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淳英整个背心瞬间凉透,好一个心狠手毒的李相公呐,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一个要命的问题:将来,若是他背叛了李中易,岂不是也会被阉七族,甚至是九族

    李中易注意到了,李淳英的脸色神速的变幻着,由红变紫,紫中透红,可谓是五彩缤纷。

    嗯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李中易撇了撇嘴,高丽人倾国之力的三十万大军都被灭了,不客气的说,整个高丽国的人口、物资、粮食、金银财宝,都可以算作是他李某人的私产。

    “怎么,李参赞觉得有何不妥”李延清见李中易拉下了脸来,随即挺身而出,沉声反问李淳英。

    李淳英吓得小心肝乱颤,连连摆手说:“下臣一定办得妥妥当当,准保不出半点纰漏。”

    李中易点了点头,和颜悦色的问李淳英:“吾听说成均馆内的学子们,只会写汉字,却篡改了读音”

    李淳英促不及防之下,当即傻了眼,他作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刚阉了人家七族男丁,下一刻,却跳跃到了别号成均馆的国子监里面,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什么药呢

    好在李中易没打算和李淳英玩哑谜的无聊游戏,他摸着下巴,轻描淡写的说:“说汉话,写汉字,读汉史,就从成均馆开始。凡是考试不过者,一律黜落,明白么”

    等李中易揭开谜底之后,李淳英不禁满头热汗,浑身却直冒寒气,敢情,面前这个笑眯眯的李相公,这是要断了高丽人文化上的根呐

    此时的高丽人,并没有自己本民族的文字,官方一直采用汉字,以可有效的行文理政。李淳英能够作官,自然读得懂汉人的书,写得出汉人的字。

    可是,同样的汉字,在高丽国的发音,却与中原汉人的语调迥然不同,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李淳英读过不少汉史,他自然知道,统一使用汉字的书写方法以及发音,对于整个高丽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只是,李淳英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在他投靠了李中易之后,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要么,李淳英选择彻底的顺从李中易,这就意味着查香喝辣,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代价是被高丽人所刻骨仇恨。

    在李中易轻描淡写的阉了人家七族男丁之后,李淳英对李大相公的手段,有了天翻地覆的惊人变化,可谓是再无半分侥幸的幻想。

    很显然,李中易出手如此的狠辣,必定是存了杀鸡给猴看的震慑之心。

    假如,李淳英选择对李中易阳奉阴违,即使是傻子也猜得到最终的结局,必然是整个家族一起陪着李淳英走向深渊。

    倾国之力拼凑起来的三十万大军,在李家军的阵前,仅仅只撑了不足两个时辰,便彻底的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李淳英深刻的意识到,所谓高丽是高丽人的高丽,已经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如今的高丽国,就仿佛是一名赤果果的美女一般,只能任由李家军的铁蹄,肆意的践踏和奴役,却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下臣恳请恩相选派大儒东渡高丽,教化鄙国之仕绅及万民。”李淳英原本就是提得起放得下的狠角色,既然打定了主意要跟着李中易混前途,自然也就积极主动的从善如流。

    李中易微微一笑,他仅仅是敲打一下李淳英而已,却不料,此公竟是个知情识趣的妙人儿,颇懂举一反三的道理。

    嗯哼,好狗啊,确实是条好狗,李中易心情很好,随即夸奖了李淳英:“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吾弟只要实心办差,将来必可出镇一方。”

    尽管李中易说得云遮雾罩,可是,李淳英这个老官僚依然一听就懂,李相公这是变相许诺了将来高丽国相的地位呢。

    大周的皇帝隔得太远,李淳英只知道,击败高丽三十万大军,成了现实上的太上皇的其实是面前的李中易。

    汉人有云,县官不如现管,李淳英的汉学造诣不浅,岂能不知其中的利害

    “下臣一定尽心竭力,努力办差,报效天朝。”李淳英毕恭毕敬的长揖到地,感谢李中易的知遇之恩。

    李中易负手立于码头中央,冷眼扫视了全场一周,视线所及之处的高丽人,全都不敢正眼看他,纷纷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

    “恩相一路鞍马劳顿,实在是辛苦了,下臣已经在天使行辕备下上好的席面,特为您接风洗尘”李淳英确实是一番拍马屁的忠心,时值寒冬腊月,正是苦寒的季节,万一李中易染上风寒,他绝对难逃李家军那些骄兵悍将们的责难。

    自从李家军破了开京之后,以李云潇为首的高级将领们,可没少给李淳英添麻烦。

    别的且不说,单单是安置二十几万降军,就足够李淳英喝上好几壶。

    幸好,李家军抓俘虏,早就抓出了丰富的经验,一部分最强壮的高丽降军,被关进了水师的船舱底部,正络绎不绝的送往榆关。

    根据李中易的战略规划,榆关作为牵制契丹人南下攻击的要塞,必须进一步加强城防工事及设施。

    剩下的高丽降军,其中的一部分老弱兵残,被李中易宽宏大量的给予了释放,原因其实很简单:李中易不想浪费宝贵的粮食,养活那些高丽废物。

    经过精心的挑选之后,剩下的十三万高丽降军,李中易下令暂时关在战俘营内,一边忆苦思甜,批斗以前一直欺压他们的高丽权贵,一边在汉人工匠的教导之下,学习修路筑桥的技术。

    要想富,先修路,这仅仅诠释了道路重要性的部分含义。秦朝建立之前,便修通了直达北部长城防御群的驰道。

    秦国的人力很有限,不过区区几百万人而已,不可能时刻在边界地区摆下三十万大军御敌。

    在这种战略形势下,三天内可以直达长城的驰道,也就成了战略性公路,其重要性无论怎么评价,都不容低估。

    李中易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把战败的高丽降军放回家中,显然是给顺利统治高丽国,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所以,把十三万高丽降军,一齐贬为替大周修官道的奴隶,也就成了非常合理的选择。

    为了迷惑住这些高丽的修路奴隶,李中易公开宣称,只要修路超过十年,可以释放为平民。

    这个看似仁慈的决定,其实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在长期的重体力劳动的环境下,操劳十年的时间,即使再强壮的身体,也必然会被拖垮。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