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兰一五一十的招了之后,迎来的却是李中易怪异的眼神,她心下不由极为忐忑,惟恐惹恼了她的男人。

    可是,李中易微微一笑,掂起叶晓兰的下巴,淡淡的说:“如此浅显之计,只怕是那韩婢中了招,也是口不服心更不服。”

    叶晓兰毕竟伺候李中易颇有些时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她下意识的反问李中易:“还请爷授奴婢一个锦囊妙计,必要治得那韩婢心服口服,再也不敢生事。”

    李中易惊讶的望着叶晓兰,眼前的这位书房美婢,竟然向他求计,目的却是整治韩湘兰

    随即,李中易秒懂了,叶晓兰显然是看出了什么,顺势想把他给搁里边,免得将来事情闹大了,她会吃不了兜着走。

    人才啊,眼前的叶晓兰还真的是无师自通的宅斗大神,李中易哑然一笑,他家里的女人,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若说李中易身边的女人,最擅长宅斗的那个,其实是费媚娘。

    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费媚娘能够在蜀宫里一步步登上贵妃的宝座,天知道经历过了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

    只是,经历过欺骗和抛弃之后,费媚娘显然受了情伤,在极其严重的刺激之下,她选择了跟着李中易。

    只是,谁又能够想象得到,李中易从蜀国的中等官僚,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手握重兵的一方藩镇呢

    “你的胆儿够肥啊,不仅敢把爷心爱的白玉镇尺拿去当诱饵,而且,居然还想让我帮你出鬼点子嗯哼,看样子,你必是皮痒了,欠收拾了”李中易没好气的斜睨着叶晓兰,看样子是琢磨着收拾之法。

    叶晓兰战战兢兢的跪到他的脚边,仿佛摇着尾巴撒娇的小美狐一般,腻声道:“爷,奴婢错了”小手却异常熟练的抚上了李中易的大腿。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叶晓兰带着哭腔的莺啼声,“爷,您轻点,好痛”

    沐浴过后,李中易换上一身干爽的儒衫,坐回到的书房,足足喝了两盏茶的的工夫,才见叶晓兰哭丧着脸一瘸一拐的,慢慢腾腾的磨蹭着,挨了过来。

    李中易勾了勾手指,将叶晓兰招到身前,揽住她的纤腰,笑眯眯的说:“下次再敢耍花招,爷还有别的新鲜玩法用来收拾你。”

    叶晓兰带着哭腔,喃喃道:“爷,奴婢再不敢了,真的再不敢了。”

    李中易点点头,女人之间的争宠,他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如果算计到了他的头上,那就等着暴风骤雨的洗礼吧。

    “嗯,您刚才辛苦了,爷教你一招,且附耳过来”李中易将叶晓兰往怀中揽得更紧了一些,小声嘱咐了一番。

    “爷,妙计,真的是妙计啊”李中易不过是三言两语罢了,却令叶晓兰欢欣雀跃,恨不得马上照方抓药,狠狠的收拾了韩湘兰那个贱婢。

    李中易瞥了眼叶晓兰梨花带雨的娇俏模式,心下不由暗暗得意,韩、叶相争,他李某怎么都不可能输,以前不太好强迫叶晓兰接受的欢爱方式,今日借故得逞,真真是爽何如哉

    又过了几天,李中易终于接到了朝廷发来的滚单,太后已经下懿旨,政事堂办妥了一切手续,任命张永德为高丽安抚使,负责全权处置高丽国内的善后处理事宜。

    高丽人的卧式里没有窗户,李中易住进来之后,便宜让工匠拆了半扇门,新做了半扇糊纸的窗户,他平时里就喜欢坐在窗前办公。

    “嘿嘿,竟然是张抱一要来啊”李中易摸着下巴,瞟了眼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侧的韩湘兰。

    韩湘兰也许是受了李中易鼓励眼神的刺激,也许是被叶晓兰迫害到必须反击的程度,她索性壮着胆子,小声说:“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朝廷必是对您起了疑心。”

    李中易故意面露诧异之色,显得十分惊讶,心里却暗暗点头,不愧是名门贵女,被逼到了墙角之后,终于敢于出手还击了。

    “朝廷为何对吾起了疑心”李中易拉下脸,冷冷的盯在韩湘兰的脸上,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韩湘兰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悲苦,蹲身行了礼,这才轻声道:“您手握重兵,又新得了高丽国的钱粮和人力,奴婢抖胆说句不怕掉脑袋的话,奴婢若是符太后,必会招您回京,然后采取明升暗降的手段,想方设法的削去您手头的兵权。”

    李中易点了点头,通过近距离的观察,这韩湘兰不愧是幽州韩家苦心栽培出来的嫡女,其心思异常之缜密,毫不夸张的说,比始终带有几分小家子气的叶晓兰,无论智商还是情商,都要高出许多。

    也正因为如此,李中易把叶晓兰摆在了优先的位置,授予了参与机密大事的权力,而故意一直压制着韩湘兰。

    没办法,李中易的内书房中,机密事务成堆。绝秘的消息若是稍微泄露出去那么一点点,就很可能带来极其严重的恶劣后果,他必须慎之又慎。

    “小兰儿啊,知道么,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李中易凛冽的眼刀扫过韩湘兰的身子,竟令她情不自禁的连打了好几个寒战。

    韩湘兰伏在地上,忽然号啕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歇斯底里,好不凄惨

    李中易轻轻一叹,这孩子终于扛不住了,哭吧,哭吧,都哭出来,就好办多了

    叶晓兰背后的幽州叶家,至今平安无事,然而,幽州韩家已是满门尽灭,就剩下了韩匡嗣和韩湘兰。

    实际上,按照这个时代承接香烟的伦理,迟早要嫁人的韩湘兰,只能算是韩家泼出去的水,属于外人的范畴。

    可问题是,韩匡嗣已经被残酷的灭门打垮了脊梁,颓废到彻底丧失复仇的信念,成日里只和小妾混在一起,努力加班加点的想再生个儿子出来。

    韩湘兰这个外人,反而心存了替韩家复仇的执念,一直想利用李中易手头掌握的强大军事机器,达成她自己的私人心愿。

    也正因为李中易看破了这一层,所以,提携的一直是叶晓兰,而压制着更加精明过人的韩湘兰。

    现在的韩湘兰,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她如果胆敢继续耍弄小聪明,李中易并不介意将她深锁于李家老宅之中,永世见不得光。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明白么”李中易不是知心姐姐,没那个闲工夫听韩湘兰吐苦水,他冷冷的说,“我拿下了高丽,正是喜庆的时候,不要扫了我的兴致,还不赶紧去沐浴洗漱了,再来伺候着”

    韩湘兰胡乱擦拭了一把的脸上的泪痕,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番衣裙,蹲身行礼之后,迈开小碎步退了下去。

    李中易瞥了眼韩湘兰远去的背影,不由微微一笑,这个小妮子已经被磨得没了脾气,变得乖顺异常。

    嘿嘿,任你再烈、再有心计的雌马,只要骑手有耐心,有手段,恩威并施,不愁她不服服贴贴。

    李中易心里很有数,韩湘兰不仅比叶晓兰更貌美,而且也更有心机和手腕,也正因为如此,他也就格外的宠着叶晓兰一些,而有意无意的冷落韩湘兰。

    等李中易处理完毕手头的公务,韩湘兰也已换了一身簇新的衣裙,重新出现在了李中易的面前。

    “爷,奴婢不该存了不该有的坏心思,请您狠狠的责罚。”韩湘兰规规矩矩的蹲身行礼,精神面貌可谓是焕然一新。

    李中易露出邪魅的笑容,探手将韩湘兰揽进了怀中,捏了捏她的粉嫩的秀颊,翘起嘴角说:“你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肯定知道爷以前是在故意折腾你的吧”

    “爷”韩湘兰做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居然会如此赤果果的戳破了她的小心思,一时间促不及防,竟傻在了李中易的怀里。

    李中易怜惜的抚摸着韩湘兰颊边的秀发,微微一笑,说:“以你的智慧,一定知道我的脾气,书房重地岂容外人插手所以,你应该心里很清楚,你迟早是我的女人,对吧”

    韩湘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慌忙摇着头说:“奴婢蠢笨之极,哪里猜得出您的心思”

    李中易开心的哈哈大笑,捏住韩湘兰嫩颊的手指,猛的用力,戏虐道:“你的那点子小心思,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现在长话短说,爷交给你一项任务,吾很喜欢萱儿嗯哼你懂的”

    韩湘兰暗暗松了口气,赶忙摇着小尾巴,小心翼翼的说:“以奴婢的看法,萱娘子出身高贵,她一直梦想着正妻的宝座。爷,奴婢一定想方设法打消她的妄念,让她安于李家妾室的本分。”

    李中易轻轻的嗅着她发端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处子幽香,嘿嘿,怀中的女子,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却比只会整理文墨的叶晓兰,更符合他的现实需求。

    随着基业的不断壮大,李中易手头的事务也跟着越来越多,除了紧要的人事和事务之外,他已经不可能凡事亲历亲为。

    这就需要培养一批得力的助手,协助李中易处理各种机密大事,其中,内书房承担着李中易最核心事务的整理归档以及分析工作。

    叶晓兰负责归档工作,一直干得很出色,可惜的是,她欠缺了分析能力。韩湘兰恰好补足了叶晓兰的能力缺陷,只是,这个妮子心怀复仇的旧怨,必须彻底的折服了,才可使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中易异常怜惜的用手帕子,替韩湘兰擦拭着粉颊和嘴角上的黏腻,他一边擦,一边吩咐说:“从今往后,你便可以对外说是我的女人了。”

    当叶晓兰亲眼看见,韩湘兰一瘸一拐的从李中易的书房挪出来的时候,芳心之中不由猛的一沉,她一个没注意,竟然让韩湘兰钻了空子,死贱婢,浪蹄子,咱门走着瞧。

    如果,李中易看见了韩湘兰装作初蕊新破的模样,故意晃到叶晓兰的眼前,他一定会挑起大拇指,感叹一番:对于韩湘兰,他绝对没有看走眼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