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小的已经下了严令,对于敢于冒犯虎威的贼子,务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沿河两岸远搜五十里,凡是可疑人等一律抓了严审。”周道中咬牙切齿的迸发出低沉的闷吼,“哪怕是挖地三尺,也要一网打尽。”

    李中易晒然一笑,摆了摆手说:“你只须抓住被射中的那个高丽贼子即可,后续的查审就交给军法司的人去办吧。”

    “喏。”周道中赶忙起身,重重的捶胸行礼,同时暗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李中易的吩咐,等于是帮着周道中卸掉了天大的责任,他此时此刻除了感激,还有何话可说

    军法司的职责,除了监督军营的动态,执行军法之外,还承担着类似现代军情局的部分职权。

    天大地大,兵权最大

    李中易亲手打造出来的李家军,不论是军事指挥体制,还是武器装备的先进性,包括后备军官的培训提拔机制,都远远的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李家军,可谓是一头超级暴力怪兽。如果不把统军的大将们,装进军法的笼子里,后患绝对无穷

    李中易心里明白,他活着的时候,李家军内没有任何人敢挑战他的权威。然而,人的寿命终究是有限的,偌大的事业总归需要由儿子中的某一个来接班。

    制度是死的,总会有漏洞可钻。李中易从来没有幻想过,仅仅靠他一手制定的制度,就可以确保李家军永远听李家的指挥而不动摇。

    权力是上级给的,权威却必须靠自己去树立,历史上的反例教训异常之深刻

    大明朝建立之后,朱元彰经过深思熟虑,亲手打造了一整套控制文官不贪污和武将不专权的严密制度。

    尤其是,在太子朱标暴死之后,为了替朱允炆扫清障碍,老朱更是大开杀戒,将从龙已久的淮西勋贵集团,杀得人头滚滚。

    谁曾想,由于朱允炆的太过年轻,执政的经验严重缺失,采取过于草率的削藩政策,导致朱重八所做的一切,全都成了替老四朱棣顺利篡位所做的嫁衣,

    天下万事万物,除了未知的宇宙世界之外,就数人心最最不可测也

    李中易的庶长子,满打满算,今年也不过五岁而已。至于次子灵哥儿,更是只有三岁。

    现在谈接班人的问题,显然为时尚早,却也给李中易留下了逐步部署的充裕时间。

    左子光被调去开封后,权势极重的军法司,目前由检校都虞候李延清负责。

    李延清,出自于河池乡军,其老家和李云潇的祖居,相距不过五十里地而已。

    这李延清,原名李小乙,因功获得李中易赐名延清,并赐表字守忠。

    李延清历任李中易身边牙兵营的什长、队正、副指挥等职,由李中易亲点调入军法司后,因反细作有大功,被破格晋升为检校都虞候兼执法营指挥使。

    按照大周的军制,一军以上才设置都虞候一职,这是仅次于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的该军第三号实权人物,其地位类似于现代的集团军参谋长。

    对于,左子光的忠诚,李中易丝毫也不怀疑。只是,这小子不仅心思缜密、手段毒辣,而且胆大包天。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有利于李中易的根本利益,包括杀人放火在内,就没有左子光不敢干的事。

    基于左子光认错态度异常端正,却屡教不改的尿性,李中易无奈之下,只得想方设法的替他套上笼头,把身边的得力心腹李延清,安排过去辅助左子光。

    左子光不愧是精明透顶的家伙,他明知道李中易安排李延清过去,其实是想牵制他的轻举妄动,却偏偏对李延清十分的看重,任其顺利的开展工作。

    李中易得知消息之后,不由暗暗摇头,他平生所得两大弟子,杨烈已经脱颖而出,成了名不虚传的准军神,左子光则成了见不得光的腹黑帝。

    杨烈和左子光深得李中易低调作人、高调做事的精髓,知大体识大局,却又不拘泥于李中易的指令。

    这两个家伙都深谙变通之道,大节无亏,小节却屡屡走样,这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好事呢

    说实话,尤其是对左子光肆无忌惮的狠辣作派,李中易颇感头疼。

    周道中起身告辞之后,早就等在偏舱的李延清,轻手轻脚的走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声禀报说:“爷,小的刚才一直拿望远镜远观,却发现负责去捉高丽刺客的快船之中,有人对刺客暗中下了毒手。喏,这是那艘快船全体人员的名单,请您过目。”

    李中易脸色随即变得很难看,他将手里的茶盏,重重的拍在小案几之上,扭头冷冷的吩咐李延清:“等靠岸之后,将那船人全都扣留下来,你给我挨个严审,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明白么”

    “爷,顺藤摸瓜的道理,小的懂。”李延清重重的捶胸行礼,高丽的刺客居然在李家的水师里边藏有同党,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李延清都有穷追到底并一网打尽的责任。

    李延清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李中易的脸色,犹豫了片刻之后,刻意压低声音说:“爷,有句话,小的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不吐不快。”

    李中易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就放,罗嗦什么”

    “是。”李延清缓缓的解释说,“小的以前也禀报过您知晓,根据咱们安排在水师里的眼线上报,水师的官兵之中,屡有和高丽大商人以及咱们大周的官绅暗中勾结,利用水师大船往来于大周和高丽之间的便利条件,大肆贩运紧俏货品,从中牟利之不轨情事。”

    李中易点点头,他已经知道李延清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了,却一直保持着沉默,想听听李延清有何高见。

    李延清轻咳了一声,小声说:“小的以为,水师和咱们李家的马步军确有不同,从编制上说,水师如今虽然隶属于您的辖下,却只是暂时的协助性质,将来咱们回了开封,水师多半会被要求归建。到那个时候,一旦周道中被撤换,水师可就不见得是咱们老李家的水师了。”

    李中易展颜一笑,眼前的李延清,嗯哼,李守忠同志,也学会了左子光特有的欲扬先抑的套路,由此可见,近墨者黑,颇有道理。

    “少扯些个没用的屁话,你到底想说啥,痛痛快快的倒出来吧”李中易斜睨着李延清,眼前的心腹干将,不过放出去才一年而已,已经成熟精进了许多,他心里很满意,脸色却凶巴巴的令人害怕。

    李延清笑嘻嘻的说:“现在嘛,理由都是现成的,小的以为不如借势来个顺水推舟,让水师真正的成为咱们李家的水师,而不是所谓大周的水师。”

    李中易禁不住笑了,这个李延清拐弯抹角的大玩了一通含沙射影的小把戏,目的却是异常明确:借机整肃水师,该杀的杀了,该换的换了。

    “你小子,刚吃了几碗饱饭,就忘了自己姓啥喽”李中易瞥了眼有些心虚,低着头的李延清,没好气的训斥他,“我且问你,你为啥愿意提着脑袋,跟我一起抛头颅洒热血,无怨无悔”

    李延清挨了训斥,不仅不怕,反而眉花眼笑的涎着脸说:“小的比较贪心,想捞个从龙功臣的名分,让我家里的那几个不成才的犬子们,再不至于被人骂作是泥腿子。”

    李中易被逗乐了,他抬起右腿,狠狠的踢了李延清一脚,骂道:“好的不学,尽学左将明的歪门邪道。”

    “爷,小的挨几脚没啥球事,您可别气坏了身子。请喝口茶汤,润润嗓子,再踢不迟。”李延清一脸谄媚的双手捧着茶盏,递到了李中易的手边。

    真正的自己人,耍起无赖,倒比敌人还难应付得多,李中易喝了口茶汤,用眼神示意李延清坐到身前。

    “水师走私货品的情况,你早有禀报,具体的详情,吾也全都知道。”李中易开始说正事的时候,李延清赶紧收敛了嬉皮笑脸,端端正正的挺直腰杆,聆听家主的训示。

    “你听好了,我现在尚为周臣,有些事情必须知之为不知,难得糊涂。”李中易忽然抬手揪住李延清的左耳,轻描淡写的说,“牢牢的监视即可,切忌轻举妄动,明白么”

    李延清强忍着左耳的剧痛,龇牙咧嘴的连声说:“小的明白了,小的明白了。”

    “滚吧,办你应该办的差事,少来惹我生气。”李中易飞起一脚,将李延清赶出了帅舱。

    李延清承担的公务之中,其实有很多是没办法见诸于公文或是手令的绝秘,这就全靠他的领悟能力了。

    大明朝的廷杖制度颇具特色,历任厂公都会暗中揣摩着皇帝的真实意图,他们的两脚若是摆成了外八字,负责行刑的厂卫们也就心领神会的暗中下毒手,用毒辣的重杖送那些忤逆圣意的大臣们,去西天极乐世界。

    很多话,李中易不可能挑明了说,李延清必须揣摩着去办,这绝对是考验主仆之间默契程度的高智商勾当。

    赶走了李延清后,李中易单手支着左颊,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忽然,他小声说道:“就这么办。”

    李中易霍的起身,却不料,脑袋竟然顶上了肉乎乎香喷喷的某个物事,随即听见女人的惊叫声。

    “唉哟”李中易循声望去,却见,韩湘兰仰面摔了出去,短襦下的长裙飘然洞开,难得一见的妙景,短暂而又彻底的暴露于他的眼底。

    ps:今天至少两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