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高丽的刺客一共两人,其中一个女的被捉住了,另一个刺客被弩矢射中了要害,已经死了。”周道中和李延清二人,毕恭毕敬的站在李中易的跟前,以周道中为首禀报了捉拿刺客的最新进展。

    周道中和李延清无声的对了个眼神,周道中迈前半步,将整理后的报告双手递到李中易的手边。

    李中易顺手接过报告,大致翻阅了一下,随手扔到了书案上,端起茶盏闷头饮茶。

    周道中的心里不由一沉,李中易顺手把报告扔了的小动作,给他施加了极大的压力,因为那意味着恩相很不满意。

    刚才,周道中出面禀报的时候,李延清一直没有吱声。毕竟,李延清手里的实权虽然很大,却只是检校军法司都虞候,其身份地位比周道中要低了好几个档次。

    李中易的用人,从来不论出身,客观上也做到了相对公平的惟才是举。不过,正式场合的等级秩序,依然必须给予充分尊重。

    在李中易的建军思想之中,下级服从上级,全军服从统帅,这是最最基本的原则,不容任何人或是任何团体挑战。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比较哪来的优越感

    对于等级制度森严的军队而言,总不能都指挥使还没说话,小小的伍长倒抢先发了言,那成何体统

    李中易没说话,李延清又故意装傻的不吭声,周道中只得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问李中易:“如何处置活捉的女刺客,请您示下。”

    李中易瞟了眼心里有些发毛的周道中,淡淡的吩咐说:“此事你就甭管了,交给守忠即可,军法司审核犯人,颇有几手绝活。”

    周道中暗暗松了口气,他看得出来,李中易并没有因为死了个刺客,而迁怒于他。

    早在李中易第一次征高丽的时候,失了靠山前途暗淡无光的周道中,便跟着一起来了高丽国。

    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周道中追随在李中易的左右,满打满算也有六个年头了,李中易的为人,他还是比较清楚的。

    周道中私下里也琢磨过,也许是碍于朝廷的忌惮,李中易对于水师的事务并没有过多的插手,除了给水师配备了几百名讲武堂出身的低级军官之外。

    在周道中自己看来,朝廷虽然注意到了水师在两征高丽过程中的便捷运输作用,却依然忽略了水师的重要战略意义。

    战略这个词,周道中是从李中易那里囫囵学来的。他虽然不明白战略的真正含义,却也心中有数,李恩相比朝廷里的任何重臣都重视水师。

    水师的基本人事架构,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保持着朝廷禁军的编制。

    周道中参与过很多次李中易指挥的军事行动,由于近距离的接触,他心里十分明白,李中易直属的部队里边,贪污受贿、克扣饷钱以及中饱私囊的情况,几乎绝迹。

    而水师的军官和水手之中,有很多人却背着周道中,勾结大周的权贵或是高丽的豪商,利用水师往返于大周高丽之间的便利条件,暗中贩运各种紧俏的物资。

    以周道中对李中易的了解,他完全不相信李中易对此一无所知,却从来没见李中易提及过水师中的此等劣迹,实在是令人颇有些费解。

    李中易对于水师的腐败情况,其实,一直了如指掌。只是,碍着朝廷并没有把水师划入他的直接管辖之下,有些事情不太好操之过急罢了。

    另外,李中易默许了,水师的官兵们和朝中的权贵们,勾结在一起玩共同致富的发财游戏,也隐含着拉拢一部分朝中势力的意图在其中。

    大家一起发财,一起见证水师在发财过程中的重要性,这就为将来的财政和军事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等周道中离开之后,李延清这才摸出兜里的小本,一五一十的开始禀报,“回爷的话,刺客一共两名,男的已经死了,女的肋下中箭因为情况紧急,小的来不及禀报您,就擅自作主,命随军郎中动用了您特配的白药。经过紧急抢救之后,那名女刺客已经止住了血,算是勉强捡回了半条命。只不过,据郎中说,箭入甚深,伤了脏器,唉,小的暂时还无法上手段拿到口供,怕她经受不住。她死了倒不要紧,麻烦的是,追查她身后的主使者,就要棘手许多了。毕竟,咱们在高丽国内,并不像是在开封,眼线少得可怜”

    李中易点了点头,满不在乎的说:“这种事情能够追查到幕后主使者固然甚好,实在找不到正主其实也没啥。”

    见李延清欲待争辩,李中易摆了摆手说:“咱们灭了高丽人的三十万大军,就等于是彻底打垮了高丽人抵抗的信心,以及所谓的民族脊梁。嘿嘿,难免有忠于王氏高丽的豪强嫉恨于我,正面玩不过咱们,而暗中下此毒手。守忠啊,我要的是高丽的壮实奴隶、粮食、衣物以及钱财,至于他们是否只是口服而心不服,咱们暂时管不着那么多的,明白么”

    李延清心领神会的猛点头,却说出一番惊人的话语,“爷,等您了作了皇帝,咱们想怎么收拾高丽人就怎么收拾,无论是搓圆还是搓扁,都可以随心所欲。”

    李中易正好喝了口茶,一口气没顺过来,呛得不轻,李延清赶忙上前,轻轻的拍打李中易的后背。

    “以后不许再说这种大不敬的话了,懂么”李中易没好气的怒瞪着李延清。

    李延清却笑嘻嘻的说:“爷,小的明白了,以后只做实事,不说空话。”

    李中易恨得牙根痒,抬起右臂,重重的拍在李延清的胳膊上,“滚,少在老子跟前瞎晃悠。”

    经历过刺客的小插曲之后,周道中安排了更加严密的警戒措施,保护着李中易的帅舰,一路顺利的抵达了三井里官船码头。

    李中易的一只脚刚踏上登岸的跳板,便听见岸边有人厉声喝道:“汝等还不跪迎尊贵无比的上国天使”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