘兰比叶晓兰见过更多的大世面,脑子也更灵活一些,所以,李中易才一直暗助叶晓兰,压制着韩湘兰。

    当压力大到一定的程度,必定会出现反作用力,此所谓过犹不及是也

    就在韩湘兰沮丧之极的当口,忽然听见李中易吩咐她:“傻楞着干什么,蠢女,还不滚进来陪爷一起洗。”

    就在韩湘兰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之际,李中易已经伸出双臂,异常霸道的将她拖进了浴桶之中。

    第二日,当韩湘兰瘸着两腿出现在叶晓兰面前的时候,叶晓兰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与以往迥然的媚艳与靓丽。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