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韩湘兰挨了打,李中易心里暗暗好笑,男人之间的战争固然会导致家族倾覆,可这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也算得上是刀光剑影了啊

    李中易提笔批阅完毕待办的公文,正欲歇笔之时,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乾隆赏识和绅的开端,便随手写下了一行大字: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经过这么些年的勤学苦练,李中易的字虽然不可能比得上当世大儒们,倒也刚劲有力,清晰可辨。

    “嗯哼,还算是有些模样了”李中易搁下笔,双手抱胸欣赏着自己的所谓“李体”,心下多少有些自得。

    “爷,请请喝口香茗,润润唇”

    李中易抬眼一看,只见,语带颤音的韩湘兰,正捧着茶盘的战战兢兢的望着他。

    近在咫尺的情况下,李中易分明看见,雪白皓腕的尽处,却是一双明显泡得发白,皮肤微微皱起的白嫩小手。

    李中易暗自一叹,再漂亮的女子,只要长期从事体力劳动,岁月的无情摧残,必定会让美人儿手上起茧,皮肤变粗,容颜加速老去。

    大户豪门之中,五指不沾阳春水,被娇养的美人儿,才有可能通过精心的保养,令一双柔荑嫩得滴水,赏心悦目。

    对于侍婢之间的斗争,李中易没有兴趣去干预,他故意留下韩湘兰,只不过是想知道知道,她究竟被打成了啥样

    李中易打了个哈欠,正欲转身离开书房,突然听见韩湘兰的声音,“典守者之责也”

    嗯哼,当年的和绅正是这么回答的,恰好对了乾隆的脾味,由此开启了长达二十余年的顶级宠臣之路。

    李中易只当没听见一般,掉头就走,压根就没给韩湘兰进一步表演的机会。

    女人,都是被宠坏,只有让她知道了失去男人关爱的厉害,才会乖乖的听话。

    李中易在江华岛上,一口气待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部下们来信说,开京城内该抄的都抄光了,该造的名册也都造齐全了,他这才悠闲自在的传下话去:来日进开京。

    时近正午,李中易把手头要紧的几件公文批阅完毕,便笼起袖子,背着双手溜溜哒哒的出了门。

    谁曾想,刚走出去没几步,就听见了急促的马蹄声,一名传令官纵马奔到李中易的面前,捶胸行礼,“禀相帅,王二爷来了,就在码头那边。”

    李中易心头猛的一凛,王大虎事先也没打个招呼,怎么突然就赶来了千里之外,隔海相望的江华岛呢

    李中易赶紧骑上马,风驰电掣一般,赶往码头那边。

    码头上,风尘仆仆的王大虎,正在一名军官的陪同下,正欲登车来见李中易。

    “二兄,家里出了何事”李中易快马奔到近前,一把拉住王大虎的胳膊,沉声问他。

    王大虎看了眼四周,发现都是李中易身边的心腹侍卫,这才刻意压低声音,说:“老太公差点出事,我是怕走漏了消息,特意从开封赶过来的。”

    李中易猛的一惊,谁会把主意打到他爹的头上呢,仔细一想,却吓得一身冷汗。

    本朝以孝治天下,文官集团掌握实权的朝廷里面,特别重视所谓的礼法。

    如果李老太公李达和撒手西归,李中易这个做儿子的,不管掌握多重的实权,都要上书请求丁忧。

    李中易一旦交出兵权,守孝三年,嘿嘿,等他重回朝堂之时,只怕已经不是周臣,而是宋臣了吧

    王大虎看了眼四周,小声说:“这次的事情,多亏了赵家的雪娘子暗中通风报信,不然的话,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李中易咬紧牙关,恨声怒道:“赵老三,你给老子等着。”

    兄弟二人一起登车回大帐的途中,王大虎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的说了一遍。

    敢情,李达和登车出门去医馆的途中,遭到了带弩刺客的伏击,如果不是赵雪娘事先通风报信,只怕是要中招。

    李达和出门的随从护卫虽多,然而,他坐馆的时候,总不可能让人拿着盾牌保护吧

    由此可见,赵老三的确是个耍弄阴谋诡计的大行家,玩暗杀都玩得非常有档次。

    末了,王大虎皱紧眉头提醒李中易:“老三,以我的看法,这赵老三绝对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毒蛇,必须想个办法除掉他。”

    李中易点点头,凝神细想了一下,说:“如果老太公真的出了事,我也顾不得什么长远大计了,一定会提兵剁了赵老三的狗头喂狼。现在嘛,咱们家老宅子门禁森严,老太公只要不继续出门行医,难道赵老三敢提兵攻打不成”

    王大虎知道一些李中易关于未来的大计,他闻言后,反复的斟酌了一番,建议说:“动了赵老三,以赵老二的精明,必然会猜到是咱们动的手。相反,老三你的仇家遍及天下,老太公遇袭一事,赵老三完全可以找理由推托得一干二净。”

    李中易点点头说:“二兄,以你的性格,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到处找赵老三吧”

    王大虎叹息道:“你把老太公的安危交到了我的身上,却出了这种大事,我当时也是气疯了,真打算剁了赵老三的狗头。可是,这家伙躲进赵家之后,就再也没见出来。为兄的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赵老三设在城中的明线暗哨,来个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李中易非常理解王大虎那浓郁的自责心态,他们兄弟三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手足。

    王大虎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他幼年的时候,孤苦一人,颇为吃了一些苦头,养成了十分阴暗的性格。

    赵老三居然在王大虎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龌龊事,是可忍孰不可忍,王大虎如果不展开全力报复,那就他不是王大虎。

    回到帐中后,兄弟二人手捧热茶,围坐在炭盆两侧,经过仔细的复盘和推敲,李中易得出了结论:赵老二恐怕是等不及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