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京城里又陷入到轰轰烈烈的大整肃行动之中,正闹得鸡犬不宁,如火如荼。

    由于纬度偏高的缘故,江华岛的冬天比较湿冷,李中易手头没有多少事情要做,整日里除了翻阅研究战报,便把剩余的闲暇消磨在了脂粉堆里,怡然自得的度过了艳香无比的五日好时光。

    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高丽伪国主王伷及其身边的重要妃嫔,全都被嗅觉灵敏的李勇一网打尽,这的确是个非常棒的好消息。

    当然了,兵荒马乱之中,高丽国的皇室成员之中,除了确定死亡的之外,少数人居然就此人间蒸发了,很有可能是趁乱逃之夭夭,不得不说这是个大遗憾。

    王伷的落网,李勇立下了大功,李中易对此非常满意,十分有利于下一步的布局。

    李中易抬起手臂,将一直窝在他怀中的叶晓兰,挪到了左腿上,随手拿起军法司那边发来的详细机密调查报告。

    高丽国的王室成员之中,除了被拘束在开封的王昭那一系的子孙,以及就擒的王伷等人外,就数高丽定宗王尧这一系的有两个男丁。

    其一是王尧唯一的儿子,庆春院君王单;另一个则是王尧的养子,高丽惠宗早逝的太子王济的独子,会成宫君王畅。

    王尧传位给了王昭后,年纪尚幼的庆春院君王单便成了王昭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只不过,碍着朝中颇多王尧提拔任用的重臣,王昭一直没找到合适借口下毒手罢了。王单知道王诏想找理由剁了他的脑袋,一直以来都循规蹈矩,战战兢兢的不敢越雷池半步,倒也顺利的活到了20岁。

    由于,王昭对王单的忌惮,高丽国中的豪门大户,也没人敢把家里的闺女嫁给王单。以至于,王单都满了20周岁,竟然不仅没有娶妻,更没有纳妾。

    至于,会成宫君王畅,年纪比王单更小一点,今年虚岁才十六而已。

    李中易仔细的端详着手里的情报,看得异常专著和出神,却忽略了一直窝在怀中的叶晓兰。

    叶晓兰始终不敢吭声,她知道李中易的脾气,她的男人干正事的时候,非常厌恶被人中途打扰。

    过了好半晌,叶晓兰听见李中易的喃喃自语,“狸猫换太子,此计必须成”

    叶晓兰那是幽州叶家费劲心血培养出来的贵女,叶家的家主也就是叶晓兰的父亲叶名镇,早就安排好了叶晓兰的未来出路。要么把她送给契丹睡皇,争取晋升为妃子;要么嫁入幽州的著姓大族,以联姻的方式巩固老叶家的权力基础。

    谁曾想,半道杀出了李中易这么个妖孽,将叶晓兰和叶至忠兄妹一网成擒,然后叶晓兰就成了好色的李大官人的通房丫鬟兼书房侍婢。

    饱读诗书的文艺女青年叶晓兰,她虽然不太清楚“狸猫换太子”这个北宋时才有的典故,却从字面意思,猜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爷,您是想换什么东西”叶晓兰趴在李中易的肩头,试探着问他。

    李中易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嗅着叶晓兰身上那如幽似兰的体香,一边笑道:“不愧是饱素诗书的才女,还真让猜对了,不过嘛,爷现在还不能揭开谜底。”

    叶晓兰乖巧的点点头,忽然小声说:“爷,您书房里边的机密要件实在太多了,奴婢一个人每天需要花大半天的时间整理分册,还缺个洒扫的小丫头。”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叶晓兰,嘿嘿,女人之间的战争还真是有些复杂啊

    早在幽州的时候,因着叶、韩两家的关系严重不睦,叶晓兰和韩湘兰各护其家,彼此之间暗中别苗头,寻找机会砸对方场子,扫敌人颜面的破事,简直是层出不穷。

    如今,叶晓兰成了李中易的宠婢,岂能不寻机报复韩湘兰

    由于韩匡嗣的临阵叛辽,契丹公主耶律瓶落到了李中易的手上,其直接的后果是:幽州韩家被连根拔起。

    如今,韩匡嗣只能依附于李中易的羽翼之下,才能苟活于世,否则的话,他很有可能在大周和契丹的私下勾兑之中,被出卖给契丹人。

    叶晓兰的情况,则大不相同,李中易为了试探下叶家的态度,故意放走了叶晓兰的哥哥叶至忠。

    结果是,叶至忠逃回了幽州之后,就如果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有音讯。

    李中易早已经料到是这种结局,他不仅没有因为叶家拒绝合作的态度而惩罚叶晓兰,反而借由叶晓兰对叶家的抛弃之恨,赋予了她独自整理书房的重任。

    从此以后,对叶家彻底死了心的叶晓兰,转而死心踏地的侍奉在李中易的身旁,成了最受宠的忠婢。

    在李中易的身旁环绕的群芳,长相俊俏的多的是,可是,读书识字甚至可以作诗的才女,除了费媚娘和叶晓兰之外,也就是韩湘兰了。

    费梅娘远在开封,并且需要抚育灵哥儿和思娘子,肯定没空负责书房里的繁重整理工作。

    李中易安排失去了娘家支持,位分仅仅是侍婢的叶晓兰,独自负责整理书房的文案,完全不必担心将来会出现武曌或是懿贵妃那等尾大不掉的故事。

    当然了,叶晓兰再怎么精明,终究是个没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女流之辈。

    所以,李中易一直等待合适的时机,将同样没有父族势力支持的韩湘兰,引入书房的体系之中。

    机密林立的书房之中,让原本就有意气之争的韩湘兰和叶晓兰并存,这就恰好形成彼此牵制的局面,以免她们之中的某一女峙宠而骄,最终坏了大事

    现在,叶晓兰出于对韩湘兰的忌惮,主动提出把韩湘兰纳入到她的管辖范围之中,嘿嘿,这正中李中易的下怀。

    李中易心里早已是千肯万肯,却皱紧眉头,显得十分犹豫,反问叶晓兰:“书房重地,一般人岂能入内”

    叶晓兰见李中易的口气略有些松送,赶忙解释说:“爷,若是外男,自然不可以随意进出您的内书房。若是大门不出,二门无法迈出去的内院婢女,则大可不必担心。”

    “哦,那选谁才可靠呢”李中易信口给叶晓兰搭了个梯子,双目炯炯有神的凝视着叶晓兰的粉颊。

    “爷,不如就让韩婢负责书房内的洒扫吧。”叶晓兰很有技巧的作出了回答。

    李中易听得出来,叶晓兰虽然没有明言,话里却另有玄机,拐弯抹角的想把韩湘兰纳入到她的直接管辖之下。

    “好吧,就依你。”李中易终于松了口点了头,瞬间笑颜如花的叶晓兰,搂紧他的脖子,腻声道,“爷,旁人一点没说错,您是真的心疼奴婢。”温柔的吻上他的脸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